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楚云深(3)

好了我已经确定上中下搞不完了……绝望……我怎么这么拖沓...( _ _)ノ|佛了佛了,顺着写吧……

这节都是回忆,我们夜猎笔记被含光君批乙等的蓝景仪小学渣上线啦!【阿月你这真的很过分】

——————————————

黑暗中,蓝景仪什么都看不见,扯着嗓子喊了好几声“思追!”都没人应。他哆哆嗦嗦凭记忆摸到了身边的一棵大树旁,赶紧抱头蹲下,眼泪都快被逼出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金凌去找前辈们搬救兵了……要是还不来的话……还不来的话……

不不不……思追那么厉害……肯定没事的……这个妖怪肯定是用了什么障眼法让我们互相看不到对方的……

蓝景仪把脑袋搁在了膝上,一边委屈地瘪嘴,一边让自己的思维飞速运转着。可眼前黑漆漆的一片,空气中弥漫着冰冷的雾气,冻得蓝景仪直打颤,不一会儿,他就觉得意识都快要凝固了,也不知道自己和思追遇上的是个什么千年老妖怪,法力无边也就算了,还长得那么丑!

蓝景仪动了动已经有些僵硬的手指,握住了自己的剑柄。他屏住呼吸,咬咬牙,暗暗思忖着,“一旦自己不能聚精会神地去思考了,就给自己一剑清醒清醒。”

方才那只大怪物吐出黑圈之前,他看到那家伙足有三人高,利爪如钩,目光如炬,首、尾似各有八、九的样子,声音像是婴儿放大数倍后的啼哭声,烦死了!!

蓝景仪抓耳挠腮,总觉得自己课堂上好像记过关于这丑东西的笔记,但又完全想不起来那是什么,不知道对方为何物,自然无法琢磨出对策。这时的感觉就像小测的时候答题,似曾相识可难以下笔,简直糟透了!蓝景仪耷拉着脑袋,自暴自弃地觉得自己没救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被黑暗包围的蓝景仪心绪越来越慌乱,即便往自己左手臂上划了三道口子,也无法阻止逐渐剥离他身体的意识,独自一人的恐惧根本无法让他沉下心来思考怎么逃出去或者是怎么才能找到自己的伙伴……他的呼吸愈来愈粗重……自己隐隐约约感觉……要是找不到思追……莫不是就要死在这里了?

蓝景仪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艰难地迈向前去,小声嘟哝着,“可是,思追,我还有话要对你说啊……我们……一定都要好好的啊……”

“思追……我好害怕……我怕找不到你……你现在能不能找到我啊……”声音已经吓变了形……景仪觉得自己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倒不是形势多严峻,现在充其量只是被妖物施的法暂时困住了,除了冷了点,让人难以忍受,可应该还不至于一命呜呼。但他现在害怕啊,前行的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拖都拖不动。指不准哪一秒那怪物有什么动作,他就能被吓个半死,到时候莫说对抗,估计那就是直接等死了。

忽然,四面八方传来了铮铮琴音。那声音连绵不断,缓慢而悠长,清婉而流畅,其音色明亮而刚劲!蓝景仪瞪大了双眼——自己不会听错的!如此熟悉的感觉……是思追的那把杉木琴!!

他忽然有了动力,兴奋地大叫起来:“思追!思追!我在这里!”说完,赶紧从袖中掏出了自己的葫芦丝……虽然不太指望自己能吹得多好,但寄希望于能够让思追听到……于是吹了一首《宁息》,告诉思追自己没事。

远方的琴音戛然而止,弄得蓝景仪很是紧张,正在思索着对面怎么没声儿了,又断断续续传来了几个音节。

蓝景仪哑然,手心微微渗出汗来——自己是未曾修习琴语的,怎么办?

思追似乎发现了这边景仪的尴尬,也不恼,只是把刚刚的音节又弹奏了一番,沉稳而有力。

宫、角、羽、变徵、商…… ①

蓝景仪认真地辨识着每一个音,按照思追给的拍子尝试着用葫芦丝演奏出来……结果欣喜地发现——这不是古琴的琴语!而是适用于葫芦丝的!

——“我没受伤,不要担心。”

他猛然想起之前某个晚上回到房里练曲子的时候,思追还笑说:“你呀,练了这么久还没琢磨明白,天天在我耳边吹个不停,你葫芦丝这套我听都快听会了。”当时还以为思追是在开玩笑,没想到……居然是认真的。蓝景仪汗颜。

蓝景仪略微赌气,吹了几声。

——“哼,你居然偷艺!”

杉木琴又发出了低音,似乎是思追在微笑,顿了一两秒,继续说正事。

——“景仪,这个家伙可能是蠪蛭②。”

蓝景仪一拍脑袋——原来是蠪蛭,之前和鬼将军夜猎的时候曾经见到过一个小蠪蛭,当时就觉得凶神恶煞的,但或许是因为没有交手,又或许是因为那个东西尚且年幼没什么大害,自己记夜猎笔记也没有那么认真,胡乱写下了这个名字之后没多久,基本上也就抛在了脑后,几乎全数还给当时给他们讲解的温宁叔叔了。

——“那它吐黑圈是几个意思?我根本不记得它还有这种能力!现在还扩散开来成了一大团雾,什么都看不见!而且我们好像还没办法听到对方说话的声音。”

——“景仪,它没有吐黑圈。”

——“什么?!”

——“你在它肚子里。”

——???……!!!!!!

①宫商角徵羽指的是中国传统的五声音阶,对应1、2、3、5、6。
②蠪蛭:亦作“ 蠪蛭 ”或“ 蠪蚳 ”。神话中的兽名。
《山海经·卷四·东山经·东次二经》:“又南五百里,曰 凫丽之山 ……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九首、虎爪,名曰蠪侄,其音如婴儿,是食人。”

————————————————

景仪:我不是学渣!我真的不是学渣!
我:好好好,你只是学霸得不明显。
景仪:ヽ(#`Д´)ノ┌┛〃

2018-08-09  | 86 2  |     |  #追仪
评论(2)
热度(86)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