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完结番外)楚云深

今天更正经番外的最后一篇,明天大概会有个七夕的小剧场,写写段子发个糖什么的。

新来的小可爱们注意哈:

本文追仪1v1,清水无车,HE,微剧情向,私设多;

主受,思追儿掉线时间略长;

追凌、仪凌友情向,微忘羡,微微微曦澄;

▲剧情带刀,慎戳,OOC出没!!!!!

 

正文看这里:(1)  (2) (3) (4)  (5) (6) (7) (8)

前面的番外戳这边:(1) (2) (3)

 

番外四 昏礼

 

“叔父,请勿动怒。”蓝曦臣温言劝着在上座的蓝启仁,“孩子们也不容易。”

蓝启仁对着蓝曦臣就是一阵吹胡子瞪眼,“你看老夫有说要拦他们吗?”

“这……”

蓝启仁眯起了眼,“一个个的都能耐啊。先是忘机,然后是你,现在是景仪和思追这俩孩子,以后别人说起来,倒是真要说姑苏蓝氏男风盛行了。”

 

“这么一说,云梦江氏不也是如此吗?”从思追回来之后,景仪便恢复了一点点跳脱的性子,彼时他和思追正跪在地上,明明可能即将迎来一顿臭骂,他却还不忘趁着先生和家主对话之时,悄悄偏过头,低声与思追耳语。

 

蓝思追听闻,嘴角微微上扬——谁说不是呢?魏前辈也好,江宗主也罢,不都是么。

 

从金麟台回来后,二人就开始盘算着要把这段感情告诉族中长辈了,其实,泽芜君和含光君那边到无甚令人紧张的,只是蓝先生和其余德高望重的老前辈那里……

 

“不是我说,”蓝启仁闭起眼,轻轻叹了口气,“自你爹娘过世后,我看着你和忘机长大,老夫膝下无子女,便把你与忘机二人视为己出,如今你为家主,与那云梦的江宗主成了亲,忘机也和那魏婴拜了三拜,都无法生儿育女。蓝念这孩子是这一辈亲眷子弟中最为优秀的一个,日后,也是要担起宗主的责任的。再往后,该如何是好?曦臣,你在劝我的时候有考虑过这些吗?”

 

“侄儿明白。”蓝曦臣微微颔首,退到一旁,转过头,道,“思追,景仪。”

 

跪在地上的二人微微颔首,而后俱是正儿八经地伏在地上磕了头。

景仪抬手行礼,对蓝启仁道,“景仪自知无法为蓝家传宗接代,可弟子以为,江山代有才人出,蓝家的亲眷不止弟子一人,过去,现在,将来,都是如此。但,于景仪而言,今生今世,良人仅此一人。景仪,已经失去过一次了,不想再错过。望先生成全,也望先生转告长辈们,景仪,希望得到诸位长辈的理解。”语毕,伏首又是一拜。

 

思追亦道,“先生,日后宗主之大事,我与景仪皆可留心。正如家主与含光君之于我二人,我与景仪亦可悉心培养下一代之人才,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十年,阿愿亦不想再经历人生之遗憾。望先生成全。”

 

蓝先生站起身,眼神复杂地看着眼前伏在地上的两个得意门生。

许久许久之后,蓝先生似乎也是想起了什么陈年往事,叹了口气,“罢了。你们二人,都去冷泉静静心吧。也不必如此忐忑不安了。”

 

“老夫,未曾想过难为你们。”

“不同的人,求情的事,这么多年间,已经三次了。老夫也累了。”

“老夫没有觉得你们自寻歪道,只是觉得,还是有些许遗憾罢了。”

 

二人一怔。

 

下一秒,只听蓝启仁轻道,“曦臣,你与忘机的婚事都未曾大操大办,一来蓝家本来行事从简,二来的确是当年老夫私心怕与人家笑话。如今想来,倒不如不落人口实。稍微准备一下吧,挑个良辰吉日。让这俩孩子成婚吧。”

 

蓝景仪“噌——”地一下起了身,又被思追扯了一把衣角,这才老老实实跪了回去。

他鼻子一酸,感觉自己又忍不住要哭了。

思追也是极为兴奋,他感受到了身边人的情绪波动,伸出左手,搭在了景仪的手背上,似是安抚。

 

“谢叔父成全。侄儿这就着人下去办。”蓝曦臣面露喜色,笑容比起平日更是让人觉着温暖,景仪与思追二人在下面皆是感激地望向自家家主。

 

待蓝曦臣离开屋子之后,思追与景仪再度叩首,“弟子多谢蓝先生成全。弟子先行告退。”

蓝启仁点点头,微微侧过身去。二人对视一秒,默默地退了出去,轻轻合上了屋门。

 

不出五日,蓝家的请柬已经递到了各大仙家门派。

 

正在金麟台正殿核对清谈会账目的金凌刚从手下手中接过请柬,略微有些纳闷儿,按理来说,蓝家人不喜宴会,除清谈会之外,不会操办什么大事,什么情况?

细细一看,哟,自己的俩发小要办昏礼了啊?蓝家那老头儿居然应允了?真是喜闻乐见!

不容易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金凌顺手搁下账本,吹了一声口哨。

仙子应声,破门而入。

金凌摸了摸仙子的头,“走!咱们出去!挑些个礼物!”

 

莲花坞这边就不一样了,蓝曦臣亲自登门“拜访”了自家道侣,告知了这一喜讯。

江澄用指节敲了敲桌,“蓝曦臣,不是我提醒你。办昏礼,可是要摆宴席的。你们蓝家的宴,别家吃的惯吗?”

“……”

江澄坐下,往椅背上一靠,说,“你能走个后门,让我家的厨子去你们蓝家做菜吗?”

“……”

江澄咬咬牙,自己真心非常不想去姑苏吃那难吃的蓝家饭菜,平日里他对那边的饭菜都是敬而远之,是以每一次的约见都是蓝曦臣从姑苏跑到云梦来。“蓝曦臣,本宗主今天大发慈悲,允许你在莲花坞多逗留几日!”

“几天?”

“三天。”江澄翻了个白眼,“你事情不是挺多吗?”

“都不及你重要。”蓝曦臣就这样笑眯眯地说着猝不及防的情话。

江澄黑了黑脸,感觉自己又被调戏了,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抻开一掌,道,“……五天,不能再多了。”

“好。”蓝曦臣拱手,装模作样地严肃道,“宴席的事,就有劳江宗主了。”

 

其余仙门百家反应不一,有褒有贬,有说蓝家做事欠妥的,有说蓝家罔顾人伦的,有说蓝家皆是性情中人的,有说蓝家最是有礼但不拘礼的。但无论他人如何评说,思追与景仪的昏礼已是板上钉钉之事,这一年二月为卯月,与戌六合,故定在了此年的二月初十,也就是半月之后。

 

那一日,云深不知处难得热闹了一番。

姑苏蓝氏、云梦江氏、兰陵金氏、清河聂氏、眉山虞氏、巴陵欧阳氏、乐陵秦氏……大大小小的家族齐聚一堂,少见地抛开了公事,一团和气。蓝启仁坐在最上边,面上是少有的温和。

 

魏无羡想往厨房里冲,江澄就挡着死也不让他进,大吼:“你想让整个宴会上的人被辣上天吗?!蓝二公子你赶紧把他拖走!别让他来这儿捣乱。”

蓝曦臣和蓝忘机一人拉一个,生怕打了起来。

 

金凌才不管外面那些老生常谈的寒暄套路,偷偷引着鬼将军一起,去里屋给两位主角送礼去了。按理来说新郎和新娘应该分开,但这二人毕竟是一起住在兰苑的,而且夫夫之间本不怎么分男方女方,是以正坐在一起腻歪。

 

金凌敲门进去后,看到的便是在安抚情绪紧张的景仪的思追。

只见思追一脸好笑地看着还在怀疑人生觉得这是梦境是幻觉的蓝景仪,好像牵牵手,亲一亲,抱一抱都没有办法让蓝景仪回过神来。

 

金凌“呵”了一声,“发什么愁?打一巴掌就好了。怕破相的话,掐一下,往死里掐的那种。”金凌瞥了一眼没出息的蓝景仪,然后狠狠拧了一下他的手臂,疼得蓝景仪大叫。

没几秒种,蓝景仪会了过来,怒骂,“大小姐!你下手这么狠做什么?!”

“啧啧,真是多少年没听你喊这声‘大小姐’了……瞧你这样!我和温叔叔带了礼物,你俩看看。”金凌看了一眼微笑看着景仪的思追,内心默默腹诽了一句:真是攻、受、分、明。

 

然后继续在心中为蓝景仪点了根蜡——不管你长得多高,是不是比思追高,你的幼稚已经注定你在下面了,默哀。

 

蓝景仪自然不知道金凌在想什么,大大咧咧地说要看礼物。

金凌拿出了袋子,里面装着四色糖①,“喏,实在不知道买什么,想着你和思追都爱吃甜食,就买了。”

“多谢。”

 

温宁则从外面拖了十二斤糯米和三斤二两砂糖②来,又轻轻推到了自家温苑小公子身边。

“宁叔叔?”思追眨眨眼。

温宁一笑,“到时候做些汤圆,好吃的。”

“谢谢宁叔叔。您真是……太辛苦了。”

“呵呵,凶尸不怕累的。”

“叔叔等会儿要来看吗?”

温宁摇摇头,“不了,被发现了就不好了。你以后,要是有什么事,也可以来找叔叔的,叔叔一直都在。”说罢,稍微帮忙理了理思追的衣物。温宁细细打量着蓝思追,在心底悄悄道,“姐姐,你看到了吗?阿苑公子,已经长大了。”

 

两人的造访,使得蓝景仪的心态慢慢恢复了过来。

虽说也还是有点紧张,但他也能感到,身边的思追也是如此。

既然这是常态,那也没什么可以担心了。

今天过后,终于可以和思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真好。

 

昏礼上的人们什么神情,说了什么,笑了什么,闹了什么。

蓝景仪并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依旧在恍惚间拜了三拜。

上面坐着的是先生、泽芜君和含光君。

他们都在对自己微笑。

而后夫妻对拜的那一瞬,他盯着思追的眼,心跳如雷。

下一秒,响起了身边人的惊叫声,不知道是自家人,还是别家人,都将“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的规矩忘得一干二净。

 

思追,他在做什么?

他拉过自己,轻捏着自己的下巴,然后抚着自己的脸,吻了吻自己的唇,是这样吗?

蓝景仪的脑袋“轰——”地一声像炸开了一样。

他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吻了自己?

一时间的错愕震得他都忘记了如何回应。

等到清醒过来的时候,眼前是思追眉眼间的笑意。

幸福一点一点的包裹住了心房,蓝景仪觉得,此生当真是无憾了。

身边人的反应被彻底抛在了蓝景仪脑后。

 

“还愣着干嘛?进洞房啊!!”金凌起哄着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

“就是就是!合卺酒!合卺酒!别忘了合卺酒!”欧阳子真在一旁疯狂点头附和。

众人赶紧让路的让路,鼓掌的鼓掌。

 

二人被推搡着进了洞房,魏无羡在一旁嬉皮笑脸地说:“恭喜!我们不会闹你们的。你们放心大胆地做。”

蓝景仪老脸一红,“魏前辈你在说什么啊……”

思追狐疑的看了一眼魏无羡,魏无羡回头看了一眼蓝忘机,道,“二哥哥,我们都不会闹,对吧?”

蓝忘机眼神柔和,“嗯。”

 

金凌把两人一推:“别磨叽,进去吧。云深不知处禁止那什么,我们哪里敢闹洞房,放心吧。”

说完就贴心的把门合上了。

不过显然金凌、魏无羡都是想要听墙角的,含光君和江宗主难得默契地对视一眼,一人拎一个打包带走了,就连蓝宗主也少有地禁了这二人的言。

真是有苦说不出!

大舅和外甥组在心里默默流泪。

 

房内,二人各剪下了一缕头发,小心翼翼绾在了一起。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思追虔诚的将结好的发捧在手心,问,“方才,你是不是吓到了?”

蓝景仪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摸摸鼻子,“……嗯。有点……惊讶。”

思追起身,轻道,“今后的惊讶可能更多。”说话间便又拿来了已经备好的合卺酒。不过只是转头的功夫,思追就发现景仪开始开小差了。

“在想什么?”

蓝景仪下意识脱口而出:“更多的……什么惊讶?”

思追低低地笑了,苏到了景仪心里,这一瞬间,蓝景仪觉得自己的心跳又一次加速了,思追这般的温润公子,怎么能不叫自己心动?

“喝完就知道了。”

 

只是在放下手中的匏瓜之后,思追就摘下了自己的抹额。

他引着景仪坐到了床沿,摊开手,在景仪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什么的时候,就用抹额绑住了景仪的双手。

思追将景仪缓缓推到床/上,双臂撑在他两侧,半跪在景仪之上。

温润的气息撩拨得蓝景仪心里发痒。

“景仪,”思追低下头,吻住了他的唇,伸出舌尖轻轻一勾。

只感到身下人微微一颤。

思追一笑,俯在对方耳边耳语,“景仪,”

 

“你今晚,要是我的人了。”

 

END.

 

①四色糖:冰糖,桔饼,冬瓜糖和金茦,寓意白头偕老,甜甜蜜蜜。

②男家准备十二斤糯米和三斤二两砂糖,给女家做汤圆,寓意圆满。

评论(18)
热度(160)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