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楚云深·番外二

新来的宝宝戳这里看前文0v0:http://eryuechushi799.lofter.com/post/1f85ad1b_ef2b7dc6

初步打算接下来加上这篇,一共四个番外(也有很大可能是小甜饼),分别是四个场合:表白的小双璧,恋爱的小双璧,新婚的小双璧,老夫老妻模式的小双璧。日更正好到七夕,计划通√ 个人现在的设想是后面的三篇会甜一些,而今天这个可能就属于糖里带毒(当然也不是那么毒……都HE了能虐到哪里去?)的那种。

想了想,作为一个完全没有谈过恋爱的老阿姨,我很疑惑我为什么要虐自己……是嫌最近在空间和票圈被虐得还不够多吗?(肝疼)

番外二 心意

 

“景仪!你再喝下去,就要到宵禁的时辰了……”

“我不!你让我喝!”景仪很显然已经醉得差不多了,眼睛一眨一眨地,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思追,“今天!!高兴!!!”

“你想抄家规?”思追道。

“我都多大了还抄家规?!”景仪嚷嚷,心中的小火苗窜了上来,很是不服气。伸出双手,摊在思追面前,一根指头一根指头地掰着“1,2,3...10... 嗯?不够了……反正就是……很大很大了,过了那个年纪了。”

 

思追决定不跟醉鬼一般见识,认命的抬起手,毫不犹豫地直接截下了景仪再一次往唇边送的酒杯,“不许喝了,你看看都醉成什么样了。”

“怎么了嘛……”对面的这人小小地抱怨着,语气里带了一点撒娇的意味,大概是知道面前的人其实不会真的对自己生气。

 

“好了,乖。”思追绕到桌子的这一边,轻轻把景仪环在怀里,顺了顺毛,“好不容易这么久都没被罚了,继续保持好不好?我们景仪这么乖,对不对?”

 

景仪顺势搂住了思追的腰,咂了咂嘴,心满意足地答道,“好,景仪很乖。”

“那我们现在回去?嗯?”

景仪抬头,犯傻一般对着思追痴笑,“回去干嘛?”

“睡觉。”掷地有声。

“!!!”

 

思追忍着没有笑出声,看见眼前的景仪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他小脑袋瓜里在想什么。耳根子也红了,欸,真的是很可爱啊。思追觉得有趣,一时起了逗他的心思,于是鬼使神差地捏住了景仪的耳垂,肉肉的,很软,很舒服。思追勾勾唇,道,“哑了?走吧,回去睡吧。”

 

景仪有些呆呆的,但还是下意识点了点头。思追走在他前面,结了账,而后牵起他的手,把他带出了饭馆。就这么牵了一路。

虽是夜晚,但小镇上依旧是热闹非凡,身边是各种各样的路人,耳边是各种各样的声音,路边是各种各样的小摊,万家灯火,点点繁星。如此喧嚣的地方,思追的心却无比安宁,他轻笑,自己的心意还是等身后的小傻子清醒之后再说吧。

 

他曾把自己的心思悄悄地藏在心里,藏了很久很久,一直没有告诉对方,也没有说给任何人听,连含光君都不曾。

 

他不敢,他害怕,他怕他拒绝,他怕今后连朋友关系都无法维持。他甚至还想到了会大发雷霆的蓝先生,以及蓝家上上下下的人会对他异样的目光。

后来,含光君和魏前辈终于在一起了,他真的很羡慕,他觉得他真的也很想把自己的心意告诉自己中意的那个人,无论之后会发生什么。

 

可未曾想,他生前没能等到那一天。也没人知道,他曾在那妖物面前求生的愿望有多么强烈,他渴望活下来,至少还想见那人一面,在灵魂沉入灵机琴的那一瞬间,他低低唤道:“景仪……”可是,没有人能够听得见了。

 

后来,他是被一声声琴音唤醒的,那时他以亡魂的形态被封印在了琴中,动弹不得,但却能够感知到外面的声响。

——可是,这把琴不是已经不会再有人弹奏了吗?

他暗暗想。

一曲终了,他终于听到了琴边之人那熟悉的吴侬软语——

“思追……”

那是他朝思暮想的人。

 

十年,同样熟悉音律的他不可能不知道奏琴者的心思。

七年的哀思,听在思追耳里,痛在思追心里。三年前,当他的景仪听到他能够化形开始,所奏出的琴音中便有了期待。

那时候,景仪每天都会问他各种各样的问题,讲许多许多的话,就好像永远说不完一样,絮絮叨叨的景仪很可爱。思追如是想着,一边听一边在心里暗暗与他对话。

后来有一日,景仪说:“思追,我心悦你啊……”

 

我知。

我也是。

 

一路上,他就这样静静地牵着他。

这样两位谪仙般的男子只是站在那儿,都能引得旁人为之侧目,而现在在众人眼中,是一位年轻的小仙师引着一位八尺有余①的昳丽男子走向通往云深不知处的山间小道,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如今,思追被人这样盯着,倒也觉得无所谓了。

 

待二人回到兰苑时,景仪似乎是感到自己回到熟悉的地方了,这只原本还带着一丝乖巧的温顺巨型犬忽然炸毛,嚷着要直接上/床了——“睡觉!思追!陪我一起睡!!!到我床上来!!!”

思追正紧盯着这个其实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男子,心里有些发痒,当然,让他今天就对景仪做什么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回来第一天,两个人只是一起像从前那样下山出游了一番,其实还尚未互通心意。犹豫再三,我们的乖宝宝思追真的发愁了……到底是哄他去沐浴更衣,还是就让他直接就寝算了呢?

 

“思追!你快过来嘛……”景仪已经兀自脱下了斜和外袍,麻溜的往床边一坐,顺手拍了拍床沿,叫思追过去。

思追摇摇头,“景仪,沐浴。”

“累了……”景仪觉得很难过,思追竟然不过来!他竟然不过来!委屈!

思追摸了摸他的脑袋,安抚道,“我一会儿就来,你先睡吧。”

“哦。”还是好委屈!

思追转身,备水,一边整理洗漱的用具,一边暗暗思忖着,景仪,这么多年憋坏了吧?明明原本是那么活泼的一个人,以前成天调皮捣蛋,说他是这一辈蓝家子弟中最不守规矩的都不为过。结果却因为自己的离开,硬生生把他自己逼成了一个看似成熟稳重的楷模弟子……内心压抑了很久吧?其实景仪心里,还是住着那个在我面前会撒泼打滚、口无遮拦、想什么做什么都天马行空的景仪吧……

 

真是难为他了……

蓝思追坐在浴桶里,回头看了一眼屏风,也不知屏风后面的人乖乖睡了没有……待会儿还是给他擦擦身子换件衣服吧。明天要和他去泽芜君和含光君那里,总不能真的就让景仪这么邋遢的睡了。

 

换上寝衣之后,思追从屏风后出来,发现景仪已经熟睡了。

于是,他从柜子里拿了换洗的干净衣服,又备了一盆热水,轻轻摘下他头上的抹额,一层层褪下景仪的衣物,只留了一条衬裤,开始小心地为他擦拭着,生怕把眼前人惊醒——不过事实上,他多虑了,毕竟景仪真的已经醉得不省人事。

 

白皙的脸庞,清秀的眉眼,精瘦的身材……眼前人的一切无不刺激着思追的感官,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就这样安静地躺在自己身下,任自己搓扁揉圆,没有人不会心猿意马。思追一边擦拭着,一边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幸而他自幼在蓝家受的教育已经让他拥有极佳的自制力了,因此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他给景仪换上了寝衣,又端了毛巾和水盆出去,然后才坐到了景仪的床边。许久,他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思追想要记住眼前人现在的模样,每一寸,每一毫。他知道自己错过了他生命中的十年,这十年间,自己的心上人已经长变了,变得越来越俊俏,越来越成熟了,当年那个风风火火的傻小子,在正事面前比自己都要沉稳了。

 

景仪嘴角微勾,他在笑,真好,笑就好。

是梦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吗?

这个梦里,有自己吗?

思及此,思追忍不住,俯下身,在景仪额间轻轻一吻,“晚安,景仪。”

 

他轻手轻脚地上了床,与景仪面对面地躺下,单手轻轻搭在了景仪的腰上,然后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靠近之后,只听眼前人梦呓一般地呢喃着,“思追……”

思追把手绕到景仪背后,轻轻拍着,“我在。”

“不要再走了……”

“嗯。”

……

 

宿醉后的蓝景仪起床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己昨天晚上发了什么疯没有啊?出了什么糗没有啊?衣服怎么换了?思追给自己换的吗?昨天他觉得有人抱着自己,是不是思追啊?对了,思追,思追呢?他人呢?

 

蓝景仪心急火燎地跳下了床,迅速整理着自己的仪容。诶,对了,抹额呢?我的抹额去哪儿了?景仪围着屋子团团转,自己平时放抹额挂抹额的地方都没有,怎么办,难道今天出不了门了?正发愁的时候,看到堂屋中央的桌上,放着一卷云纹抹额。下面还压着一张纸。

 

只见上面写道:

 

景仪,今日一早魏前辈便传话让我去静室了,你昨日醉得厉害,因此我没有叫醒你。

景仪,你我二人早已及冠,十年光阴,白驹过隙,如今再见之时,已近而立之年。昨天出门在外,我还没来得及与你好好说说我的这个十年。

景仪,十年里,你的话,我都知道。

不知曾经的曾经,那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说的是你,还是我?

原心不改,是为愿。

今在心上,是为念。

阿念,你的抹额,我已经系上了,这卷抹额,是我的。

阿念,你现在,愿意戴上它吗?

 

①景仪如今28岁,我觉得八尺的身高比较合适了,这里以秦朝的一尺为23.1cm来算,也就是184.8cm,八尺有余,我姑且设定185cm。长得慢且本体已经是古琴的思追没有变,停在19岁那年的172cm了。以及你问我谁攻谁受?审题啊旁友,追仪,追(172cm)×仪(185cm),姐妹们,外表纯良而切开黑的矮子攻了解一下,吃这种设定吗?(轻点喷,阿姨还要脸……)

————————————————

写到一半的时候,我本来想说:思追!不要犹豫!!上了他!!冲鸭!!!!

车门都准备开了然后……不行!阿月你要冷静!那样太OOC了!时机不对!节奏没有那么快!!!

最后景仪宝宝的情绪大家自行想象一下叭,我觉得够复杂,他大概会哭红眼,然后去了静室之后就会是这样一番景象:

 

羡羡:哎哟小景仪怎么眼睛这么红?

思追:(眼神示意)来来来,坐到夫君身边来,亲亲抱抱举高高。

景仪:抱紧。

羡羡:(似乎嗅到了断袖的味道)含光君教出来的两个弟子不得了哦。

汪叽:……

以上纯属无良笔者的脑洞,开心就好www

2018-08-14  | 123 9  |     |  #追仪
评论(9)
热度(123)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