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七夕】(追仪)楚云深·小剧场

正文和番外走这里:http://eryuechushi799.lofter.com/post/1f85ad1b_ef3746ab

七月初七,七个小甜饼,疯狂撒糖~~

又名夫夫间的日常,第一次尝试偏段子一点儿的模式,写的不好多担待~

(1)七夕

 

这是思追和景仪婚后的第一个七夕。

景仪下午偷偷溜出云深不知处买了一筐巧果带了回去。

“思追!大家都说七夕应该吃糖!我没买到糖,只买到了巧果。”

“巧果和糖都是甜的呀,有什么不一样吗?”

“可我还是想吃糖。”

思追歪了歪脑袋,走向前去,踮脚在景仪唇上轻啄了一口。

景仪一个猝不及防,愣了一愣,“思追……你这是?”

思追背过身去,勾了勾唇,“糖。”

 

(2)惩罚

 

景仪一直觉得非常不甘心,凭什么自己一直是在下面的那个。

成亲之后的思追好霸道!我要惩罚他!

我要让他睡书房!不要让他爬自己的床!

思追听闻,笑了笑,答得干脆:“好。”

 

夜晚,思追很自觉地去了书房,也没睡,兀自看起了书。

躺在床上的景仪起先是窃笑,然后躺着躺着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睡!不!着!

每天被思追抱着,今天身边忽然空了。很寂寞……

思追不在身边的第一刻钟,想他。

怎么办?

如果去书房,是不是太没骨气了?

但如果不去,那明天起来岂不是黑眼圈要高高挂起了?

左思右想,“啊——好烦啊——”

这到底是在惩罚思追还是在惩罚自己哦?

景仪赌气的揉了揉头发,嘟着嘴,飘到了书房,声音软软糯糯的,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思追——”

思追合起书,毫无意外地看着眼前委屈巴巴的景仪,“你来了呀。”

 

(3)琴艺

 

有一天,景仪突发奇想——“思追,能不能,让我到琴里去,你弹一弹我呀?”

“为何?”

“含光君还是说你的琴艺比我好,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指法到底有多好。”

思追放下手中的书卷,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景仪:

“我的指法有多好,你每天晚上难道不知道吗?”

 

(4)女儿

 

某日,清欢带灵机登门拜访。几人聊着聊着,清欢忽然说道:“其实以前,蓝愿公子的修为养了灵机那么多年,让她化了形,算起来,灵机的确可以喊公子一声‘爹’了。”

听闻此,灵机乖巧的爬到了思追腿上,抬头甜甜的叫了声:“阿爹。”

“乖。”思追一听心都化了。

景仪在一旁插科打诨道,“那我呢?我呢?我也养了灵机七年哦。”

清欢刚想开口,只见灵机向景仪投向了纠结而古怪的眼神,好像在琢磨什么,清欢也不打断,只是半天没等到灵机的回答。

蓝景仪觉得委屈,正以为得不到答案的时候,清欢拍了拍脑袋,也不纠结了,清脆响亮的叫了一声:“阿娘!”

景仪:“……”

思追亲了一口灵机的脸颊:“真是跟阿爹小时候一模一样!”

灵机听到自己被蓝愿公子夸了,又冲景仪连着喊了好些声“阿娘”。

清欢内心:小灵机真是有一双洞察一切的慧眼。

 

(5)家主

 

多年后,泽芜君退居幕后,蓝景仪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蓝家新一任宗主。礼成后,蓝家人均恭敬地尊他一声“家主”。

景仪回到兰苑后,皮得不行,说,“哇,被叫家主的感觉真的好爽。”

思追挑眉:“嗯?”

景仪似乎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思追脸上依旧是和煦的微笑,可身子已经把景仪逼着抵到了墙上。

思追捏着景仪的下巴,踮起脚,在景仪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激得他面红耳赤。

“你说,谁是家主?”

“你、你是家主。”

“‘你’是谁?”

“阿,阿愿。”

“阿愿是谁?”

“是……是景仪的夫君。”

“那景仪准备今晚怎么叫自己的夫君呢?”

景仪认命地闭了眼,乖巧道,“家主,景仪今晚,任君采撷。”

 

(6)传道

 

一日,蓝景仪带着课本去给小辈们上课。

思追像往常一样坐在一旁,只等着自修时下台给予孩子们一对一的指点。

只不过,没一会儿,思追就注意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小细节,他发现景仪眉毛微撇,神情古怪,嘴角稍稍抽搐,不过还是不动声色地把书放在了一边,自顾自地进行无课本授课了。

茶歇时,思追瞅了一眼封面——《增广贤文》。

而后轻轻翻开第一页。

上面赫然写着——“品花”二字。

居然把儿时换了封面的断/袖话本不小心带来了。

景仪进门时就发现思追在看,不禁赧然。

“景仪,”思追玩味地看了看景仪,扬了扬手中的“课本”。

“——你就是,这样传道的?”

“……”

 

(7)相守

 

“思追,你会比我活得长,对吗?”

“嗯。”

“哦……”

“景仪,不怕。以后的以后,你转世了,我就去找你。”

“可转世后的我还是我吗?”

“是。景仪永远都会是我的景仪。”

“那你找不到我怎么办?”

“只要是你,我就能找到。”

“那我们生生世世锁死了。”

“嗯。”

————————————————

从正文到番外到小剧场,一共4w字。今天到此就正式完结啦,感谢大家的陪伴。首先祝大家七夕快乐!有对象的请一定一定好好珍惜眼前人,没对象的(比如我)就多吃点零食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叭(*^▽^*)

然后这里呢,有一篇正经的发泄性后记。有虐点,跟正文无关。建议不想看虐、不能接受虐或者虐点低的小伙伴立刻,马上,点叉!点叉!预警!×!!不要看了!!墙裂建议!!!不然我没法儿隔着屏幕给小可爱们擦眼泪哈23333333

关于这篇文章,其实开坑纯属偶然,我觉得有必要先从自己的小破情绪说起(今天要脸,不打全4个tag,只打追仪,就跟眼熟的小伙伴儿唠嗑一下)

说起来,四年前,我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妈妈患了绝症。那时候起,我就开始明白恐惧的滋味,一边做心理建设,一边好好儿地珍惜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希望无论如何都不要有遗憾。

后来,妈妈走的时候,我一个人跪在她病床前,哭着对她说:如果还有下辈子,我愿意继续做您的女儿。我不知道她听懂了没有,反正,我话音刚落,她便离开了。

如今,离那一天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这期间,有一个名为期末考试的魔鬼压着我很久没有爆发,我真的真的委屈。暑假选择实习,本想让自己忙起来,不要想太多,就让这件事慢慢淡掉。结果谁知道……一点用都没有。

每天的晚饭在外婆家吃,夜晚就是一个人住自己家里,很难入睡,特别难受。(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总能看到我更文基本上是修仙的点,其实倒还真不是自愿的,纯粹是睡不着)

前些日子开坑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呢?当时我刚上完班,回家,很累,想洗把脸清醒清醒,回头一瞥,看见妈妈房间的门关着,于是推进去——空空荡荡的。到处都是妈妈用过的东西,只是很可惜,没有她的影子。

我那天哭了很久很久。

于是……仅仅只是几个小时后,《楚云深》的第一章就这么无厘头地出现在了此时急需发泄又买了追仪股的我的主页里。虽然,这里更多的是景仪对思追的爱慕,和我自身显然有很大不同,但其实,思念至亲之人的心情是一样的,这一点,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适用的。

最先下笔的时候想写一篇偏意识流一点的、没什么情节的BE小短文,就让景仪真的等一个永远不可能回来的人,怀着无尽的思念与痛苦,带着对思追那份未曾说出口的爱慕直至终老。

因为我知道,人的一生是不完整的,生命是极为短暂而且一旦逝去就无法挽回的。所谓生离死别,其实就是逝者已逝,存者独存。即便是思追永远回不来了,景仪也能坚强的继续走下去。

可第一章落笔之后,我发现原先的想法大概是没有办法实现了。文章不仅需要加长,还需要增加一些剧情,更为重要的是,写BE的心思动摇了,而且竟然更偏向HE了。

之后,随着字数的推进,我越写越觉得是文章在牵着我跑。它好像在质问我:你难道真的不想弥补现实世界里死者不能复生的遗憾吗?

思及此……我就很没骨气地改道,然后坚定地直奔HE了。毕竟……甜甜的过日子多好呀,景仪小可爱一定要和思追小朋友一起过上打打闹闹的夫夫幸福生活,争取像汪叽和WiFi一样日常虐狗啊嘿嘿嘿hhhhhh

七夕本来不应该让大家难受的,应该疯狂撒糖的,但还是很自私地说了这么多……真的谢谢小可爱们对我的佛系更文和话痨属性的不嫌弃。真的……非常感谢(。•ω•。)ノ

P.S. 还会继续开坑的,不过下一个应该不会是追仪cp了。我现在有了一个新脑洞,比较想让江叔叔和虞夫人好好谈场恋爱,容我构思清楚之后再下笔。一旦开了,目测眠鸢的比这篇追仪会长,但更得会慢很多很多,因为估计到时候也差不多要开学了,之后考试啊考证啊比赛啊很多,真是令人头秃,估计更文能比蜗牛爬还慢,日更一千估计都是梦……不过总之呢,大家,有缘江湖再见叭(*´∀`)~

2018-08-17  | 115 22  |     |  #追仪
评论(22)
热度(115)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