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是阿苑呀。(一发完)

论思追儿小天使身份暴露,景仪面对温苑哒哒的反应……其实也不会怎么样,总之是2000+短篇甜饼√

私设是两人已经在一起了。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

 

“那些家伙说什么呢?!”景仪咬牙,右手已经握住了剑柄,说罢就要绕过高大的假山,冲出去给那几个嚼人舌根的一顿好打。

思追赶紧拦了下来,问:“别冲动。”

“思追,你别拦我!云深不知处不可语人是非,我现在就教训他们!”景仪挣开对方的手,下一秒却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景仪一愣:“思追……”

 

“云深不知处禁止私斗,你这样,要被罚的。”

“我抄家训抄惯了,没事的。”

“没关系的,他们怎么说……都没关系的……”

 

事情要从几日前说起,也不知是谁、在哪、何时听闻温家余孽尚存,且不说已经被炼化为凶尸的温宁,只道说是当年夷陵老祖魏无羡带着温家一旁支在乱葬岗时曾带过一小孩儿,大围剿时,因着人本身不多,所以大家数人头发现的确是少了一个的,就是那个孩子,只是他年纪小,人们本就猜测他已经罹难了。可十多年过去了,不知为何,或许是因为魏无羡重回于世,这些陈谷子烂芝麻又被拉出来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有人说,你看啊,先是鬼将军出现了,再然后那夷陵老祖又回来了,你们说……温家,会不会还有人留着?当时不是少了颗人头么?

有人说,听说啊,四大家族清剿金光瑶的势力的时候,在秣陵苏氏还发现了些蛛丝马迹呢!不都说苏宗主看不惯含光君多少年了么……说发现啊,当年含光君为了那魏无羡挨了罚,还曾去过夷陵呢。

诶,你们说你们说,含光君回夷陵,会不会带人走哦?

说不准还真是……哎哎,蓝家那边有没有什么风声?

……

 

有,蓝家这边自然是有风声的。

外面被人编的有鼻子有眼,说话的像是一个个都亲眼看到过一样。说姑苏蓝氏内部没人说这事,是不可能的。毕竟当年被含光君重伤的三十三位长辈尚且在世,毕竟含光君受戒鞭刑时不少人在场,毕竟含光君收养了一个孩子,人尽皆知,更遑论那孩子是姑苏蓝氏这一辈小的当中的大弟子——蓝愿。外面的是是非非像模像样,其实若非蓝家的家训管得严,只怕早就炸开锅了,只是自然避不开人们私下里议论纷纷。

 

“哼。”事情传到蓝景仪耳朵里,他就不太乐意听了。怎么着这些人说的……都像是把思追说成是个十恶不赦的温家余孽——当年思追还那么小!!就算……他们编得是真的,那也不关思追的事啊!再说了,魏前辈救下的温家那一脉旁支,并非温若寒温晁那一派,再怎么清算也不能这么连坐,胡乱安罪名啊!!真是想打爆那群人的脑袋!叫他们乱说话!告到蓝老先生那儿,看他们还敢一个个那么张狂?

 

景仪握拳,指节被他自个儿捏得嘎吱响,思追一看,赶紧把他一搂,半推半带着往房里走,道:“乖,我们不听了啊不听了啊,走,回房间回房间,我给你泡些果茶。”

“我非要让他们好看!”

“好好好,是是是,我们家景仪明辨是非善恶分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只是……你昨晚的夜猎笔记写了吗?”

“……”

思追这话锋转的,搞得景仪立刻像蔫儿了的白菜,哑口无言。

这个……自然是没写的。

“好了……你写你的笔记,我呢给你泡点茶,消消气。”

“哼!”

 

说实话,这夜猎笔记,景仪现在是没心思写的,他胡乱划拉了几笔,匆匆了事,然后端坐在几案旁,等着思追回房间。

他的手指微微蜷曲,而后松开,又捏紧。

他其实很想问,外面那些事是真的吗?

但只是出于好奇。

对那些想要把思追揪出来扣温家余孽帽子的人,景仪是气到想堵住他们的嘴巴的,但滥用禁言术,也是不允许的,好气哦。为什么思追还那么淡定?

自己打小和思追一起长大,现在……又是那种关系。

没人比自己更了解思追,连含光君都不会比自己了解!

 

思及此,景仪的小脸微微泛红,他摇摇脑袋,自己在想什么啊?这风口浪尖的,自己竟然满脑子……情情爱爱……不雅正不雅正。

是以思追端着托盘进屋的时候,就是看着景仪神色懊恼,不知道在纠结什么的场景。

 

“在想什么?”

“思追……”景仪呢喃道,他是在回答这个问题,不是在叫思追的名字。等他反应过来,他简直觉得自己无地自容!自己在说什么啊啊啊!

思追轻笑,似是宠溺,把茶搁在一旁,而后坐到了他身边,他的右手禁不住抚上了对方的头顶。

“我……”

“你是不是想问,我是不是那个温家的孩子?”

景仪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我是。”

 

屋内静悄悄的。

是啊。

早该想到的,思追无父无母,当时只道是含光君捡来了这个孩子,告诉大家他名唤蓝愿,提前取好了字,为思追。

思追没有儿时的记忆,说是那时高烧坏了脑子。

没有人知道思追的父母是谁,含光君也不知道。

算算时间,思追来到蓝家的时候,可不就是乱葬岗围剿的时候么?

外面的那些话,虽不知几分真,几分假,但推测都是不无道理的。

 

“我叫温苑,‘归来池苑皆依旧①’的‘苑’。”思追重复道。

景仪慢慢靠近思追,双臂环住对方的脖颈,自己又将下巴搁在了对方的肩上,笑道,“原来不是阿愿,是阿苑呀。”

 

“对。”思追眉心舒展,眼神弯弯,似是一汪清潭,透亮得见底。

“怎么办?他们说你……”

“嘘。”思追把怀里的人儿捞在自己腿上,道,“这么多年了,不也没事?长辈们都在,不怕的。魏前辈和宁叔叔他们都没被人喊打喊杀,真的有必要去管那些人?家主、江宗主、含光君、魏前辈,还有金凌,他们都已经准备各自表态了,世家大族发声,闲杂之人不会有什么异议的,就算有,也是拗不过的。”

思追伸出一指,刮了刮景仪的鼻尖,“所以,我的小祖宗,别操心了。不如想想下午想吃什么点心,我给你做些来,嗯?”

 

“可是……”景仪急了,又往外一指,“你有那——么好,他们却……”

“却什么?”语毕,思追抬首用唇打断了景仪喉间的话语,蜻蜓点水一般,但让景仪把剩下的话吞了回去,又道,“你知道我好,不就够了?管他们作甚。”

景仪的脸“噌”地一下暴红。

“你再不说吃什么,那我就吃你了哦。”

 

景仪双手推搡了思追一下,难为情道,小声嘟囔着,“你大白天说什么呢?……这叫白日宣那什么……云深不知处禁止……咳……的。”

思追扬手轻轻打了打对方的臀,戏谑道,“那每天晚上,你那般……”

“停!思追!停!”景仪双手交复,封住了思追的嘴巴,嚷嚷道,“你变坏了!你是不是体内还残存了温家一肚子坏水儿?我举报的啊!”

思追眉眼透着笑意,任景仪乱说话,自家不省心的小混蛋自然是要宠着的。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让景仪跨坐在了自己腿上,双手环住景仪的腰,等到景仪安分了,他道:“不闹了?”

“不闹了。”

“我不是故意瞒着你,只是我恢复记忆也没多久。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向你坦白……”

 

景仪低下头,注视着眼前之人,心里已是千回百转。

自己平日看的和听的杂书多,思追如今向自己坦白了温家的身份,加上宁叔叔曾经的曾经其实提到过他们温家有个孩子,其实算算时间,自己倒还可以推算一些事。

人们皆说金凌满月丧了爹娘,可是……思追……大抵也是如此吧。

 

本不是思追这一脉的罪孽,却也是满门招了杀身之祸。若非当年含光君将他带了回来……只怕……

在知道自己的思追其实是温家人之后,景仪其实没有震惊,没有生气,没有埋怨,有的……只是心疼……

他其实从一开始就笃定,自己的思追是全天下最好的。即便是温家人,他也不介意的。

哪家人,只不过是身份罢了……

眼前的人,就是他的思追呀。

他闭眼,伸手抱紧了对方,不愿撒手,道,“让我……抱抱你。”

“嗯。”

 

午后的阳光很好,蓝家的这一方小院静静的。

二人相拥,相对无话。

那些流言蜚语,那些恶意敌意,都被隔在了外面。

 

————————————————

① 出自白居易《长恨歌》



不出意外这篇应该是年前最后一篇追仪,寒假得空了再写追仪的中长篇。从现在开始到期末复习前(12月中旬之前)的精力会在绵绵小姐姐身上,感兴趣的宝贝儿们可以捧个场~

这里整理一下自己今年写的追仪吧,算是个广告,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摸回去看,也算是个目录合集叭:


(1)《楚云深》,全文4w+,微剧情,微忘羡曦澄:

正文:

(1)  (2) (3) (4)  (5) (6) (7) (8)

番外:

(1) (2) (3) (4) 小剧场 洞房花烛夜 正经?并不。


(2)《种莲子》,仙师愿×妖精仪,两只团子谈恋爱:

正文+微型番外:

(1) (2) (3) (4) (5) (6) (7) (8)

番外(师兄梗):叫师兄


(3)其余的小甜饼

童子梗:少年们

初见梗:入学

谢谢大家的支持与陪伴❤Thanks♪(・ω・)ノ

评论(12)
热度(151)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