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瑶愫】养魂(一发完)

瑶愫1v1,金光瑶×秦愫,

清水小短文,无剧情,OOC预警;

一发完,至于结局属性是BE还是HE……

emmmm……我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划分……【被打死啊

————————————————

养魂

(1)锁灵囊

且说那封棺大典后,兰陵金氏内部进行了一次大型的肃清,曾经以金光瑶为首的一派被灭的一干二净。都道是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捶,如今的金氏风光不再,连带着秣陵苏氏,一同坠入了谷底,被万人唾弃。

 

尚且年少的金凌,接下了这样一个烂摊子。可金光瑶毕竟是养他的小叔,是以在清理遗物之时,金凌下令封锁了金光瑶生前的屋子,亲自核查,不让他人随意触碰。

那一年,金凌在书架的顶上找到了一只金色的小口袋,上面绣着一朵美丽的白色牡丹,如出浴美人,诱人,却偏偏又自带一种冷淡的孤傲。

 

口袋周身围绕着一丝淡淡的灵气,非常熟悉的感觉,金凌感受到了。

这难道是……

小叔为婶婶亲手做的锁灵囊?

可是……这里面已经空了啊?

 

(2)养魂

“愫愫。”金光瑶轻抚着锁灵囊。

没有应答。

他一言不发,将小口袋收入了袖中,走到窗边,抬头凝视着那被云遮了半边的圆月。

“你大概是……永远也不准备原谅我了。”

 

他这一生,杀父杀妻杀子杀友,真正爱过的唯有自己的母亲,真正真心对待的唯有自己的二哥,真正愿意提拔的唯有那个聪颖过人而又心狠手辣的薛洋。

可是……他也知道,有两个人他是放不下的,那便是自己的妻儿。

 

哪个为人父母的,不喜欢自己的孩子呢?

“但是,阿松他必须死。”

死了最好,以后的以后,别再当自己的孩子了。

 

哪个为人夫君的,真的愿意伤害自己其实动过心的枕边人呢?

可是,她也是自己的妹妹,而且……她知道的太多。

“所以,她必须死。”

 

许久许久,他叹了口气。将锁灵囊拽了出来,放在胸口紧了紧,眼神淡淡地,语调也淡淡地,没有一丝波澜,“愫愫,对不起。希望来世,我们,不必如此。”

 

他该出发了,去观音庙,总得有个了断。

临行前,他把那绣着金星雪浪的小袋小心翼翼地放在了书架的最上,末了,不忘补上一句:“等我回来。”

我若是回不来,那你,永远也别想出去。

 

(3)前尘

金光瑶死了,被打倒了。一时间,世人欢呼雀跃,曾经被压制的流言蜚语如雨后春笋,一个又一个冒了出来,虽然,没有人去了解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偶有不同的声音,也被迅速反击,堙没在了是是非非之中。

对于那些人来说,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终于死了。

 

金家上下,各怀鬼胎。

有人想夺仙督之位,有人想私吞他人身后之才……

也有人,是真正想要重建兰陵金氏,维护那最后一方尊严。

 

她听到了。

她什么都听到了。

 

她爱过的、恨过的人已经不在了。

他真是绝情啊,到最后也没有放过自己。

她原本全心全意依靠的人,背叛了她,杀了她为他生下的孩子。

他希望来世还能相见,可死之前却已经做好了准备——要么一起阴魂不散,要么一起转世投胎。

 

(4)魂散

秦愫被囚在这小小的囊中,无法挣脱那可怖的桎梏。

她恨啊,生前,他以一种畸形的方式照顾了自己的一生,囚禁了自己一生。

给了自己欢笑,给了自己荣华,给了自己幸福,却也给了自己无尽的黑暗与痛苦。

 

死后,他却也不愿意放手,让自己安安心心地走,不带任何留恋地走。

不甘心啊。

 

那汹涌而来的绝望一点一点接近她,包裹住她,压制住她,逼她低下了头,俯下了身,再也不愿意抬首面对外面的一切。

想走……想走……

不要待在这里了……

我想离开!

 

秦愫无声地落下了泪,半晌,张了张嘴,喉咙沙哑地吐出了几个字,“阿瑶,若有来世,我们……不必再见。”

周身亮起点点金光,她恍惚中觉得自己的身子愈发透明,渐渐地向上飘去。

她下意识想拉住锁灵囊的内壁,却也无法阻止自己不断向上升的趋势。

惊诧间,她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了自己一辈子也忘不掉的熟悉的声音——冷淡却不失温和。她曾觉得令她不寒而栗的男人,还是在囊中为她留下了一个选择题。

 

他曾经想过:她应该是想走的吧。

自己自私了一辈子,对她,不能再自私下去了。

若是她说了想离开,那便离开吧。

 

“你走吧。”空灵的声音震得秦愫一时间发不出任何声响。

她发觉自己的魂魄正一点点破碎,散开在这小小的空间里。

她知道等自己魂灭后,便能从口袋的夹缝中穿过,不必再回了。

 

秦愫呆呆的,直到会过神来,动了动嘴,“阿瑶……”

后半句话,却是再也说不出了。

她消失不见了。

 

(5)魂起

千禧年。医院。

 

婴儿的啼哭响彻了整个产房。

小护士们忙忙碌碌,抱了孩子给那对年轻的夫妇。

“恭喜二位,是龙凤胎。”

初为父母,喜极而泣。

那晚,孩子的父母正含笑看着兄妹二人,商量着什么。

两个小小的婴儿被放在一起,两个人扑腾了一会儿,而后侧头,互相对视。

就好像……是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默契。

 

那天,他们有了名字。

男孩儿单名一个“遥”,女孩儿单名一个“溯”。

 

也许,冥冥之中真的是想追溯一些遥远的故事吧。

或许是赎一场罪,

又或许,只是想单纯续一段缘。

————————————————

开学前的小短篇,私心写给我很喜欢的秦愫,虽然原著里戏份不多,但真的就是很喜欢这个刚柔并济的女人啊。

结局属性我是真的觉得很迷,

总感觉自己写成了祝有情人终成兄妹。

我只是隐隐觉得他们不适合做夫妻,或许真的做彼此的亲人,是最好的缘分吧。希望大家不要把我往死里打……emmmm……要是喜欢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挠墙)ღ( ´・ᴗ・` )比心。

P.S.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食言,真的在写眠鸢的文,只是因为是长篇,存货根本不够,明天开始各种满课,如果贸然发文,那估计是要断篇的【绝望】

评论(4)
热度(51)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