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楚云深(4)


蓝景仪跌坐在地上,整个人处于崩溃状态。刚刚发生了什么?我被这个东西吞到了肚子里?

哈?!

开什么玩笑?!那我刚刚摸到的那棵树是什么?!是什么??!!!

原地沉默了三秒,蓝景仪爆发出了一声惊叫。可惜在外面的思追并没有办法听到。

——“可能蠪蛭的皮肤能够隔绝人声吧。它现在忽然也没了动作,可能吃饱了睡着了。大概是觉得我们这群仙门小辈对它没什么威胁吧。”蓝思追拨着手中的琴弦,继续弹道。

诡异的沉默。

——“景仪?你还好吗?”

——“我不好!很不好!吃饱了睡着了是什么鬼?我会被消化掉吗?!刚刚还摸到了一个树干一样的东西!那是什么!是什么啊啊啊啊啊!什么器官这么长这么糙啊啊啊!还有这些雾气!冰冰凉凉的!难道是这个鬼东西体内的什么毒气吗?!我快要疯了啊啊啊啊啊!思!追!救我……”

葫芦丝的音断断续续的,很急,很尖利,也……有点走音。

此时此刻站在蠪蛭面前的蓝思追一愣,自是明白景仪又开始不淡定了,下意识想要安抚一下他,于是信手一拨:“好。” 虽然事实上,蓝思追现在并没有多少把握。

可能是蓝景仪在怪物里的动静过于惊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蠪蛭被闹醒了。开始晃悠的身体让蓝景仪很是难受,非常想吐。但这一动,吓得蓝景仪大气不敢喘一下。

一群小辈们惊慌失措,蓝思追面色一沉,大声道:“都后退!苏遥,再发三枚信号弹!快!”

“是!”

三枚,意味着情况紧急,希望能够迅速得到支援。通常这种时候,无论这枚信号弹所属哪家,显示的家纹如何,只要是在附近的仙家,一旦发现求救信息,理应迅速赶来。

蓝思追迅速调整好应战状态,紧盯眼前的怪物。

——“景仪,我们又发了三枚信号弹,你撑住啊。”

这厢蓝景仪的确是已经吓呆了,以前的围剿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么难缠的状况,他都能想象外面现在的剑拔弩张,能够想象外面一群和自己一般大的孩子的六神无主,即便看不见思追的人、听不见思追的声音,他也能够猜测对方内心的紧张。

而事实上,思追现在不仅紧张,还很担心,担心之中又有些恼怒,大概是有些自责刚刚没能保护好自己的朋友。这种复杂的心情具体表现为——仅仅只是在蠪蛭发动攻击之后,思追防守之时,不小心把琴弦崩断了一根。

“啪——” 响亮到这一声狠狠砸到了蓝景仪心里。

蓝景仪狼狈的爬到蠪蛭体内的内壁旁不停地敲打着,“思追!思追!”他知道这是琴弦断裂的声音!这种事情从未有过!所以……思追现在的心绪——是乱的。乱,就不稳,不稳,就会失败。

接下来的时间内,蓝景仪听到了一阵高过一阵的琴声,时高时低,急促而响亮,似是要把人的耳膜震破……

其实这并非蓝思追乱弹一气。此曲名为《降妖》,与《抑魔》、《猎鬼》、《伏怪》一同被誉为镇压邪祟之物的名曲,且是四曲之首,需要习琴者至少拥有中上修为,极其耗费法力。

蓝景仪觉得蓝思追疯了。
因为这对于思追而言,难度不小。

原本厚重的琴音仿佛惊涛骇浪一般,裹挟着怒气一同攻向这九头九尾的巨妖——而这一举动也似乎惹怒了这头没睡好觉的蠪蛭。

双方对峙,互不相让。

即便此时思追心里有些发怯,他丝毫没有停止手中拨弦的动作,一边灵巧地闪过对方的攻击,一边对准一点猛攻。

——“景仪,你吹葫芦丝。一直吹,不要停下来!”

蓝景仪在里面被颠得晕头转向,不过还是成功收到了讯息,知道思追这是想要确定他的方位。他立刻把技巧指法什么全部丢到脑后,一股脑猛吹。

或许是蓝思追的确功夫修到了家,在听到葫芦丝的声音之后稳了稳心头的不安,一击砸向一块易于打破、离蓝景仪比较近而又不会伤到里面的他的部位。周围的小辈们纷纷搭上弓箭,或者是催剑,一同向思追右手拨弦所对准的地方攻击。

这的确是有效的,刹那间就砸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蓝景仪看到了一束淡淡的光落了进来,知道这是思追成功了,跌跌撞撞就往外边儿冲,人还没到边上,手就已经伸了出去。蓝思追急忙御剑过去拉住了他的手,迅速发力,把他带了出来。

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的蓝景仪猛地吸气,大喊,“憋死我了!!!里面脏死了!!!”

思追对他笑了笑,“赶紧的,我们快走。”
蓝景仪忙不迭地点头,巴不得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下一秒,蠪蛭体内传来了一声闷响,似是低沉的咆哮。蓝思追一愣,下意识拔出了蓝景仪的剑,往对方手里一塞,“御剑!你快跑!快!”

“什么?!”

“别管我!走!带着大家赶紧走!”蓝思追顺手用内力把蓝景仪连人带剑推得老远。

蓝景仪大吼:“思追!我不走!要走一起走!”

蓝思追少有地动怒了,其余说是怒气,不如说是恼火,“平时看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话本干嘛?!又不是见不了面了!我叫你走就快走!你还信不信我了?!”

蓝景仪信。当然信。从小一起长大,他的思追一直都是不诓他的。

可蓝景仪哭了,一边御剑一边嚎啕大哭,长这么大,第一次极其没骨气地一边去搬救兵一边抹眼泪,后来被听闻这件事的蓝先生骂得体无完肤——男子汉哭哭啼啼像什么鬼样子!当然,这都是后话。

当时,思追所在之处先后响起了三首景仪从未听过的曲子。

蓝景仪和一众小辈们半路碰到了前来支援的蓝涣和江澄,蓝景仪连礼数都没有顾上,慌慌张张叫大家赶紧离开之后,拽着自家宗主就往那庞然大物那边奔去,崩溃地解释着发生的一切。

三人赶到的时候,思追堪堪弹完了三首曲子,他的琴音刚刚落下,留有余音。眼前的蠪蛭仿佛被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江澄皱了皱眉,抽出紫电绑住了这妖物,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巨响,这蠪蛭忽然间就凭空消失——不见了。

无影无踪!

三人俱是一惊。蓝景仪率先跳下剑刃,四处张望着。

没有!没有!到处都没有!

他发了疯似地哀嚎着,一会儿扒开身边的灌木丛,一会儿踢打脚边混战中被劈断的木桩。

他找不到思追!

蓝曦臣扫了一眼四周,轻轻唤了一声,“景仪。”

“家主……”蓝景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转头苦笑,而后跪在了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景仪,这个,你先拿着。”

蓝景仪抬头一看,家主递过来的,是思追的那把漂亮的杉木琴——灵机①。他紧紧抱着琴,没有撒手。

江澄忍了忍,摸了摸鼻子,没忍住:“弦断了。”后面半句没说出来——小心划伤。

蓝景仪轻轻颤抖的“啊”了一声,然后抱得更紧了,“我……我……我一会儿找含光君问问,修好了应该还能弹。”

江澄气结,“哼”了一声没说话,半晌又打断了蓝景仪的哽咽,“我待会儿安排人来找一下。”

蓝曦臣点点头,“那麻烦江家的门生了,晚吟稍后再派人告诉我情况吧。蓝家的修士大多还在别的地方苦战,我现在先把这孩子带回去。”

那一晚,蓝景仪把灵机放在了思追的床板上,而他盯着灵机,彻夜未眠。

三日后,姑苏蓝氏收到了云梦江氏捎来的书信,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无论是那只蠪蛭,还是失踪的蓝思追。

蓝景仪听闻,大病一场,昏迷不醒。
直到是梦里好像听到了思追的一声“快回去”,这才慢慢悠悠睁开眼睛,让蓝家上下长吁了一口气。

但那声“快回去”,终究只是蓝景仪的一场梦。
醒来后,离他最近的那个床铺,空空荡荡的。

①灵机:古琴的一种造型名称,又称为灵机式,这里我设定成琴名了。另外,这节里的曲名都是瞎编的,大家看看就好。

————————————

景仪:我不走!要走一起走!

↑其实写到这里我是忍不住笑了的,真的。本来觉得这个梗很败气氛,删了……但仔细想了想,好像……按照景仪的性子的确会说这句话,而且大概也只会说这句话,毕竟这时候的景仪还不是后面那样沉稳的成熟boy……自己发了好一会儿愣,还是默默把这句话加上去了。应该……没有OOC……囧rz

然后还有就是最后这一小段微量曦澄……希望大家不要介意,不吃这对的就自动屏蔽掉吧。感谢σ`∀´)σ

2018-08-09  | 95 9  |     |  #追仪
评论(9)
热度(95)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