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魔道同人/绵绵】远道(15)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青羊醒来的时候,自己是睡在榻上的,被角被揶得很好。身上的衣衫齐整,自己的物品也整齐地放在桌上。

房间不大,但装潢古朴雅致,不用想,定然是林浣溪破费了。

其实,林浣溪这人真的很关心人的,虽然有点爱动手动脚,但心地不坏,人长得好看,家境又好,也难怪那么多姑娘愿意往他身上扑了。青羊一边想着,一边听到了自己肚子已经开始叫嚣着饿死了饿死了想要赶紧吃东西了。

 

“叩叩叩——”

“请进。”

 

林浣溪推开门,手中托着托盘,盘中是一些茶水和点心。

罗青羊心里暗赞:“这么及时的吗?”

“来,快来吃。知道你很累。下垵这地方,虽不算荒野,但的确也不比大的市镇,我方才找的几家客栈条件可能还是次了些,这个地方应该还行。”

 

“现在几时了?”

“酉时。”林浣溪打开窗,给房间通通风,“批件外衣,有点凉。”

罗青羊点点头。

她翻身下床,洗了把脸,漱了漱口,而后拈了块点心送入口中,甜而不腻,入口即化,甜甜的芝麻香在舌尖散开,青羊一脸满足,展开了笑容,“好吃。”

 

林浣溪抿嘴轻笑,“喜欢就好。”

青羊问,“还要多久才能到晋安?”

“这才第一天,你急什么?”林浣溪眉头轻蹙,满脸无奈,而后为自己倒了盏茶,“你不觉得你这两天睡得很多吗?原因你自己应该也清楚,所以不要逞强。”

 

“好吧。”

“我说过了,之后需要耗脑的机会很多,你现在不要那么急。”林浣溪左手摩挲着茶盏,神色写满了对青羊现在迫切想要查证的行为的不认可。

 

青羊冷不丁地发问:“你就不想知道你家里人到底想对你做什么吗?”

“哦?”林浣溪挑眉,饶有兴致地望着眼前这个小姑娘。

青羊道:“恕我……无礼,公子,你不觉得你的处境有点像林老前辈吗?”

商族大家,难免关系复杂,手足残杀不足为怪。哪怕是一丝疏漏,也能成为众矢之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青羊如今怀疑林家让他来探路,无非是想置他于死地,如果在途中安然无恙,回去之后必会因为查不出什么而受罚。林老前辈受人戕害,保不准林浣溪步他的前车之鉴。

 

林浣溪摇摇头,“我不一样。”

“嗯?”

“我没有喜欢上一个对于整个家族来说都认为是不应该喜欢的人。”林浣溪右手食指指节敲了敲桌沿,“更重要的是,我若是要和他们了断,那便是断绝。”

 

青羊听闻,点了点头,忽而又觉得不对:“你不喜欢这个家?”

“罗姑娘,我其实很佩服你有离家的勇气。”林浣溪垂眸,似是在思考什么,“我无意去争什么,只是兄长一直觉得我想做什么罢了……毕竟……我比他强那么多。”

“噗嗤,”青羊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你真的很不谦虚。”

“我说了,在我擅长的领域,我没必要谦虚。”林浣溪目光灼灼,“我若自己立户找个地方做生意,或许比他们要强得多。”

 

“那你为什么不断?”青羊瘪瘪嘴,“又不喜欢他们,又还要与他们公事,还要时时刻刻防着他们。是怕别人说你不好吗?”

“不是。”林浣溪笑着摇头,“只是我一直都没有找到我必须离开那个家的理由罢了。”

 

“所以我说我和我叔公不同,他有青麟,我没有。”林浣溪说这话时,下意识看了看青羊,很快却又挪开了视线,眺望窗外,“不过或许……很快就有了吧。”

青羊觉得他话里有话,但却也不太懂林浣溪到底想说什么。

 

林浣溪看青羊发愣的样子,觉得有趣,道,“去集市吗?下人们都去买一些路上必备的物什了,我们去买些好玩儿的?”

罗青羊往榻上一坐,裹着被子往后一缩,苦着脸说,“没钱。”

 

“罗姑娘,林某最不缺的,就是钱。”

……有钱……了不起吗?

青羊嘴角一抽,默默起身,道:“那……收拾一下就走吧。”


————————————————————

诈尸(不

寒假前的佛系更文令我自己都很崩溃……

这几章会慢慢推进感情线www

真的希望绵绵能一直都好好儿的,她该是魔道里最完满的女性角色了吧(暴风哭泣)

评论
热度(1)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