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魔道同人/绵绵】远道(12)

前文走这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折磨

 

滴答——

滴——答——

阴暗的房间内是死一般的寂静。

狭小的空间内充斥着霉味,潮湿的地面让待在青麟体内的少女感受到了无尽的凉意,青麟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空气中的血腥味令人作呕,不断刺激着青麟每一个神经,但他只是静静低着头,没说话。

 

眼前那已经没了人样的躯干被铁链紧紧缠住了腰,就那么顺着房梁吊着。

没了双臂,没了双腿,拔了舌,剜了眼,割了耳,就连身上也是一道道新鲜的鞭痕。

然而——

人却没有死。

即便是身上布满了淋漓的血痕。

 

那两个官差把青麟押进来的时候,那人是昏死的。

他们只是抄起身边的桶,把冰冷刺骨的盐水往他身上那么一浇,他便是在自己的惨叫中慢慢清醒,而后口齿不清地发出呜呜的声音。

 

“你说那林公子怎么就为了你这个妖物想不开。他娘的,那后娘也是真狠,自己不喜欢这公子就算了,背着林家那老眼昏花的老不死的就这么把林公子关着,不叫家里下人看着,却叫我们狠狠招呼着。”

“哈哈哈哈。钱倒是给的挺多的。一道伤十两白银呢。我们这轮班的,可算是赚大发了。”

 

青麟两眼空洞,双臂下垂,仍旧是跪在那里,青羊感到“自己”脸上温润一片——那时青麟的泪水。

 

“啪嗒——”

 

泪水砸到地上,慢慢凝固成型,在地上滚了几圈。

“哎哟喂,还是珍珠。”其中一官差一手扒起青麟的长发,然后往后用力一扯,让青麟的眼睛对上自己的,“莫不是林公子看上了这双多金的眼?……啧,长得还挺标志。还算是个美人儿……”

 

“看它也没什么反应了。抓起来关在衙门地牢里说不定还能帮我们升官发财。”另一个人嗤笑道。

 

两人架着青麟就往外拖,青羊奋力挣扎,却也知道自己无法帮青麟摆脱恶人之手。

她感到了无力,这种无力不是她的,而是身子的主人的。

那种悲伤无以言表,只是感觉人的心慢慢被掏空,被人取走,然后眼睁睁看着别人用鞭子往上抽,一鞭、两鞭……可自己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因为心已经死了。

 

青羊感觉“自己”如同溺水一般,就那样慢慢下沉……

方才看到房间里的那一刻时,她仿佛窒息了一般,那种恐惧前所未有,即便眼前之人与自己并无关系,但那种冲击力却是惊人的,令青羊好久都没有作出反应。

再仔细看看青麟,他已经没了魂。

 

当被人用镣铐锁在地牢里的时候,青麟没怎么挣扎,他就那样呆坐着,任凭眼泪往下流。

 

门外的兵痞子坐在桌边,喝了一口酒,打了个嗝儿,笑说:“以后每天早上去捡,过些日子咱们衙门都得发财,你说告不告诉县老爷?”

“先捞一部分留着。你他妈小声点,他知道了还有我们的份儿?傻缺。”

 

“卧槽,你们别说,这小美人长得还挺别致。”其中一人说。

“对着那鱼尾你还有感觉不成?”另一人捧腹,“也不知那林公子平时是怎么艹它的,跟人一样吗?”

“……”

 

青羊听着耳边肮脏不堪的荤话,只想冲破这具身体给那群杂种们一顿好揍,这群人……不,他们哪还能称为人?他们不配!

 

“哟,我们刚出去没多大会儿你们就在这喝起酒了?”那俩官差去了又回,这下也在地牢里坐定了。

“那么多颗鲛珠,你们不捡?”

“等会儿呗。它还得哭会儿的。”

 

不一会儿,那些人都喝得醉醺醺的,就这么在地牢里划起了拳。

“干!”

一人举起酒碗,“哈哈,刚刚割了脑袋,割了脑袋!”

另一人口齿不清,大舌头地说,“一百两,哈哈。叫上之前还去过的几个哥们儿,咱们平分!平分!!”

 

青羊听得心惊肉跳,又是悲愤不已,她感到自己指尖的灵力都快要汇聚在一点,想要狠狠把那群人一击毙命,可是自己却做不到。

 

身体的主人却依旧那般,如同木偶一样,再也没了生气。

没了林熙澈,就没了青麟。

即便鲛人有自己的妖法,可他却什么都没做。

 

没人给他吃的东西,没人给他送来海水。

青羊能够发现倒在地上的青麟越来越虚弱,这是脱水了。

他大口呼吸着,眼泪却是一刻都没停。

青羊听见脑海里有一个少年的声音,干净、清澈,说的话是那样绝望,却又是神智清明一般——“就这么死吧。”

 

“小美人儿不说话呀?也不吃东西不喝东西?没力气了是吧?”官差们打开了锁,一个接一个进来,领头那个挑起青麟的下巴,笑道:“可惜了这么一张脸。知道林家知道你在这儿之后说什么吗?只说不想见你这个妖怪,说把你弄死就好了。啧啧。”

 

“等你哭干眼泪,就差不多了。”另一人戏谑的声音在青麟耳畔响起,震得青羊都感到脑仁儿发晕。“流血泪的时候对我们就没什么用了,那不值钱,只不过现在你的鲛珠,倒还值几分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青麟忽然笑得猖狂,把旁边人都吓了一跳。他冷笑一声,“拿的越多,以后遭得报应就越大。你们这群贱人,都是群有娘生没娘养的废物,净知道干些丧尽天良的事。以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呵。”

“这妖怪还挺刚。”一人捏了青麟脸颊,然后顺手给了一巴掌。

 

“啪——”

力度很大,青麟的左脸瞬间肿了起来。

“呸。”青麟吐了一口水在对方脸上。

“嘿——你这——”

 

另一人抬手制止住了他,笑容猥//琐,给了他一个眼神,用手指了指青麟。

 

青羊明白了什么,感到一阵恶寒,看见那些人慢慢放大的丑恶嘴脸,她只想避开,心里有个声音大声叫到:“青麟!青麟!快反击!!”

可是,没有。

青麟双手被镣铐桎梏,下身被一人用脚踩着。

他被那几个人摁着动弹不得,脑袋狠狠地撞在了地上。

青羊感到自己一阵目眩,而青麟一口血从喉中咳了出来。

那几个官差纷纷解下了自己的衣带,口吐恶言。

 

青羊想退,却动弹不得。

可她却没感到青麟有任何情绪波动,那种绝望竟然已经归为了死寂。

 

那领头的就那样用他那布满茧的粗糙的大手摸向了青麟的下身。

“他娘的,竟然真的跟人一样可以用。这是什么好东西。”

“前面也是。”另一人恶狠狠的握住了前端,青麟咬牙,一声不吭。

 

青羊大骇,下一秒忽然觉得身体一轻,灵魂抽离,慢慢往上升。

她就那么悬在半空,捂住双手,瞪大了眼看着那群大汉围住了青麟。

她用手刀狠厉劈了下去,灵力却是隔着那些人,撞在了地上,然后反弹到了空气中,散作一团烟雾。

 

“啪啪啪。”

水声逐渐响起,那一声声享受的呻吟和低吼听得令人心惊胆战。

她没有听到青麟的任何声音。

“含住。我他妈叫你含着。脑袋给我动!”

“这儿一看就不是雏,被林熙澈开过苞了是吧?”

……

青羊认命的闭起了双眼,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她自己的泪水开始往下流,哆嗦道,“林公子,林公子……林浣溪!林浣溪!”


————————————————

今天码文码到缺氧……

追仪那边写了五千多,这里两千多……

让我缓缓……

现在脑子有点不太清白……【叉出去】

下一章开始回归绵绵和她夫君的主线解谜啦,周日见www

评论
热度(7)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