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完结·种莲子(八)

《种莲子》避雷:
小脑洞引出的文,短篇,非正剧,
☑无脑傻白甜风
基本无剧情,非原著向,⚠OOC预警
清水HE,1v1,思追小仙师×景仪莲子精。

两个小团子在蓝家的恋(生)爱(活)日常,比较单(傻)纯(气),写的时候图个乐,也希望大家看得开心w

友情出场:(◦˙▽˙◦)
涣哥哥,蓝二哥哥,小温苑,舅舅,羡羡

前文戳:
(1) (2) (3) (4) (5) (6) (7)

(26)

思追听闻,平时起伏不算大的表情变成了这个样子:=͟͟͞͞(꒪ᗜ꒪ ‧̣̥̇)

不是,景仪这孩子受什么刺激了?
如此直白的语言让思追觉得猝不及防,一下子就涨红了脸——有点害羞,这……算是表白吗?
小思追强装镇定,小步跑到景仪身边,问道,“景仪,你怎么了?”

“我……我很喜欢思追!想跟思追每天在一起!以后一直在一起!”
???????
景仪看思追一脸懵的神色,心里不禁打起了鼓,自己没说错话吧?

“什么……什么喜欢?”思追牙齿忽然有些打颤。
景仪这下傻眼了,喜欢就是喜欢啊。
思追刨根问底,“哪种喜欢?家人?朋友?还是……”思追在蓝家待了这么多年,皮还是有点薄,脸颊绯红,后面的话说不出了。
景仪张张嘴,耷拉下脑袋,完了完了,这个问题不能答错啊,万一思追对自己不是那种想法怎么办,自己可是想了他好几年啊,但是但是,自己不能骗思追啊,当下咬唇,模模糊糊“嗯”了一声。

思追感觉自己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儿了,没想到景仪的答案这么模糊,简直哭笑不得。

思追靠近景仪,把他捧在手心里,举到和自己前胸齐平的位置,红着脸,温柔一笑,“我也喜欢景仪。”

“以后……我们就一直在一起吧。”
“景仪,你就留在我这里吧。”
“我会好好保护好你的。”

(27)

第二日一早,思追一反常态地没有看到景仪趴在他枕边呼呼大睡。

他四下望了望,还是没看到小家伙。
“景仪!景仪!”

“诶!来了来了!”思追寻声,定睛一看,发现从外面跑来了一个比自己略矮一点的男孩儿,身着蓝家校服,只是还未系上抹额。

思追一愣。
景仪被思追难得发愣的表情取悦了,展开双臂,开心到原地转了一圈,“思追,你看我穿这身衣服好不好看?”

思追下榻,抱了抱景仪,“你怎么……变成原来的样子了?你不是说……答应温公子说……不可以吗?”一想到自家的小可爱曾经傻傻的答应那个温苑公子,酸,真酸,牙根都在发酸。
景仪内心想说:因为你就是温苑呀,我以后就要跟你了呀,有你在我肯定不会被坏人拐走了呀。不过嘴上只是模糊道,“你不是说你会好好保护我吗?这样就没有必要保持原来那幅样子了嘛。”

思追心下高兴,“你信我?”
“嗯!”
“你……是不是还不习惯系抹额?来,景仪,我帮你。”
景仪乖乖地坐下,一边把手中的抹额递给思追,一边抱怨蓝家的校服实在是太麻烦了。

思追接过抹额,笑笑,却是问了别的话,“你不去找温家的公子吗?”
景仪心下决定不要多说了,以自己的嘴巴越说暴露的就越多,于是道,“我就呆在你身边……哪儿也不去了。”

思追心下存疑,却也没多问。知道这小家伙是不愿意说,又道,“你这是要成蓝家外门弟子了?可这云纹的抹额……”
景仪摇摇头,说,“不哦,思追!泽芜君和含光君说我以后可以跟你一样……”
“跟我一样?”

景仪吐舌,自己嘴巴太快了,赶紧接上,“跟你一样姓蓝啊。”
思追:“跟我姓蓝?”
景仪一边说一边不动声色地岔开了话题,“对呀对呀。不过思追……修仙难不难啊?妖道入门容易的,你们仙门……”
景仪在一旁喋喋不休,思追手里打好了抹额的结,没听后面的话,明明也是小小年纪,心里想的却是:这……算不算冠夫姓呢?

(28)

又是一年夏日。
湖边的亭子里坐着两位约摸十一二岁的少年。

“思追,你还记不记得你当时把我连带着我抱着的那颗莲子米扔进水里,说要种莲蓬呀?”
思追点头,“我还说要种好多好多个你。”

景仪点头,“思追,你喜欢吃莲子吗?”
“喜。”

景仪粲然一笑,“那我给你种。”
思追点点头,之间景仪顺手一指,湖中的那一片便开满了莲花,在阳光下显得甚是好看。
思追摇摇头,小小的不认可,“景仪……不要再用妖法了……”

景仪才不管这些,直接牵起思追的手,咧着嘴,“我们去摘莲蓬吧!”
“嗯。要带茎的。”思追像是想到了什么事,嘴角疯狂向上翘。
景仪拉着思追正往船边跑,转头狐疑道,“为什么?”
“带茎的比不带茎的好吃。”
“我没听说过吖?还有这道理吗?”

思追点头,眼底藏着笑意,紧了紧被握住的手,又看眼前少年眼神清澈,笑得爽朗,答曰:“因为……更有灵气吧。”

(29)迷你番外·后话

很多年后,当思追知道自己就是温苑的那晚,他在床榻上从后面轻轻搂着景仪,极为暗示性地舔了舔对方的耳垂,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啊?……嗯。”景仪支支吾吾地点点头。
思追轻哼,掐了一把景仪的腰,“该罚。”

景仪有些慌乱,伸手捉住了思追想要作乱的手。“不要……不要罚我……我不是故意的……泽芜君说不可以告诉任何人的……”说完就想咬舌自尽,哇……居然把家主供出来了。

思追笑笑,换了一个话题,“景仪,你当年自己临时取的名字如何作解?”
景仪红着脸疯狂摇头,打死也不说!太羞耻了!自己活了这么多年,老脸都丢尽了!

思追与他十指相扣,把头埋进了景仪颈间,伸出舌尖舔了舔,又恨恨地轻咬,酥酥麻麻的,激得景仪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点点笑意从思追唇边逐渐放大,他迟迟没有继续逗弄这个已经和他相伴近十年的小妖。原本正在期待发生点什么的景仪感到身后人没有动作,有些疑惑,正纳闷,一回头,对上思追那双漂亮的黑眸,张嘴便是什么不解的话也说不出了。

思追覆身,用嘴封住了对方微张的唇瓣,吮吸着。良久,两人的呼吸都不均匀了,分开时,思追用鼻尖轻点景仪的鼻尖,“景仪,你可知,在我眼里,良辰美景就是心仪之人所在的地方?”

景仪捂脸,被戳穿了,还这么准!思追是自己肚里的蛔虫吗?好难为情哦。

思追掰开对方的手,捉到自己唇边落上一吻,看着对方迷离的眼神,又说——

“景仪,你又可知,莲子熟了,今夜,岂有不采的道理?”

————————————————

拉灯!拉灯!要雅正!
景仪第二天和思追儿同乘一剑一起回蓝家的我会说?毕竟景仪身子还是有点不适hhhhh

那什么……景仪团子我就抱走了哈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气一气我们思追儿小天使。毕竟小别胜新婚嘛蛤蛤蛤~

小脑洞完结啦(*Ü*)ノ☀
感谢大家的陪伴和支持❤
最后,预祝大家……开学愉快!【你是魔鬼吗?】

评论(12)
热度(87)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