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种莲子(四)

(11)

一日早晨,醒来的思追并没有如往常一样看到景仪,在房间兜兜转转好几圈也没见着影子,急了,正准备出门找当日的授课先生请假,却听见自己的同窗好友远远地一边一路小跑,一边喊道:“思追!蓝先生找你!!”

“这……”思追拱手,“阿愿今天有要事在身,恐怕……”
同窗赶忙打断他,“别说要事在身,先生都给你请了今天的假了,让你赶紧过去呢。估计也是很急的事。”
思追犹豫了一下,“那……好吧。”

(12)

思追惴惴不安,还在担心景仪的去向。前脚刚踏进蓝启仁先生的屋子,他就听到先生的声音了。
“思追。到那边,自己倒立一个时辰。”

思追一懵,面向蓝启仁,微微颔首,而后不解道,“弟子……不知犯了什么错。”

蓝启仁道,“你私自带了一只小妖回来,它妖气微弱,但并不代表我们都感觉不到。我和曦臣都没有拦你,是看在他没有什么威胁的份上。忘机又和我说你一人住,没有玩伴,让这只小妖陪陪你无伤大雅。”
蓝思追眼观鼻,鼻观心,知道带了只莲子妖回来这件事没什么好狡辩的,不过显然先生后面还有话没说出来。

“你看看它昨天晚上干了什么!”蓝启仁强压着怒火,佯装镇定地盯着眼前的学生,只不过略微颤抖的手暴露了他内心的不淡定。

“弟子斗胆……景仪他……做了什么……”思追更奇怪了,杀人放火这种事那只小可爱肯定不会做,难道毁了什么东西?更不可能啊!

“他喝醉了!你说哪儿来的酒?”
“弟子……不知啊……”
蓝启仁脸一黑,又道,“醉了之后往寒室后面的水塘里种满了莲花。”
“这……泽芜君不喜欢?”
蓝启仁脸更黑了,“好看有用吗?鱼都快被挤死了!”

先生竟然说话都变得如此不雅正了!思追赶紧闭了嘴,心下琢磨景仪醉了之后可能还做了别的坏事。
蓝启仁深吸了一口气,两指捏起一直放在自己身体侧边的景仪,朝思追扔了过去,“你可以问问,他还捣了什么乱!”

(13)

“哎呀——”景仪睡眼惺忪,被砸到思追身上砸醒后,整个人,不,整只妖还处于极度不清醒的状态,呢喃到,“痛……”

思追无奈,双手捧着景仪,朝他身上吹了吹,“乖啊。你昨天晚上醉了,记得怎么醉的吗?”
景仪揉揉眼,“啊……是思追啊……”

“静室里面有很浓的酒香啊,是……天子笑的味道。”景仪拍了拍脸,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
思追心下一凛,含光君那里?不可能不可能,这家伙肯定是认错路了,要么就是还没睡醒在瞎说。

“那之后呢?”跳过第一个问题。
“之后……睡了吧。”景仪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越揉越乱,一如既往地虎头虎脑的,丝毫没有感受到背后蓝启仁先生想要杀(除)人(妖)的眼神。

思追知道这小家伙根本没有意识到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继续耐心道,“你再想想呢?”

“做了好梦!”景仪一拍脑袋,忽然兴奋道,“我跟你说哦,我梦到好多好多莲花,可好看了!真的很有我出生的地方的感觉呢!”

“还有还有!我还梦到我见到蓝老先生了!他那胡子真的不好看!我帮他剃了!结果你知道吗?”景仪完全忽视了身后的低气压,还小小停顿卖了个关子,笑嘻嘻地说,“真的可俊了!”

蓝思追倒吸一口凉气,吓得赶紧跪在了地上,“先,先生……”

“蓝思追!你给我回去倒立!然后面壁思过!好好看着你的这个小妖!以后不许来烦我!”
景仪全身僵直,这才回过头来,看着火冒三丈的蓝老先生,哭丧着脸对着他,憋了好半天才从嘴里挤出这句话,“先生,您不罚思追可不可以呀?”

思追的重点却不在被罚上面,而是暗戳戳地抬眼瞟了几眼蓝先生,蓝启仁神色并不自在,脑仁儿似乎都开始泛疼。

蓝老先生皱着眉,有些无奈,忍了忍,没忍住,“假的,你可以带着你的景仪回你的屋子了。”
假的胡子。
蓝思追乖乖的,有模有样地认了错,然后捉住景仪,一路小跑地回去。

(14)

“思追!”小小的景仪围着思追团团转,语气里恨不得都带了一丝哭腔,“你别倒立了!我的错,我的错。我倒立还不行吗?”

说完滚到一边,贴着思追的右手,自个儿开始倒立。很吃力,摇摇晃晃的。
思追的声音从他头上传来,“一个时辰,不多。你别勉强。”

景仪翻了身,坐在地上哇哇叫,混乱了一阵,然后想到了什么。景仪抹抹泪,飞到一旁,用法术沾湿了帕子,叠成方块,然后开始轻拭着思追脸上的汗。

思追倒立一直很稳,眼睛瞅着小景仪飞来飞去,眼眶红红的样子甚是惹人怜。
心道,“这小家伙,当真是犯了事却没法儿让人生气。”

思追觉得好笑,不经意问了一句,“景仪,你昨晚怎么没安心睡觉?”
小家伙声音还微微有些发颤,“啊”了一声,想了好大一会儿,还是说,“睡不着,然后想碰碰运气找个人。”

——————————

给大家扔颗定心丸,不虐哈,剧情非常微弱,OOC傻白甜风~
今天很lay,明天六点起床赶高铁,各位晚安叭www

2018-08-23  | 66 7  |     |  #追仪
评论(7)
热度(66)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