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碎碎念

看来寒假的追仪中长要搁置了,风口浪尖,tj过审都难。只能换思路或者直接砍掉不写了。

雷了那么多年这种题材,Xanthe太太一朝让我扭转偏见,现在才明白原来“真的可以写得那么专业,可以把感情描绘得那么细腻,而不是为了h而h”。

原本是想以原著为背景,思追/阿苑在上,双重人格,景仪在下。自己都陆陆续续在查一些心理学和相关的专业资料了……力图不埋雷给人踩。

行吧,我现在只能说一句可惜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有朝一日它能破壳……或者还是自己先写着,以后有机会了,合适的时候,再放它出来吧。

以及最后,我从来没觉得以爱为基础的性有多么可耻。

2018-11-21  | 3 1  |   
 

保护我方太太们。
扩。

秘辛:

保护我方太太//说真的不怕真的敌人就怕你以为是战友的人背后捅刀

克奇(顶风作案哲♂学王:

我要画一方通行: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

 

渣翻练习1

You are the star of my life, and I have a crush on you. I mean... I'm into you. I love you. I want to be intimate with you, and you can do whatever you want to me.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换句话说,就是心悦你,爱你,想要你,随便怎么你。”

还是学生,刚接触汉译英不久√ 平时大多做的应用型翻译,文学型……我一直不擅长。所以偶尔就拿小说里的句子练练手吧。
不打tag, 侵删。

之前第一次接触K大的译文的时候觉得这个妹妹真的……太厉害了...

2018-11-14  | 2 2  |   
 

【魔道同人/绵绵】远道(14)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归途①


青羊这才发觉自己方才一时失言,不知道自己胡说了什么。什么叫做“我可以相信你吗?”,且不说林家前人们做的那些龌龊之事和林浣溪并没有直接关系,就算自己和林浣溪认识没多长时间,不能确定对方的为人,可如此质疑也是显得十分无礼的。更何况这林公子当真是在为自己的安危和身心状况着想,自己为何要出口伤人?


她露出了懊悔...

 

【追仪】是阿苑呀。(一发完)

论思追儿小天使身份暴露,景仪面对温苑哒哒的反应……其实也不会怎么样,总之是2000+短篇甜饼√

私设是两人已经在一起了。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


“那些家伙说什么呢?!”景仪咬牙,右手已经握住了剑柄,说罢就要绕过高大的假山,冲出去给那几个嚼人舌根的一顿好打。

思追赶紧拦了下来,问:“别冲动。”

“思追,你别拦我!云深不知处不可语人是非,我现在就教训他们!”景仪挣开对方的手,下一秒却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景仪一愣:“思追……”


“云深不知处禁止私斗,你这样,要被罚的。”

“我抄家训抄惯了,没事的...

 

在到处都是大触的lof上,一条咸鱼写手瞥了瞥动漫,试图临摹摸个鱼给自己的老公庆祝生日(¦3[▓▓]

江澄,愿你历尽千辛,归来仍是少年。
如若可以,今后多笑笑,好吗?
生日快乐🎂🎂🎂

 

【蓝翼个人向】女家主(一发完)

蓝翼中心,无cp,1000+,寥寥几笔的小短篇记录脑洞,以后会不会扩成长篇暂且未知。

会出现一些大家叫得出名字的人,比如:温卯、蓝安、江迟、抱山散人、延灵道人。

私设给的辈分:抱山散人、温卯、蓝安同为第一辈,延灵道人第二辈,江迟和蓝翼同为第三辈。

 

女家主

 

蓝翼坐上家主之位时,不过是二八年纪。

 

原本她一介女流,若非逼不得已,无论如何是轮不到她来当家的,且不说自己的父亲还未找到合适的宗主候选之人,族内不看好她的男人们自然占了大多数。然而数月之前的变故逼着她站在了现在这个位置。

 

人们皆道:那抱山散人下山的首徒延灵道人,天资聪...

 

【追仪】入学(一发完小甜饼)

我!想写他们初见很、久、了!!

3000+小甜饼,我喜欢小团子!!!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走起~


入学


蓝景仪不想听学,很不想。

可蓝家自然是有自家的规矩的:“凡亲眷子弟,六岁方可入学。年及八岁,必就学。”

他第一次听家父家母说起这规矩的时候,不过三、四岁。年幼的他听过不少师兄说过先生多么严厉云云,又听说那课业如何如何繁重。可偏偏他打从娘胎里出来,就爱玩。


再早些的时候,他不过一个一两岁的奶娃娃,就能在自家屋子里满地打滚到处爬,一会儿藏到不知道哪个旮沓角落叫奶娘好找,一会儿自个儿哒哒哒地迈着小短腿或者手脚并用溜出屋外,逗逗不知道从哪儿钻到院子的小兔子。...

 

【魔道同人/绵绵】远道(13)

前文走这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信我


“少爷,罗姑娘的眼睛睁开了睁开了。”

“快,拿水。”

“是。”

……


青羊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模糊的一片,只有耳边还依稀听得到林浣溪和下人们的对话。

她抬手揉眼,想要看得清晰些,不想却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擒住了,从眼睛上给拿了下来,力度不大,但青羊也没力气拨开。

头顶上传来了林浣溪温和的嗓音:“别动,你的眼里...

 

【魔道同人/绵绵】远道(12)

前文走这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折磨


滴答——

滴——答——

阴暗的房间内是死一般的寂静。

狭小的空间内充斥着霉味,潮湿的地面让待在青麟体内的少女感受到了无尽的凉意,青麟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空气中的血腥味令人作呕,不断刺激着青麟每一个神经,但他只是静静低着头,没说话。


眼前那已经没了人样的躯干被铁链紧紧缠住了腰,就那么顺着房梁吊着。

没了双臂,没了双腿,拔了舌,剜了...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