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种莲子(七)

(23)

“阿愿他……并非蓝家亲眷,也不是我们招来的外门子弟。”蓝曦臣用手指轻点景仪的小脑袋。

景仪一听,愣住了,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不妙啊,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蓝曦臣看着景仪直勾勾地瞪着自己,那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让他觉得这小家伙还真是把所有心思写在脸上,一点都不难懂。

他微微一笑,伸出一指放在唇边,“接下来的话,你听着就好,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阿愿。”

景仪迟疑的点点头,细细地嗫嚅了一声,“……嗯。”

“多年前的乱葬岗围剿,你可能有所耳闻。不过大家都不知道的是,忘机后来曾回到那边去找魏无羡魏公子。

他没有找到,不过,从树洞里找到了高烧不止的阿愿。阿愿不是蓝家人,按照仙门百家的话来说,该是当年的温家余孽。

他以前是魏公子带着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曾经的名字是——

温苑。”

(24)

景仪现在的神情可以说是如遭雷击了,他甚至被吓到缩成一团,蹲在桌上,把头埋到膝盖间,一动也不动。

温苑。
景仪记得多年前那个吵吵嚷嚷的小孩儿,伸着手问他:“我叫温苑,你呢?”
原来是同一个人啊,难怪自己也很喜欢思追,觉得他也很温暖。
没想到已经这么大了,性格也变了。
景仪现在脑子里乱糟糟的,坨成了一团浆糊,明明事情不需要怎么理顺,可还是觉得猝不及防,让人有点慌张。

蓝曦臣噙着笑,慢条斯理地等这个小家伙回过神。

“泽芜君,您为何告诉我这些事?”景仪悄声道。按理来说,这种秘密,应该是蓝家老一辈严防死守的秘密。且不说蓝愿身份造假要是被戳穿,思追本人会如何,若是传开了,这对蓝家也有名誉上的损害……

蓝曦臣不语,盯了景仪半晌,转身走进里屋,不一会儿拿出了一套崭新的蓝家弟子的校服,上面还规整地摆着一卷云纹抹额。

“有些事是命定的。有些人也是命定的。”蓝曦臣一脸讳莫如深,“从阿愿来到蓝家,到现在他都没有什么交心的孩子。近来,我看他比以往笑容都要多,觉得你的到来或许也是命定的。”

“是以您明明早知道我这只妖到了这儿,也没有赶我走?”景仪继续问到。

蓝曦臣笑眯眯地,神情轻松地回答,“嗯。”

景仪跳到那一套新衣上,站在绣的精细的家纹正中央,打量着,“所以您的意思是……?”

蓝曦臣和蔼地将景仪捧起,说,“你可以选择和阿愿说,要一起常住。”

(25)

可以说是兴奋至极了。
景仪小可爱今晚收获了两个好消息:
一、思追就是小温苑,无意中找到想要见到的人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二、泽芜君邀请自己这只小妖来蓝家修习,语义下开出的条件就是好好陪伴思追,这个自己当然很乐意啊!
思追有那——么好,自己真的很喜欢很喜欢思追呀!就像以前喜欢小温苑那样!
不对!思追就是温苑!所以说,自己就是比以前双倍喜欢思追了!
哇!

小景仪在床踏上疯狂打滚,要不是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他都想叫出声了。
可是……思追想不想留自己呢?

思及此,小景仪脸色一僵,唰地收起了笑容。
最近思追真的好奇怪啊,是不是因为自己那次闯祸之后他很苦恼啊……
啊啊啊,虽然泽芜君今天说了好多东西,信息量好大,但是还是不知道思追最近到底怎么了嘛……
啊啊啊抓狂,要发疯。

于是,景仪这纠结的小眼神儿被夜读回屋的思追尽收眼底。
思追撇眉,小家伙今天不开心吗?

只见小家伙听到响声,抬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
“思追……我能不能和你一直在一起呀?”

————————————————

明天能完结。傻白甜小脑洞,这次就不准备写番外了。
在开别的cp的正剧坑之前,好像,没看错的话追仪tag破千了。
想要写点贺文,一发完的那种,不过emmmm……还没想好梗。
朋友跟我说可以开个车,我说我和认识的一位太太一样,开车能开睡着(汗)我就是那种典型上别人的车很兴奋,自己开车就能带着一群人翻车,然后出现车祸现场的那种笨蛋(……)
先看看吧,写好了就发,不过现在可能先得拖欠着。

各位晚安www

2018-08-27  | 58 11  |     |  #追仪
评论(11)
热度(58)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