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种莲子(五)

(15)

思追倒立完,面向自己房间的墙,席地而坐。
景仪坐到思追肩上,耷拉着脑袋,对害思追被罚的事表示愧疚。
思追轻笑,“没事。你讲故事吧,我听着。”
“哦。”

(16)

“好几年以前,我不在姑苏,在云梦。

以前的莲花坞可美了,我原本是那儿的莲子精。你知道现在的江宗主吧?前些年还是小少主的时候总和师兄弟们一起来摘莲蓬,热闹极了。

大家都很喜欢跟他们一起闹腾,像我这种已经成妖的,总会暗地里偷偷变出一大片莲蓬让他们采,紧他们疯玩去。

可惜后来有了变故,你也知道的。温家那杀千刀的灭了江家满门。云梦的百姓也好,当地的普通小妖也好,都受了牵连。

我在那一片里,算是修为比较高的了,所以没有受什么伤,就一直守在那里。我一直觉得小江宗主能回来,帮大家渡过难关的。

他后来的确回了,但是是一个人回的。
他没有原来那么爱笑了,也没有人可以和他一起打闹了。莲花坞是真的没有人了。

我看他回来,知道他难受,想了想,开满了整湖莲花迎接他。
他当时默不作声,眼神淡淡的,没说好看,也没说不喜欢。
只是半夜离开的时候说,如果姓魏的回了,记得准备一些莲蓬,他喜欢吃。”

(16)

“可你找的,应该也不是云梦以前的大弟子魏无羡魏前辈吧?”思追看向肩上的景仪。

“对的,并不是。”景仪摇摇头。

“魏无羡后来回了,以夷陵老祖的身份回来的。他也曾经到过湖边,带着一个小孩儿。小小的,就那——么小。”语毕,景仪还指了指桌案,“还没那个高,就一颗小团子。”

思追心道你居然还好意思说别人小,露出了极为明显的质疑神情。

景仪嘴角一抽,脸红了红,“我那时候是原样好吗?跟那个小不点应该差不多大的。不过隐去了身形。”

思追笑出了声,“典型五十步笑百步嘛。”
景仪龇牙咧嘴道,“你还听不听了?”
“听,听,您继续。”

(17)

“那小不点太皮了,比我还皮。老祖把他放到船里让他自个儿玩儿,他捞鱼捞得不亦乐乎。还摘了莲叶莲花,脑袋上顶着大叶子,手里捧着莲花,把湖面当镜子,问:‘我好看吗?’连问好几声,还笑。

我当时忍不住说了句‘你脑袋那么小,身子也这么小,莲花莲叶那么大,这么闹眼子,装饰好看才见鬼了诶。’

然后……他居然听见了!还看见我了!
我都震惊了你知道吗?
明明不应该看见我才对!
这小孩儿也忒有灵性了!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吵着让我陪他玩儿,太吵了,太聒噪了,让我大半夜陪他上岸打山鸡,我的亲娘咧,大半夜哪儿来的山鸡!就算有,我陪他去不被啄就谢天谢地了。

小不点很可爱,长得也很清秀,就是性子和样子不太相符。吵到我真想把他从莲花坞轰出去。”

(18)

“他那么吵,但你还是留了他?”思追心里忽然一阵泛酸。
景仪吐吐舌头,“他长得好看,我舍不得轰他。”

“而且他也挺善良的。”如果现在有幸还活着,也应该是个俊俏的小公子了吧,能愿意和含光君一样逢乱必出的那种,景仪心想。

低下头,静静地,不说话,
景仪似是开始自顾自地回忆很久很久之前的故事。

当年那孩子走的时候问自己要不要和他一起走的时候那天真的笑容景仪至今都记得。
他伸手拉住自己,说:“一起吧。”
自己当时怎么回答的,自己说:“这里是家,哪儿也不走。”

“可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这里啊,不会难受吗?”
“而且你在这里这个样子很危险的。不可以化成这个样子。被人发现捉住了,你就完蛋了!”
“而且,你为什么不再变小一些呢?很小很小的那种,就不会被人发现了!不可以像现在这样冒冒失失变得这么大!”
“你想啊,万一我是坏人怎么办?”

那是景仪第一次被人真的关心。
说不感动是假的。
妖可以活很久,可是漫长的岁月里,哪怕是一丝一毫的人间温暖,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一丝莫名的心绪就这么从心底飘了起来。

“小不点,要你管我!”自己好像还这么嘴硬了会儿。
不过那时候他却没管自己的无礼,说:“我叫温苑,你呢?”
景仪那时,其实是没有名字的,鬼使神差地说:“景仪。”

良辰美景的景。
心仪之人的仪。

————————————————

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我要开始写情感线了。
恋爱!恋爱!恋爱!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2018-08-24  | 63 11  |     |  #追仪
评论(11)
热度(63)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