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楚云深(1)

私设多,非剧情向,也没什么逻辑。ooc属于我,注释见最后。有小刀,清水,正文HE(maybe)【被暴打( *・ω・)✄╰ひ╯
注意:微忘羡,微微微微曦澄。
灵感源于自己的小破情绪,如有雷同纯属巧合ರ_ರ ...没什么文笔可言,于我自己而言权当是一种发泄吧。
很小的小短文,但是慢慢写吧,三次元生活很忙,以及我真的很佛。
第一次写,业务不熟,轻喷,请多包涵。

⚠OOC最后一次预警
现在跑还来得及• ・*・:≡( ε:)

楚云深①

忍泪不能歌,试托哀弦语。
弦语愿相逢,知有相逢否?

——晏几道《生查子 坠雨已辞云》②

“未曾吗?还是多谢。” 一曲终了,景仪微微颔首,送走了请来的魂魄。原本轻放在琴弦上的右手手指微微蜷曲,垂在身旁的左手紧了又紧。

“思追……”

姑苏蓝家人通习音律,为人雅正,倘若在早些年,蓝景仪怕是和这些旁人予以蓝家人的美誉难得沾边——特别是所谓“通习音律”这一条,他当真是一直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天赋着实不佳,是以选习乐器的时候,特意选了相对容易的葫芦丝,即使如此,也不比同修们上手那么快。他自己也曾清楚,自己如若不是蓝家亲眷,恐怕早就被蓝先生扫地出门了。

距离他上一次因乐理考试分数着实难看垫了底而被罚了家规已经过去七年了。如今二十五岁的蓝景仪修习的是古琴,是蓝家同辈子弟中最擅琴语之人。

可大家都知道,这把琴的主人并非曾经调皮捣蛋的蓝景仪,而是七年前在蓝家清剿姑苏一带作恶多端、修为极高的妖物时失踪的蓝思追。

七年,足以让一个愣头愣脑的傻小子褪去少年的稚嫩。
曾经的曾经,他听闻含光君“问灵十三载”,自知虽是身边的长辈,但毕竟无法感同身受,有的只是感动。就像是读完话本,合上书卷,感叹其中人物一生的跌宕起伏,哪怕心绪千回百转,却也不能参透其中的酸甜苦辣。

现如今,他陷入了一样的困境。于他自身,千言万语最后也都汇成了一个词——冷清。

因为冷清,所以有不能言的伤感。
因为冷清,所以叹苦相思的惆怅。
因为冷清,所以是无人伴的寂寞。
因为冷清,所以知无处寻的绝望。

为什么冷清?
——因为此时此刻,于景仪而言,云深不知处内,只有他一个人了。

每天早上起床之后,他总会下意识地看向自己左手边的床位,有时是怀着期待,盼着自己日思夜想的人自己就回了,有时是怀着侥幸,觉得这些年就是一场噩梦,一觉醒来,思追还是会坐在床边对他微笑。不过,其实这七年来,每一次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空荡荡的。

只有一个人了,不能再像个毛头小子那样胡乱惹事、再转过头对思追可怜兮兮地说:“思追帮帮我吧……”

只有一个人了,不能再成天嬉笑打闹、被罚了家规之后再笑眯眯地把这事儿一忘,对思追说:“走,我们再下山夜猎去!”

只有一个人了,不能再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委屈地瘪瘪嘴巴,含泪问:“思追,我该怎么办啊?”

只有一个人了,我该怎么办……

是哭?给谁看?泽芜君?含光君?魏前辈?都是长辈,合适吗?金凌大小姐?给远在金陵台忙得找不着北的金宗主再添一份朋友的忧愁?合适吗?

还是怒?凭什么怒?又怎么怒?
蓝景仪为自己斟上了酒,一口灌了下去,握着酒杯的手悬在半空,半晌都没有收回。双眼迷蒙中,他抿了抿嘴,又斟上一杯,双手抬起,向远方一敬,笑着说:“思追啊思追,你多大人了还捉迷藏,好意思吗?”

“思追,你快出来吧,别躲了。我学会了好多好多好听的曲子呢……你回来,我给你奏一曲《凤求凰》,好不好?再闹脾气不现身,我就不弹了。”

“思追,之前说好的一起去夷陵、去岐山的呢?你不是说你想起来很多儿时的事,要跟我说的呢?我真的很想很想知道你小时候有多可爱啊。”

“思追,你在室内养的花,我很用心地照顾了,它们现在长得很好,你看到了吗?可是我不是它们的主人,它们会不会不喜欢我呢?”

“思追,夜猎笔记我现在写得可好了,含光君每次都会给我打‘甲等’呢,你回来,我借给你抄啊,我觉得我做的笔记比你都还工整了。”

“思追,泽芜君说我能够独当一面了,再过不久就可以真正出师了。泽芜君还说,让我继任家主呢,说我很能干了。可是……我这么能干……怎么还找不回你啊?”

“思追……” 我是不是其实……真的很没用啊?

思追思追,思君不可追。
七年了,他们都说你已经去了,回不来了。
当真是不可追了……

蓝景仪顺手砸了身边的酒杯,盯着碎了瓷片半晌,没有说话。他抚琴,抬眼细细看了看天上的明月。泪水无声地滑落,良久,才等来了主人微带哽咽的一声轻叹——

“可我觉得,你还是在我身边的。”

不然,为什么我的梦里总会有你?

①词牌名,又名“生查子”“陌上郎”“相和柳”“梅溪渡”等等
②词作寄托女子离别愁思,出自《小山词》(女子什么的……这两个字忽略不计吧ORZ)

2018-08-07  | 151 7  |     |  #追仪
评论(7)
热度(151)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