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楚云深(7)

蓝景仪在藏书阁踱着步子,心道:这听起来确实是有模有样的故事,但无法辨别是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还是真的是那么一回事儿?就算是真的,那当年到底是清欢琴的作用更大,还是《共琴》一曲的作用更大呢?

 

眉头紧锁,蓝景仪微微有些苦恼,明明线索更多了,但总觉得更乱了。而且现在只能猜测来龙去脉,却没有办法想出对策。若是《共琴》一曲将琴古蛭和思追都锁在了琴里,那如何能够让思追出来呢?而且,思追现在在琴中是怎样的状态呢?是故事里如阿烟那样一般身死魂存吗?

 

魏无羡轻叹道:“以前从未遇到这等事情。小景仪,不要着急,我再和他们一起多查查。”

 

蓝景仪点点头,微笑,“谢谢魏前辈。我没事的,不急于一时。”鞠了一躬,遂御剑离开了藏书阁,想去一趟蓝曦臣那儿讨论讨论。

 

魏无羡看着远去的蓝景仪,打心底觉得这熊孩子真的是长大了不少。因为《共琴》本是云梦夷陵等地的曲子,魏无羡想了想,和蓝忘机商量片刻,便还是决定去一趟莲花坞。魏无羡拉着蓝忘机轻车熟路地往莲花坞的婉荷轩跑,刚一推门,一只体型硕大但却灵活轻巧的黑影直接扑了过来,伴随着那一声“汪”,我们的老祖前辈腿都吓软了,爆发出了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叫。

 

“仙子!过来!不许胡闹!”而后一声哨响,仙子略有失望地扭头往里屋跑去了,整只狗恹恹的,闹情绪了:为什么不让我到大舅那蹭一下?为什么?!逗他多好玩儿!

 

屏风后走出了一位年轻人,眉间一点朱砂,一身金星雪浪袍甚是夺目。阳光透过窗,轻轻洒了进来,他腰间的岁华闪着点点光亮。“魏无羡,你来找我舅舅吗?”

 

“嘿!你这臭小子……”还处于惊吓中的魏无羡恨恨的咬咬牙,啐了一口。他其实真的很想把金凌脚边的黑鬃灵犬扔出去,然后走到金凌旁边搓他脑袋,可他望了望那犬,然后认命地闭了眼,他不敢啊!

 

“哼,你别指望我叫你大舅。”金凌似乎知道魏无羡想说什么,不过他一张口,还是一如既往地彰显他的傲娇本色,其实一点杀伤力都没有。他忽而耸耸肩,说:“舅舅带了一拨人帮人去除尸了,还没回来。你有什么事先跟我说吧。我过两日才回金陵台,可以转告他的。”

 

“没事没事,我和二哥哥这次要在这边多待几天,还需要江澄收留一下。”语毕,魏无羡收起了平日里的嬉皮笑脸,说:“是关于思追的。”

 

“哦?有线索了?”金凌挥了挥手,将仙子遣到了外边去玩儿,关上门,问道,“景仪知道吗?”

 

蓝忘机点点头,然后静静地在桌旁找了张凳子坐下,魏无羡自动贴了过去。金凌嘴角抽了抽,毫不犹豫地选择坐在了离他们二人最远的桌角边。

 

魏无羡说完后,金凌撑着脑袋想了想,“啧”了一声,吐了吐舌头,真是麻烦,自己刚在金陵台发了脾气炮轰了一堆老不死的,本来想在莲花坞这边休息几日,看来又要回去一趟了。

 

“你回金陵台干嘛?”魏无羡有点不解。

 

“你是说清欢琴对吗?清净的清,欢愉的欢?”金凌看到对方点头称是,解释道,“这把琴的传说是真的,只不过楼里说书的说错了一点,那就是清欢琴本来就是有百年修为的琴妖,不是后来才具有灵识的,只是阿烟姑娘起了恨意之后才出面帮忙复仇的。清欢姐姐其实人美心善,和阿烟姑娘从前是一样的性子。这个我是知道的。”

 

“你小子怎么知道的?”

“小叔叔生前,收藏了那把琴。”

“……”

“现在就挂在金陵台的清乐阁的墙上。”

“……”

 

金凌拿起果盘里的西瓜,咬了一大口,“你留下来等舅舅回来跟他叙叙旧吧。我去趟金陵台,把那把琴给景仪。大舅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办得好的,你放一百个心。”

 

“你……刚刚叫我什么?”金凌听闻,耳根“噌”地一下就红了,狼狈的起身就往外面走。“没……没什么。我去了。”

 

魏无羡大笑,心里开心地紧,也不逗他了,问:“金陵台那边怎么样了?”

 

金凌推开门的手一顿,嗤笑了几声,“那几个无法无天的老家伙没法把我怎么样的。已经轰走了一个,杀鸡儆猴,估计几年之内不会有戏精继续蹦跶了,太碍眼了。”说完头也不回,御剑飞往金陵台了。

 

得,又一个熊孩子长大了。

魏无羡扶额,不过嘴上挂满了笑意。蓝忘机握着他的手,与他相视一笑,魏无羡抬起另一只手,捏了捏自家二哥哥脸颊,然后送上了一记热吻,二人的气息微微有些紊乱……

 

耳畔忽然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电击声——只见江澄斜靠在门框上,挑了挑眉,表情略扭曲,盯了眼前的忘羡夫夫半晌,然后黑着脸怒道,“魏无羡!你他/妈白日xuan yin也要有个限度!给我滚回姑苏去!别来这儿跟我添堵!”

 

今天的莲花坞好像不太平静呢,鸡飞狗跳的,可是这样……倒也还挺好。

 

这边的金凌可谓是日夜兼程,取了琴,给族里的主管安排了几项事宜,然后说道,“听着。原话告诉那几个总是在殿上跳脱的,管他资历如何,回来要是乱了套,家法伺候。再有,跟他们说,上次煽动说要再选仙督的,本宗主现在没空搭理,不服的话下次清谈会上直接提出来,我倒是要看看,世家大族有谁会听他们瞎掰扯!”

 

这之后,他便火速赶往了云深不知处。一进景仪住的兰苑,他就大声嚷嚷到:“景仪!我给你把清欢带过来了!!!”蓝景仪正在书桌前记着笔记,一听到这句话,不禁手抖了一下,字歪了。他右手把笔一搁,把宣纸揉成了一团扔在了一边,用左手按了按眉心,而后三步并作两步往门口走去。

 

“阿凌①,你怎么来了?你刚刚说什么?清欢?是说清欢琴吗?”

 

①在这里安插私设,景仪的性格已经改变许多了,所以不会再像原来那样“大小姐大小姐”那样喊了,考虑到金凌虽然是金家宗主,但这两人关系还是挺好的,而且金凌比景仪的年龄要小,所以现在的话,景仪叫金凌一声“阿凌”。

→蓝愿,字思追,26岁。

→蓝念,字景仪,25岁。(设定比思追小1岁。)

→金凌,字如兰,23岁。(也就是金凌到了取字的年龄时,舅舅就把羡羡取的“如兰”二字告诉了金凌,然后定下了。)

※对应一下,七年前差不多就是原著中的年纪,思追19,景仪18,阿凌16。

2018-08-11  | 84 5  |     |  #追仪
评论(5)
热度(84)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