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楚云深·番外三

今天6000+,四个小部分。

第一篇夜猎会有剧情,但也只是一点点,描写比重略微偏向金凌,追凌、仪凌友情向。我们的金凌宝宝表示被糊狗粮的滋味很不好——“仙子,给我咬他们!冲鸭!”(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后面几篇比起第一篇就没什么内容了,而且比较短小,谈恋爱嘛,有童年时暗戳戳的小心思,也有长大后光明正大的秀恩爱。请大家放心食用,一个虐点都不会有=w=

番外三 恋爱小甜饼

(1)夜猎  比较正经的番外(小朋友组场合  附赠一个金·炸毛·被塞狗粮·二人世界里不配拥有姓名的电灯泡·欲哭无泪·凌)

 

今年的清谈会是在金麟台举办的,这已经是金凌第二次以家主的身份一手操办清谈会了,是以整个程序都走得非常顺利。世人都说,现在这兰陵金氏的家主,虽是四大仙首中最为年轻的一位,但气魄并不输其余三人,处理公务之时有条不紊,当真是年少有为。还有人说,这也多亏了云梦江氏的江宗主将这个孩子一手带大,如今的金宗主,该是能让江宗主倍感欣慰吧。

 

不过事实上现在本应“倍感欣慰”的江宗主正站在金凌的宅院门口,眉头紧锁,黑着脸提着紫电,全身上下的怒气实体化一般地逼向金凌的侍从们,“你们宗主,人呢?”

都道是江宗主人脾气奇差,那六位侍从齐刷刷地跪了下去,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回江宗主的话,宗主他……出,出门夜猎了。”

“和谁?”

“和……蓝家的两位公子。”

江澄冷笑一声,这孩子,胆子变肥了啊,上一次还战战兢兢跟在自己身后问这问那,生怕第二天的会议主持自己做不好,呵,这次居然敢不好好准备明天的会期,就这么跑出去和蓝家那两小子鬼混!知不知道金家多少双如狼似虎的眼睛盯着?这小子……还真当我年纪大了管不了了?!

“等他回来原话转告给你们宗主,叫他写一份今天的会议批注送到我那儿去。分析得不好,我打断他的腿!”

“是!”

江宗主满意地点点头,提着鞭子慢悠悠地踱出了宅院,想想孩子们也这么大了,也不用自己时时刻刻盯在后面保护了,心里闪过一丝别扭的情绪,然后幽幽地掉了个头往别院的方向走,兀自去找泽芜君去了。

 

正在数百里外的青云山①夜猎的金凌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金公子,夜里寒气大,小心着不要感染风寒。”思追如是说道。

景仪翻了个白眼,“他这么大个子一人②,才没那么容易病呢,我猜,八成是有人在骂他。”

金凌抬起胳臂肘捅了一下身边的景仪,“就你话多!谁敢骂我?!”

“你确定你今天偷偷和我们跑出来不会得罪你舅舅?”

“这……”金凌秒怂,舅舅要是知道了,肯定又要嚷着打断他的腿了。“他……这么晚了……不会去查我的房吧?”

蓝景仪呵呵一笑,“他会不会去你心里还没点数吗?上次金家办清谈会的时候,你只是到我房间给我看了看你的主持词,一刻钟都不到,江宗主提着紫电就杀过来了,搞得像我把你绑架了一样。”

“……”

 

“嘘,小点声,都过来,我们快到卢家坟③了。”思追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景仪和金凌二人这才没有继续瞎扯下去。

 

这边不能和金凌继续打闹的景仪觉得有些许无聊,于是悄悄地靠近了思追,近了一点儿,又近了一点儿,然后索性伸出自己宽大的手掌,轻轻覆在了思追的手上。金凌和景仪并肩走在一起,默默选择向旁边挪了一步,又放慢了脚步,比前面二人慢了半拍,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思追本身看起来年纪就小,皮肤也是一等一的好,“肤如凝脂”四个大字立刻浮现在景仪脑海中,于是他控制不住自己作恶多端的手,小心翼翼的从思追手背滑过,看思追并没有阻止他,便一路往上摸到小腕……

 

思追眯起眼,右手反手一抓。

!!!

“乖。”思追温柔地说道,与他十指交扣,“不要闹了,先去夜猎,晚上回去再说。”

 

“……”金凌在后面握紧了岁华的剑柄,恨不得要把它捏断,蓝家人断袖都像魏婴看齐吗?一样的旁若无人简直是让人各种羡慕嫉妒恨……哦不,我是不会承认我羡慕这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和自己一起长大的断袖的,绝不!金凌扶额,觉得脑袋疼,自己为什么要来自取其辱……我恨。正低下头正思考要不要选择自戳双目,他就看见自家的仙子跟在脚边两眼汪汪地对着他,那眼神就像在说“主人,我饿了。”

 

——貌似……自己出门前,的确忘了给仙子吃食。

 

金凌抑郁了,瞬间觉得自己今天出门诸事不顺。一抬头,就又看见蓝景仪侧着脸,把脑袋搁在思追肩上,嘴巴都快要亲上人家耳朵根了!我说!那边那个蓝景仪,你能不能不要笑得那么憨啊?你能不能笑得邪魅一点!这么蠢是要闹哪般?你看看人家思追现在哪有心情跟你打情骂俏嘛!

 

下一秒,思追侧过头,应该是从一个他看不到正脸的角度,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下景仪的脸颊。只见景仪脸上立马绯红一片。

!!!……这打脸真是来得比龙卷风还要快。

不要以为我看不到全脸就不知道你们在干嘛好吗?景仪你居然那么害羞!那么大个子居然是个受能不能有点出息?!金凌别过头,表示真的没眼看了(/口╲),下次我绝对不要再跑出来跟你们俩混了!绝不!墓地里调情,就问除了他们俩还有谁?还有谁?!

 

“咳咳,”金凌气结,觉得自己有必要打断这对狂撒狗粮的人的腿……不不不,不是,是要打断他们俩之间这旖旎的气氛,以免自己会因为生气而当场暴毙,“我们……该往哪儿走?”

 

景仪直起身,道“这不是就……已经到了么?”

话音刚落,仙子就开始狂吠起来,三人皆是收起了原本轻松的神情。金凌蹲下身,顺了顺仙子的毛,接过话茬:“嗯。有东西来了。”

 

三人的剑已出鞘,静候他们今天受人所托要除的食人妖兽——蛊雕。

“咚——咚——”

这是利爪砸地的声音。

寒风呼啸,树林里的叶片被刮得哗哗直响。好在,这并不影响三位年轻人的耳力。

 

三人眉头紧锁,一动也不动,皆是盯着传出声音的那片阴影地带。

不一会儿,黑暗中渐渐显出了一个身形约两丈高的怪物——那庞然大物似鸟非鸟,似兽非兽,它张开那血盆大口,满嘴尖利的獠牙闪烁着寒光,不禁令人汗毛倒竖。

“是蛊雕!④”景仪叹道——蛊雕的确是凶兽,但如今已经很少能够见到了,一来这东西幼年时极其脆弱,容易夭折,存活率低;二来成年的蛊雕食人,对平民百姓的危害极大,曾经,仙门百家多次捕杀,猎杀率极高。有生之年能够亲自捕杀一次,景仪觉得也算是运气还不错。

 

“小心些,这只修为恐怕有点高。”金凌说道,“两丈有余,不仅成年了,还是已经修出了蛊音的蛊雕,没活到一千年怕是也有个八百年了。”

修炼出了蛊音的蛊雕,简单做个类比来说,就像是仙人中能飞升成神的那一类。极少有蛊雕能够做到这一点,蛊音,顾名思义,就是拥有了蛊惑他人的声音,能够让人、让猎物产生幻觉,变得毫无缚鸡之力,然后就能轻松将其塞入牙缝了,省时省力,简单粗暴,还基本上避免了与高修为的人类打斗的危险。

 

景仪与思追相视一笑。金凌这便想起了,蛊音这种东西自然是有解的,蓝家人修习的音律便是很好的应战手段——说白了,若是蓝家人之中修为上乘之人奏乐,不要说是防守,就是直接让蛊雕的蛊音以数倍的能量反噬它自身都可以的。

 

思及此,金凌抱起仙子就往远处的大树跑,准备躲到树上去观战。自己的朋友们应付这东西绰绰有余,出于信任就不用磨磨唧唧地一哭二闹三上吊,非要留下来当个摆设。

 

那蛊雕似是发现了金凌的动静,展开翅膀准备去抓他,景仪大吼一声:“唉唉唉——那边那个大家伙!看这里看这里!你的对手是我!!!!”

此时的思追已经化作琴身,安静地躺在景仪手心,等待他拨弦的那一刻。

《琴音秘谱》的上卷中,有一曲,名为《埋伏》,后半部分激昂而高亢,适合对付这种凶猛的异兽。抹、散、托、劈、打、挑、撮……蓝景仪气定神闲的奏着曲子,轻重缓急拿捏得恰到好处,电光石火之间,那蛊雕已经被音律困得无法动弹。

 

它仰天长啸,发出了可怖的叫声,只见那声音波状般散开,冲向了四面八方。蓝景仪见招拆招,手指在弦上重重一滚,便截断了蛊音传播的方向,又轻轻一轮,辅以法力用实体化的琴音将蛊雕从上至下严严实实地罩住。那蛊音迅速反弹回蛊雕身上,急剧吞噬着它的主人。

 

游、鱼、摆、尾……一拂、一弹,轻轻松松地让蛊音加快了吞噬的速度。

 

金凌看到差不多了,啧了一声,“效率还挺高。”说罢从树上跳了下来。等到他走过去的时候,蛊雕已经化作一缕轻烟,飞向了天上。“去西天了。”金凌如是想,走向了景仪和变成人的思追。

 

正准备告知他们差不多该回去的时候,耳力极佳的金凌忽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思追!刚刚我的手法怎么样?”

“不错。”

“嘿嘿。”蓝景仪咧嘴一笑。

“不过我确定,尚且……还不能赶上我。”思追抬手挠了挠景仪的下巴,“回去吧。”

听起来似乎是在说刚刚景仪弹思追琴的事,但是又好像不全是……

话中话让金凌一下子被定住了一般,迈都迈不开腿。

我屮艸芔茻,这两个人,能不能消停点?!景仪就算了!怎么蓝思追也跟着他胡闹!

金凌沉默,他开始慢慢觉得……这两个人,在不久的将来或许会成为魏不要脸的得意门生!

嗷呜——自己在这里当电灯泡到底是作什么死?!

舅舅,我错了我不该偷偷溜出来的!

 

一回到金麟台,身心俱疲的金宗主在与二人告别之后,步履沉重地走进了自己的宅院。

一推开大门,只见自己的贴身主管站在院子中央,身后跟了一排面色沉重的侍从与侍卫。

还未等金凌开口,主管便向金凌鞠了一躬,说,“宗主,江宗主两个时辰前来过了。他让我们向您转告,请您将今天的会议批注送到他那里过目。如果……如果分析不到位……他……他就要……打、打断您的腿。”越往后,声音越小,话也有些结巴了。

金凌脑袋一翁,大叫:“什么?!——”

舅舅……我真的错了啊……啊——

 

①这里描写的青云山是位于现在山东省临沂市临沭县的那座。

 

②26岁金凌的身高私设:181.5cm(我不会告诉你们这参考了AC官微名片上给出的姐姐和姐夫的身高,然后用公式算出来的hhhhhhh)

 

③注释里讲一下关于卢家坟的传说吧,大家可看可不看,对读这篇番外一点影响也没有,毕竟我的重点是让追仪夫夫秀一下恩爱。喜欢民间故事的宝宝可以了解一下,没什么坏处的。

 

康熙年间,青云山上兴建了一座天齐庙,传闻那时候的庙主是卢家庄的卢员外,最先开始,卢家的墓地选在了青云山前怀,风水极佳,自此卢氏人丁逐年兴旺,出仕做官的人也一年比一年多。后来有一日,一位风水先生来到此地,觉得长此下去对此地其他百姓无利,便有意破坏风水,劝卢员外将天齐庙迁到山后离古墓北十多步远,这样会更加兴旺。卢员外信以为真,迁了庙,可随后,卢氏便日渐衰落,离世的离世,辞官的辞官。民谣有云:“先有天齐庙,后有卢家坟。迁了天齐庙,毁了卢家人”。——参考百度百科

 

④“又东五百里,曰鹿吴之山,上无草木,多金石。泽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滂水,水有兽焉,名曰蛊雕,其状如雕而有角,其音如婴儿之音,是食人。”——《山海经·南山经》

这里只有名字和外形借用蛊雕的设定,其余的依旧是自己瞎编的。

 

(2)启蒙 小甜饼之论话本的启蒙作用

 

景仪非常喜欢看话本,这一点思追从小就知道。

小时候每次从外面买了新话本,景仪就会暗暗把书皮换掉,至少让它们从外表上看起来像个正经书。

蓝老先生的课总是能让人哈欠连天,是以景仪总是悄悄地在先生的课上读,可惜了,他那疯狂上扬的嘴角总是能暴露他并没有在认真专注于学习。

一经发现,话本销毁,而后家规处置。

景仪每次都委屈巴巴地说:“我错了。”

倒立抄完家规,嘿嘿一笑,要么去酒楼听书赶在宵禁前奔回来,或者万一不小心过了时辰翻墙跳进来,要么就是又下山淘话本去了。

下一次,他就能用实力轻松给蓝家上下演绎一番什么叫做——“我错了,我下次还敢!”

恶性循环。

 

和景仪住同一室的乖宝宝思追并不会告发小景仪。

因为他觉得既然景仪每次能笑得那么开心,那必然是很有趣的东西。

事实上也的确很有趣,每次景仪听完书回来,或者是读完某一本话本,就会冒着星星眼,兴奋地给思追讲自己听到的故事:什么莳花女的故事啦,夷陵老祖的阴虎符啦,灵岩山上的蛇妖啦……

每次,思追总能被景仪的故事吸引住。久而久之,他对景仪看的话本越来越好奇。后来……他也偶尔会翻看那么一两本。再后来,景仪要是宵禁时还没回来,若是有人查寝,便顺口还帮景仪搪塞过去。

 

某一日,思追坐在院子里沏茶,从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发现了正鬼鬼祟祟溜进房间的景仪,胸前鼓鼓的,好像塞了什么东西。

这比话本还要令人好奇。

有什么必要躲着自己吗?

思追停下手中的动作,决定悄悄查看一番。

 

只见景仪悄声进了里屋,左右瞅了瞅,似乎就是在确认思追是不是在屋里。

他轻轻拉开自己放衣物的抽屉,扒开了两件衣服,然后放了什么东西到里面,再把衣服往上盖好,推进去。

景仪面容紧张,一回头就发现门口的思追笑眯眯地看着他。

“啊——”大叫一声。

思追决定还是不要戳穿了,于是说:“你叫什么哦?有什么躲着我的吗?我沏好了茶,刚从院子里过来。要喝点吗?”

景仪额上还冒着汗,“额……嗯?”

“茶。果茶,你最爱喝的。要吗?”

“要、要要要!我……我们走吧。”景仪赶忙往门口跑,拉着思追去了院子。

离开前,思追往后一瞥,眼神锁定了那个神秘的抽屉。

 

那天晚上,思追趁景仪沐浴的时候,悄悄翻出了那个令他生疑的东西。

1,2,3……谜底揭晓!

抽出来一看——话本。

???

这有什么好躲的?

思追幽幽地想,景仪莫不是被人夺舍了……这没必要躲吧?

我看看,《品花》①,名字好听。【防止有的宝宝没有会意,我直接把注释写在这里:①《品花》,中国古代十大禁/书之一,讲述了青年公子梅子玉和男伶杜琴言的爱情故事。】

“京师演戏之盛,甲于天下……”嗯,看来又是上流公子与民间伶人的故事……

扫了几行,思追觉得文笔委实不错,心中更疑惑了,为什么景仪要躲自己?

思追委屈!

不过几章之后,脸皮略薄的思追的确觉得自己浑身都快烧了起来……

景、景仪啊……

你怎么、怎么就带了这样一本书回来了呢?

 

他默默地合上了书,原封不动地把《品花》放了回去。

口中念着家规,这才慢慢冷静下来。

等到景仪出浴之后,看到思追站在原地发愣,眼神迷离,像魔怔了一样——这下轮到这一位莫名其妙了。

“思追?”

思追回过神来,看着寝衣因沾湿而微微贴在身上的景仪,半晌没说话。“秀色可餐”这个成语一冒出来,吓得思追赶紧跳上了床,把脑袋埋在了被子里,脸上其实已经烫成了一片。

少年的心思啊,真的是捉摸不透。

 

“思追,你还没沐浴,这床单……”

“我、我这就去了。”思追匆匆忙忙拿了自己的衣服,逃走了。

留下景仪在风中凌乱——

思追……没犯病吧?

 

(3)情书  一个容易出戏的小剧场

 

在交往多日后,自诩熟习恋爱套路多年的蓝景仪觉得自己真的是很不应该!非常不应该!那日思追表白的时候,是写了一封情书的。可自己什么都没给思追,这……实在是不应该!

 

于是备了纸笔,开始奋笔疾书。

 

“从前,你走的第一天,我想你;你走的第二天,想你想你;你走的第三天,想你想你想你。”①

“如今,能够重新和你相会,我的幸福感实在太大了。”②

……

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景仪微微抽了抽嘴角,只觉得自己大概是年少时话本看多了……

写的时候还不觉得,读起来怎么这么怪呢?

 

叉了重写。

 

然后他陷入了写了叉叉了写的死循环。

思追从屋外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书房里一地的宣纸团。

桌案前的那个人一看到思追走了进来,疯狂扑了过去,吓得思追还以为景仪受了什么刺激。

“怎么了怎么了?”

 

“思追!!!我写不出来!!!!!”景仪跪在地上,抱着思追的腰就是一顿狂蹭。

思追一头雾水,“写不出来什么?”

“哇——”眼前的景仪号得像个200斤的孩子,惊天动地。

“嘘,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的。”

景仪瘪着嘴,委屈巴巴地说:“情书。”

“!!!!”

 

思追蹲下,牵起他的手,“景仪为什么突然想写情书了呢?”

“你上次给我写了!我还没有给你写!”

“不用给我写呀,我们俩之间不用拘泥于这些的……”思追说完,在对方鼻尖上落下一吻。

“可是应该礼尚往来啊……我真的什么都没给你……”

思追一愣,笑容逐渐放大,道,“景仪小傻瓜,”

 

——“你不是,把你给了我吗?”

 

①② 两句都是琼瑶写的句子!稍微改动了一点点。

 

(4)上妆 小段子之土味情话

 

思追:“景仪,你觉得我像什么?”

景仪:“像精致的妆容。”

思追:???

景仪:越美越想上!

 

思追觉得,有必要晚上和景仪在床上好好探讨上下的问题了。

2018-08-15  | 99 12  |     |  #追仪
评论(12)
热度(99)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