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魔道同人/绵绵】远道(4)

一个脑补的关于绵绵和她夫君的故事。

抱歉,这次让大家久等了。

前文走这里:(1) (2) (3)


(4)好奇

 

“村子里的人几乎都歇下了。”林浣溪和罗青羊并行着,“他们给我们提供了几间空出来的屋子,你可以睡我这儿。喏,到了。”

青羊心下一凛,眉头一皱,沉声道,“你想做什么?”

林浣溪意味深长地啧了一声,道,“我对你这种……姿色平平的,并不感兴趣。你不用误会。”

罗青羊:“我后半句还没问完呢。林公子想做什么?睡在门口给我当门神?”

林浣溪一噎,“你可知多少女人成日里巴望我看她们一眼,若是进了她们屋子,高兴还来不及。”

“得了吧,我对你这种风流债一堆的男人,也没什么兴趣。你听着,我现在的确急需找个地方安顿,所以才答应你探路。我虽然年纪不大,但你的那些心思我还是猜得到一二的。你刚刚岔开话题真是蹩脚,你无非是想博取一个小姑娘的同情,告诉你,你们家那些恩恩怨怨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罗青羊脚步一顿,看了一眼房门,睨了一眼林浣溪,下一秒就迅速闪了进去,关门、反锁、施咒加固一条龙。

 

门外的林浣溪瞠目结舌,对罗青羊的举动又好气又好笑。

自己行为轻佻惯了,林浣溪心里是有数的。只是这罗青羊,和自己模模糊糊的印象中的罗青羊确实有些不一样了,或者说,她与自己这些年听闻到的也不一样。家族里的长辈们皆道罗家嫡女温柔贤淑,知书达理,性子温和内敛,今日再见,倒是觉得这孩子有些倔强了,或许最近真的发生了不少自己没能打探到的事。

 

林浣溪走进家仆们挤在一起歇脚的屋子,叫醒了两个平日练了些功夫、手脚又麻利的下人,道:“明天早上,你们到附近热闹一点的镇上去打听打听,问问最近仙门那边有没有什么大事。”语毕,便找了个墙角,兀自坐下了。

众人一看到自家的三公子来了皆是一惊,看到他蹲了个墙角而没回他那间屋子更是觉得如遭雷击,打小跟着林浣溪的阿垸斗着胆问了句:“公子……您怎么……不去那间?阿垸之前已经给您收拾好了。”

“没事,我就在这儿吧。你们也都累了,赶紧睡吧。我那边……”林浣溪闭了眼,轻笑道,“被一只小鸠占了巢。”

“……”

 

这次跟来的家仆都是跟了林浣溪多年的,让自家公子这么凑合自然是不敢的,都赶紧起了身,各自收拾了被子,在榻上整出了一小块儿舒适的位置,让林浣溪睡去了。屋子简陋,也没别的什么地儿,众人就缩在一边休息了。

 

直到忙活完,众人才迷迷糊糊觉得哪儿不对……鸠占鹊巢?

这……谁这么大胆子?

而且,小少爷似乎心情还不错。

这……是哪家的小鸠?

 

环顾四周,惊讶于屋内的应有尽有,罗小鸠觉得……好像自己不小心干了件坏事,果然,把人家少爷赶出去……不太好吧……林浣溪到现在也没找上门来找自己算账,看来……别人虽然轻浮了点,但也不是那么坏的人。

自己这么闹脾气,似乎真的不太好。

青羊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耳尖悄悄红了。她摇摇脑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探路那档子事儿。

 

对于青羊来说,万安渡,并不是那么容易探得了的。

且不说她年纪尚轻,修为尚浅,凭她那么点功夫,又是女子,实力显然是并不如年纪相仿的男修的,如今世家的几位公子说不定都没法摆平这种陈年已久的祸害,她一人定然是奈何不了传闻中那水中的妖魔鬼怪的。

 

自己如今已经与自家断了关系,自然是没有办法联系仙门之人来助自己一臂之力的,更遑论如今的仙门百家皆是对夷陵老祖喊打喊杀,都是逼急了眼想置魏无羡于死地的,谁还有心思来管平常人家的麻烦的。

 

但自己既然答应了林浣溪,那就,真的得去好好想想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任重而道远啊。

 

————————————————

我要在这里给一个关于绵绵的时间线私设。

羡羡认识绵绵的时候17岁,绵绵那个时候14岁。

后来羡羡被众家讨伐的时候应该21岁左右,绵绵在金麟台为羡羡说话,当众脱家纹袍还恩,受汪叽一礼,然后出走,所以掰扯算一下,现在的绵绵18岁的样子。

林浣溪不年轻了!私设比绵绵大9岁,是个27岁大龄单身男青年。

今天二更的时间待定,看写的速度吧【无奈】

评论
热度(5)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