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楚云深(5)

木桌上茶香袅袅,蓝景仪隔着雾气观察着鬼将军变幻莫测的神情,凶尸本应不会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有那么一瞬间,蓝景仪感受到了一丝丝不真切。温宁将琴谱摊开,仔细翻阅,厚厚的古籍躺在手心里,好似千斤重,页面上的音律恍若向观者诉说着一段段遥远的神话。温宁抬起头望向远方,不知是回忆起了怎样的往事。

 

“景仪公子。”他深吸了一口气,“温宁并不通晓音律,只是略知一二。不过可以告诉您的是,这本书,记载的是当年岐山温氏的乐谱。”

 

“温氏?!”蓝景仪吃了一惊,对于他这一辈人来说,岐山温氏的传闻都已经是一个又一个遥远的故事了,无论是那不夜仙都,还是那炎阳大殿,亦或是讨伐温氏的射日之征,他都没有亲眼见过、经历过。

 

“是的。温氏被清剿之后,藏书楼里的典籍大多被各家修士清点整理,而后各取所需,带回了自家仙门,少数散落在民间。这本《琴音秘谱》,便是由姑苏蓝氏保管留存,虽然也并不知道当年是谁带回了蓝家。”

 

蓝景仪仔细回忆了一下,“这本书,我们没有通习过。”

 

“这是自然,墙倒众人推,温家的东西,仙门百家自然会列为禁品。”温宁解释道,“这些曲子,在阿苑小的时候,家里幸存下来的老人和前辈们有教过他,虽然大多情况下是用儿歌逗逗他或者是哼成小曲儿哄他开心。魏公子与我说,这本书存放在藏书阁顶楼的禁书室的角落,公子偷偷潜进去找了很久,怕是年代久远,早就被人遗忘了。公子还提到说,如今蓝家有权力进去的五个人分别是蓝老先生、泽芜君、含光君、阿苑和景仪公子您。”

 

蓝景仪撇了撇眉,“那您的意思是……”

 

“七年前阿苑失踪的时候我不在旁边,您曾提到过未曾听过的音律,就连泽芜君也道那气势逼人的曲子的确陌生。”温宁闭上了眼,右手抚在左手腕上,轻轻摩挲着,“我们虽然疑惑,但毕竟也没有头绪,都觉得那失踪的蛭才是重点。所以之前都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

 

“难道……问题不在那怪物身上吗?”

 

“有关系,但不全是。前些日子是姐姐的忌日,我回了一趟岐山,想买一些她生前喜爱的特产带回来。路过一家旧书摊,想着不着急回,就多看了两眼。却不曾想瞥见了魏公子经常给阿苑看的画本。”温宁站起身,走向了里屋。不一会儿,蓝景仪就看见他手中多了一本薄薄的线装书,封面有些老旧了,沾上了油渍,右上角还有些折角。温宁双手递给景仪,只见那封面上依稀可以辨认出名字——《山海异闻图鉴》①

 

温宁渴了口茶,继续说道,“公子,您看一下第四页的内容吧。”

 

蓝景仪面带疑惑地翻到了那一页,只见上面印有一头凶兽,旁边白纸黑字写着这样一段话:“从姑苏城中南行百余里,有一山,世人谓之曰穹隆,穹,隆而高也。……每月望日,妖兽横行。有蛭焉,其状如狐,九首九尾,号如婴啼,喜食人,似蠪侄,但其类略有不同。其性凶残,虽为兽禽,灵识修为俱高,为南蛮妖孽之首,恃其位而自傲。然嗜睡,鲜少外见,是以世人多识蠪侄而少知此物。②”凶兽旁的文字似乎不小心被以前的主人沾染上了墨迹,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个“蛭”字。

 

温宁补充道,“此物名为‘琴古蛭’③,传说这妖怪其实是蠪蛭的异种。曾有一位著名的琴师与其妻在姑苏一带游历,不曾想夜里遭到了这妖的袭击,妻子被吞噬进了妖怪的肚中。琴师非常愤怒,虽无法斩杀这一庞然大物,但他以琴音为利器顺利镇压。剖开其肚,救出了自己的妻子。后又恐这东西伤害到其它路人,便施法将它封印在了自己的古琴之中。”

 

“那名琴师生在鹭岛④,自幼长在兰琴古厝⑤,其琴本单名‘兰’,被称为‘兰琴’,但那时琴师觉得留有邪物的琴已经配不上这个‘兰’字,便顺口将其更名为‘琴古’。待夫妻二人百年之后,这把琴没能压制住这阴邪之物,被冲破了封印。据说它跑出来之后,为了泄愤,吞食了琴古,凭借这具有灵识的琴,法力高涨。”

 

“虽不知是不是以讹传讹,后来又有人说,琴古本身是一上好的桐木琴,进了肚子里后化作了树种,慢慢长成了一棵高大的梧桐,成为了它的‘第二颗心脏’。一旦这妖物发怒,它的这颗心脏便会开始跳动,发出古琴一般的低鸣。而这意味着如果附近之人没有能够立刻对它进行镇压,那么方圆几百里内的人们都会遭殃。世人后来把这祸害称为‘琴古蛭’。”

 

等到温宁讲完故事,蓝景仪的心中已是掀起了惊涛骇浪,脸色煞白。

 

温宁垂下眼眸,小声说道,“景仪公子,我不知道这个线索对您的帮助到底有多大,也不知道能否对得上当时的情况。所以……”

 

“有!有!太有了!”蓝景仪这时上下齿都在打架,“刷”地一下站起身来,也顾不得雅正,随手拿了纸笔,划拉了几下,跑到外面唤了信鸽。

 

“景仪公子?”

 

“我想要含光君帮忙来确认一下。”蓝景仪说道。“温叔叔,我有一个猜测。”

 

蓝景仪的眼里仿佛慢慢聚集起了点点光彩,话语里充满了难以表述的激动,“如果按照您刚刚所说的传说的确存在的话,当时思追为了保护大家,留下来以琴抵抗。习琴的修士法术虽有不同,但有相通之处。那么这琴古蛭很有可能并非凭空消失,而是被封在了琴内。有的时候,法术的效力有可能滞后,这也就是为什么江宗主绑了那东西之后它才消失不见。当时我们的注意力都在它‘跑到哪去了’,而没有想到它‘被封到哪去了’。”

 

温宁将手抵在了下巴上,“那您的意思是……”

 

“您的猜测或许没错,琴古蛭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思追当时弹奏了什么曲子来御敌,当然也有别的可能。”蓝景仪重重的点了点头,“而我现在也还有个猜测,这需要等我确认思追所奏的三曲是哪三曲,再判断七年前思追的修为与这三曲所需要的法力相差多少……”

 

“……我怀疑,思追和这妖物一样,可能也被困在了这把琴里。”

 

①原型就是《山海经》,以及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们亲爱的夷陵老祖羡三岁会给一个孩子看妖怪画本……Σ(っ°Д°;)っ

 

②文段略有参考《山海经》《说文解字系转》和《尔雅·释天·注》,大部分是编的。穹窿山是真的存在哦,位于现在的江苏苏州。

 

③起名和小部分设定参考日本百鬼中的“琴古主”,传说历史上景行天皇下令让家臣们在伊贺县神琦郡南部的山丘上开宴会。宴会上景行天皇大悦,便把琴留在了山丘之上当做是纪念。此琴后来幻化成树木的姿态。从此,夜间经过此地的人便能听到悦耳的琴音。

 

④、⑤:鹭岛是厦门,兰琴古厝是现在厦门保存最完整的一座闽南风格古建筑,以前是翁俊明的故居。

———分割线———

中午坐在办公室里码字,没有睡觉……困……

以及我怀疑快要完结了,嗯0v0

2018-08-10  | 94 8  |     |  #追仪
评论(8)
热度(94)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