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蓝翼个人向】女家主(一发完)

蓝翼中心,无cp,1000+,寥寥几笔的小短篇记录脑洞,以后会不会扩成长篇暂且未知。

会出现一些大家叫得出名字的人,比如:温卯、蓝安、江迟、抱山散人、延灵道人。

私设给的辈分:抱山散人、温卯、蓝安同为第一辈,延灵道人第二辈,江迟和蓝翼同为第三辈。

 

女家主

 

蓝翼坐上家主之位时,不过是二八年纪。

 

原本她一介女流,若非逼不得已,无论如何是轮不到她来当家的,且不说自己的父亲还未找到合适的宗主候选之人,族内不看好她的男人们自然占了大多数。然而数月之前的变故逼着她站在了现在这个位置。

 

人们皆道:那抱山散人下山的首徒延灵道人,天资聪颖,道行颇深,实乃正道中的名士,却不知怎的去了岐山一趟,受了何等刺激,忽然性情大变,走火入魔。在那温家的宴上便疯疯癫癫提了剑,竟是硬生生在众目睽睽之下,削了温卯——灭门派兴家族第一人的脑袋,当场血溅三尺。而后又是连砍数人,一把火烧了不夜天的主殿,逃逸了出来。

 

不过几日,延灵道人却是现身姑苏,滥杀无辜,重伤数十名包括蓝翼在内的蓝家亲眷,还一剑刺穿了蓝家宗主的胸腔,蓝宗主不治身亡,世人皆惊骇,却都只能眼睁睁看着悲剧的发生。

 

直到路过此地的一个屠户聂琰壮着胆子,鼓动众人拾柴火焰高,让大家一起收了这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数百名修士与百姓将他团团包围,而后乱刀砍死,才平息了这乱子。

 

然而蓝宗主已经不在了,姑苏蓝氏迫切需要推举新的家主。一时间,无数双眼睛盯准了那个位置,暗流涌动。原本在道侣仙逝后回归伽蓝的蓝安只得再度出山摆平此事,将家主之位许给自己的孙女蓝翼。不过数日之后,蓝安老先生便圆寂了,举族悲恸。

 

自此,蓝翼独自一人,撑起整个蓝家。

其间不少人明里暗里都想要将这个女人从那最高的位置拉下来,无一例外都被处置了。

 

她神情漠然,望向跪在地上的男人们,道:“有何不满?”

寂静无声。

她拨弄着手中的琴弦,又道:“我近日恰巧琢磨出了一套新的琴法,不知各位是否有兴趣领教?”

众人不解。

七弦离琴,削骨如泥,刹那间血肉飞溅,此法——是为弦杀。

 

在几乎是肃清了蓝家原本怀有异心的人之后,姑苏蓝氏,这才又慢慢有了原先超诣的样子,与世无争,一片祥和。

 

一日,蓝翼与旧友约在了姑苏与云梦的地界边,席地而坐,斟上了酒,浅酌几杯。

“江宗主,一别数年,不做你的游侠梦了?”

对方浅笑,言语中似是有戏谑,又似是有喟叹,“蓝宗主不也是?怎得没待在闺阁里,摆弄你喜欢的那些花花草草了?”

蓝翼放下手中的杯,搁在一旁,轻道:“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本是性格温和的柔弱女子,只想每日弹弹曲,听听戏,练练字,画画画,原先想过相夫教子,一辈子也就那么过去了。没想到这么些年来,却是练就了一身戾气,站在那不胜寒的高处,拒人于千里之外。

 

“你知道以后的人会怎么说你吗?”

“我知。”无非是自己一介女流,野心多么庞大,心胸多么狭隘,手段多么狠辣罢了。

江迟举杯,笑,“无妨,抱山散人不也是女辈么?隐居山林,立世百年而不衰。你呢,倒算是另一种‘明知不可而为之’了,我敬蓝家第一位女家主一杯。”

蓝翼眼神淡淡,回道:“敬江家第一位家主。”

 

酒逢知己千杯少,二人相视一笑。散后,便是江湖有缘再见了。

江湖里的人来了又去,换了一拨又一拨,只是那江湖里的故事,无论何时,都不缺精彩。

那些曾活在后人书卷里的人们,逐渐也化为一粒尘埃,慢慢淡去了。

评论
热度(22)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