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当年云深(200fo亲友点梗)

主追仪,双杰友情向,不是什么正经文,没有逻辑。

→思追景仪无意间掉落多年前的云深不知处,跟着江澄魏婴C天R地摘莲蓬打山鸡,逃课喝酒看春///宫躲忘机(bushi我到底在说什么)

 设定:前辈们此时15岁,景仪18岁,思追19岁。

 ☆

距离200fo已经过去好些日子了……

说好的不出意外寒假再更追仪……

然而亲友点了梗,对,就是你们的秘辛太太(此处应有 @秘辛

她很早就画了这个脑洞的草稿图,去看去看~

以及末尾的梗是她之前画的条漫,已拿到授权√

她画的宝贝儿们都甜炸了,请朋友们尽情R她LOF(笑

不过这篇点梗差点因为自己的懒惰现实的忙碌拖到2019年ORZ

没笑点,流水账,无剧情,小学生文笔,都是对话……没什么场景描写。如果配不上辛辛的画,也只能请看官们多多包涵了……毕竟我也只是个咸鱼写手,希望没有辜负吧QAQ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

 

(1)

 

“砰——”

一声巨响划破天际。

 

约莫半炷香后……

 

“这里是……”景仪撑起身子,整个人瘫坐在地上,揉着自己已经摔晕乎的脑袋,好一会儿才恢复神智,眨巴眨巴眼,抬头瞪着面前的规训石,一脸难以置信。他转头扯了扯思追的袖子,嚷道,“怎么一下子少了这么多条?!!”

 

“啊……?”思追还躺在地上,一阵阵眩晕整得脑仁儿犯疼,他没缓过来,于是慢慢坐起,整个人身体前倾,双手扶在景仪肩上,前额抵住自己的手,伏在对方耳边小声道,“你让我缓缓……”

 

“啊……哦。”景仪挠挠头,嘟囔着,“真是奇了怪了。刚刚我们不是还在挑镜子吗?那家店呢?我们怎么一下回云深不知处了?”

 

“景仪……这里,应该不是现世之地。”思追声音有点小,景仪没听清,还是自顾自地说着:“不过话说刚刚我们看中的那面镜子挺漂亮的,虽然看起来年代有些久,但工艺真的好精湛……”

 

“景仪。”思追用手指摁着自己的太阳穴揉了揉,另一手搂住景仪的肩,“我说这里,并非现世之地。”

景仪这才停下自己叽里呱啦的嘴,“嗯?可是这里……跟云深不知处一模一样啊……除了家训少了很多……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思追站起身,把景仪扶起。

 

两人正准备走近再看看,却听见远远有一紫衣少年叫嚷着:“魏无羡!魏无羡!别藏了!!快迟到了!!!”

“来了来了来了……等等等等!!马上!!!”

 

景仪的眼睛“唰——”地一下就亮了,飞速往远处那边上的灌木丛窜了过去,思追拉都拉不住,赶紧跟上。

走近之后,只见一位细眉杏目的紫衣少年抱臂站在树下,频频回头,不耐烦地催促道,“好了没?快点!!磨磨唧唧的!”

这时,树后面又出来了一位紫衣少年,他啧啧道,“江澄……你说你……真不够意思!藏那几坛子天子笑够我们兄弟伙几个今晚快活了,你催个什么劲!”

 

“我不催你,迟到了蓝老头又要骂你了。”

“嘿呀……”他一手勾着江澄的脖子,另一手作势要掐他,“你可真正直……特么有种今天你别喝啊!”

江澄神色扭曲了一下,下一秒却说,“你说什么?我喝什么?你别血口喷人啊。”

“你这小子翻脸就不认了,嗯?下次怀桑给的书我一页都不给你看!”

“呵。”

 

这下景仪和思追有些明白了,自己应该不小心掉落到多年前的云深不知处了。两人面面相觑,无声地给了对方一个都各自以为默契的眼神,互相点了点头。

——“景仪,看来这是十多年前的魏前辈他们,我们再观察观察吧。”

——“思追,是魏前辈他们诶,我们去打个招呼吧。”

可以说是完全牛头不对马嘴,丝毫没有夫夫之间的默契了。

 

是以在思追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景仪就“噌”地跳了出来,蹦跶到两人跟前,语气中满满的兴奋与崇拜都快要溢了出来,“那个那个!请问是云梦江氏的魏公子和江公子吗?”别说……装得还挺有不认识前辈们的样子!景仪一边为自己的演技暗自鼓掌一边暗爽自己突然和魏前辈江宗主同辈了,真好。

江澄和魏无羡俱是一愣,似是没想到附近有人,只是下意识点头齐道,“正是。”

 

思追在景仪身后目瞪口呆,望着自家这位不省心的暗暗叹了口气。

好吧,自己惯的,还能咋的,宠着呗。

他深吸一口气,从树丛后缓缓踱步出来,向少年的魏无羡和江澄行了一礼,微笑着恭敬道:“在下姑苏蓝氏弟子,蓝思追。这位是……我弟弟,蓝景仪。失礼了。”

 

景仪在一旁听闻,斜睨了一眼思追,对他的这番说辞表示非常不满,转头先是正儿八经地行礼,而后道,“刚才多有得罪,失敬失敬。在下蓝景仪,是思追的弟弟。”后半句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特别是末尾二字被狠狠加重了语气。

 

思追眉心一跳,暗道糟糕。

“噗嗤——”魏无羡不禁笑出了声,被江澄狠狠瞪了一眼之后才收敛了神色,咳嗽了一声,问道,“之前似乎没在蓝家见到你们啊?”

“这个……”景仪绞尽脑汁,正在想怎么编比较好,思追已经接过了话茬,顺着说道,“前些日子我们下山有些事,出去了。”

“难怪……你们是不是跟着大公子他们去给仙门各家传讯反馈我们听学的情况去了?”江澄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思追没承认,也没否认。江澄瞥他了一眼,就当是默认了,随后用脚尖踢了踢魏无羡,“喂,还没介绍。”

 

“哦哦哦哦哦对,在下云梦江氏魏婴,字无羡。”

“云梦江氏,江澄,字晚吟。”

两人话音刚落,景仪却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右拳往左手掌心一拍,问,“你们现在去哪儿呀?”

 

“……”

“……”

“卧槽!魏!无!羡!!我们要迟到了!!!”

“今天还是蓝湛那个小古板给全员考勤是不是?!”

江澄赶紧推搡着魏无羡,“走走走,快点快点。”

 

魏无羡嬉皮笑脸地朝江澄吐吐舌头,而后抱拳:“抱歉了,二位哥哥,我们今天先行一步。”

思追景仪二人受宠若惊,一时间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哥哥”这么亲密的词张口就来,日后不怕被含光君打断腿吗?

 

“你们没想过不去上课吗?”不过景仪心中的重点不止在于称呼,他更遗憾于不能和年少的魏前辈一起愉快的玩耍,于是冷不丁在两人已经转过身后就这么小声来了一句,却不想被魏无羡听到了。

他一把拽住江澄,回头,问景仪:“你说什么?”

景仪一愣,犹豫道:“我说……不去上先生的课……”

 

“嘿呀!……蓝家像你这样人才不多了!!”魏无羡赶紧蹭到景仪边上,道,“可行吗?”

景仪手心沁出了汗,他慢吞吞地点点头,心惊胆战地回头看了一眼思追。

思追扭过头,表示不想发表自己的意见。

江澄心头有一丝不祥的预感,一脸见了鬼地盯着魏无羡,“你要干嘛?”

“我们逃课吧!!”

“??????”

 

“……不是。魏无羡!你蓝氏家训没抄够啊?”江澄几乎是咆哮道。

“一遍也是抄,十遍也是抄。我不介意在藏书阁多待些日子去逗逗那个小正经。”

“我介意!”江澄扭头,抬腿就走。

 

“江澄!山鸡和莲蓬姑苏也有的!!!”魏无羡喊道。

江澄一只脚悬在半空,另一只脚停在了原地。

魏无羡再接再厉:“彩衣镇有冰品!湘菜馆有辣椒!酒巷还有天子笑!”

江澄收了脚,回头瞄了瞄魏无羡真诚的眼神。

“还有悦来客栈旁边的旧书摊!你懂的!!!”

江澄:“……”

 

蓝思追&蓝景仪:“……”

……好像知道了江宗主不为人知的一面,以后回去会不会被灭口?

 

江澄面色铁青,咬咬牙:“好……我去。”

“我也去!!!”景仪举起双手,激动道,“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去吗?”

 

?????

思追在背后拉了拉景仪,悄声问道,“我们……难道不该想想怎么回去吗?”

景仪回头,满脸委屈,“思追……”

好的,行,好的,你说什么都行。

蓝思追认命,举手投降,道,“行吧,我和你一起。”

 

“耶!!”

魏无羡笑道,“相逢即是缘!走!咱们一起打山鸡!!!”

景仪手舞足蹈,紧紧跟着魏无羡,欢呼雀跃着,“打山鸡咯!!!”

 

两人背后的蓝思追和江澄对视一眼,互相给了个“我懂你”的眼神,默默跟上了。

 

(2)

 

“快快快!那边那边那边!过来了过来了!”

“我天!你行不行啊?!”

“卧槽跑了!”

“蓝景仪!你这个样子追要追到什么时候哦?……什么?追到山鸡累为止?闪开!我来!”

 

魏无羡吹了几声口哨模仿山鸡的叫声。

“啾啾啾……咕咕咕……”

景仪听到声音,不知怎么忽然热血沸腾,像打了鸡血一样,撸起袖子,大有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魏无羡默默在心里为这个不太像蓝家人的蓝家人点了个赞,“景仪兄,快,躲到旁边。别让山鸡看到了,我们等它们来了再抓!”

“好嘞!!!”

“……”

 

远处的另外两个人相对而言就没这么热火朝天了。

江澄本来就不是能够与人自来熟的人,今天看到魏无羡在蓝家人面前如此放肆,当真是觉得江家的脸都丢尽了,单手扶额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日……”

“唉……”思追摇摇头,看着打山鸡不亦乐乎的两个人,又看了看江澄一脸菜色却毫不阻拦魏无羡的样子,心里浮出了一丝好奇: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江宗主后来和魏前辈关系那般差……明明不应该啊……

 

“江宗主。”思追试探地说了一句,却不想开口称呼就错了。

“我爹?”江澄疑惑,放下手,望着思追,“怎么了?”

“……没什么。”思追斟酌了一下措辞,试图圆了圆话,“听说是江宗主把魏公子带回的江家吗?”

“是的。”

“外界有人说……你们关系不好,真的吗?”

江澄一脸难以置信,上下打量着思追,“谁说的?”

“那就是还不错?”

“哼。”江澄靠在一旁的树干上,好整以暇地望着对方,笑道,“蓝家人什么时候开始窥探别人的家事了?”

“失敬。”

 

江澄没说话,冷着脸往魏无羡那边走,怕是正在思考如何打断自家大师兄的腿。是以正当思追以为自己得不到年少的江宗主的答案的时候,却听见远远飘来了江澄的一句话:

“情同手足,不劳外人费心。”

 

思追一愣。

“你们姑苏有你们的双璧,我们云梦就有我们的双杰。”江澄锐利的双眸凝视着眼前将及弱冠的、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少年。

 

江宗主……其实真的没怎么变啊。

他当年可能也没想到吧……

思追笑笑,不过看来魏前辈和江宗主也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以后回去了,自己是不是该劝劝?

 

“还愣着干嘛?还不把你家那位弟弟管管?魏无羡够闹了,你还想你弟被带坏不成?蓝老头会放任你们胡来?”江澄看思追一个人在原地傻笑,皱了皱眉。

思追闭眼,语气里似是有放任,似是有宠溺,“被惯坏了。随他吧。”

 

江澄觉得莫名其妙,身上忽然一阵鸡皮疙瘩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只觉得眼前这人和他弟弟,关系不一般啊……还是不要深想得好,于是换了个话题:“景仪兄本身也那么闹?”

思追含笑点点头,不说话。

“蓝家有这么个奇葩也是不容易。”

思追“噗嗤”笑出了声,江澄摊手作无奈状,“怕是经常抄家规的那类人了?”

“唉。”自家媳妇儿倒立抄得那么累他也很想帮忙分担啊!

 

江澄给了个“我懂你”的眼神,伸手拍了拍思追的肩膀,“辛苦了。”

思追缓缓摇摇头,心想:其实……应该……大概也就每天晚上诱哄他的时候……稍微辛苦一点吧?嗯√

那厢江澄也没注意到思追的心思,只是简单问了问之后在哪儿摘莲蓬划划船什么的。

 

“可能……等会儿能安静点?摘莲蓬终归不会摘出朵花儿来。”思追道。

江澄不屑:“那可是魏无羡。”

思追默默闭了嘴……对啊,那可是魏前辈啊。

顺带着还加上一个平时在自己面前能够皮断腿的景仪。

自己可能还是有点天真。

 

这边他们正聊着,那边景仪已经一溜烟跑了过来,献宝似的捉了只山鸡双手奉到思追跟前,小声说,“你看,魏前辈教我抓的,他好厉害啊。”

倘若蓝景仪能活到不知多少年后,那他怕是当之无愧的“魏前辈头号粉头”,每日乖巧坐在一边为前辈打call。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谈。

思追汗颜地接过山鸡,看着手中被五花大绑的生物,莫名觉得这个小家伙被人盯上真的好惨。

 

江澄正侧着头看着思追景仪,深觉无语。

魏无羡欠揍的声音忽然就传了过来:“江澄!接着!!”

“啪——”

下一秒一只不明物体就正中江澄正脸,一时间逼得江澄家乡话冲口而出,破口大骂:“魏无羡!你踏马似要么昂么勒翻翘啊?!”(注:对不起,普通话真的没有云梦地区方言来的有气势,武汉话这样来这么一句基本上接下来就要开始吵架了。大概意思是“魏无羡你**是要干什么怎么这么皮啊?”基友太太们好奇的话可以私戳我我可以发语音给你们听的,不要骂我土匪就行。)

 

魏无羡毫做了个鬼脸,不留情怼了一句:“你紧我克!”(注:类似于“你随我去”、“你管我?!”的意思。)

江澄单手抡起那只山鸡就往蓝景仪那边甩,提着三毒就冲向魏无羡,两人滚作一团在地上扭打起来。

蓝景仪在一边:“!!!”

思追也急了:“江宗主,魏前辈!冷静!别打了别打了!!”

正闹得欢的两个少年并未听清楚一旁的两人说了什么,时不时冒出一两句云梦地区的方言,直叫两个“小辈”瞠目结舌——怎么说打就打起来了?刚刚不都还好好的吗?

 

不过也没一会儿,两人的动作都慢了下来,事实上也都没下狠手,脸都没照着打。

“江澄哈哈哈哈哈哈你看看你身上的泥哈哈哈哈哈哈!还有你脸上那根毛!是山鸡哈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你果然皮痒了是不是?!回莲花坞,校场打一架打一架!!!”

“啧,打得过我吗?”

“你可闭嘴吧。”江澄说着说着也笑了,伸手拈起脸上那根毛,一巴掌糊到魏无羡额头上。

魏无羡嬉笑着吹了个口哨,两人这架说停也就停了。

 

景仪:“江宗主……原来是会笑的吗……”

思追:“唔……嗯。”

 

“你们俩唧唧歪歪什么呢?”江澄单手叉着腰,朝着某一个方向扭头就走,“走了,摘莲蓬去。”

蓝景仪幽幽说:“你认得路?”

“当然,我们都认得。又不是第一次去。”魏无羡无所谓地耸耸肩。

思追:“二位来姑苏听学果然是……有趣。”

 

“那是。你们蓝家的那个小古板啊,更有趣。”魏无羡蹦跶地往走,“二位哥哥听说过蓝湛对吧?掌罚的那个。我逗他,他一句话都不说,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思追:“嗯……有意思?”

蓝景仪小声嘟囔:“日后有你好受的。”

“什么?”魏无羡没听清。

“没什么!”景仪答道:“我说你可以继续逗他,真的!没关系!”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你真的是蓝家的吗?你们的家规不是很严吗?你的雅正呢景仪兄?蓝湛掌罚,不会罚你这种吗?”

江澄也冷不防补了句刀:“我真的很想知道是谁把你养大的。”

 

“我爹娘啊……”还有泽芜君。景仪默默想着,才不会暴露说自己儿时目睹过泽芜君醉酒之后,当真觉得雅正什么的不存在的。至于说受罚什么的,从小到大被含光君罚了不少,不过自己才不会说出来呢,哼。

“思追兄呢?我觉得思追兄……和那个什么……蓝湛真是有点像。不对,可你又没有那么古板。”魏无羡忽然盯住了蓝思追。思追被看得心里发毛——被老祖前辈和含光君带大,能有什么发言权?总不能说“我是你们俩一手种大的”吧?

 

景仪啧啧叹道,“你怎么三句两句不离蓝二公子?”

“好玩儿呗。”

江澄翻了个白眼:“上次你给人看春///宫图,别人都快恨死你了。你小心着今晚回去被拖出去好好给教训一顿。”

“这不有你收拾残局吗?”魏无羡哥俩好地搂着江澄的肩,被一掌拍开。

“你给我滚。”江澄笑着说,“废话多,把你打的山鸡拿好,咱去摘莲蓬,赶紧的。”

“得嘞。”

 

(3)

 

四人浩浩荡荡摘完莲蓬,怀里都抱了一大捧带茎的新鲜莲蓬,水灵灵的。几人看天色也不早了,找了家客栈让店家烤了肉,喝了点酒。

几坛天子笑下肚,江澄和魏无羡已经完全喝高了,划拳划到引起别桌人围观,景仪也慢慢跟着一起疯。

划拳规矩那么多,打小在蓝家自然不知道怎么出拳,被灌了好多酒,三人最后在饭桌上都不知道胡言乱语了什么。

再后来,魏无羡甚至不知道从哪儿掏了一本并不是那么正经的小册子,就那么和江澄排排坐,挨着脑袋大庭广众之下就看了起来,景仪甚至也红着脸跟着一起看。

 

思追三观一下子崩裂,忽然觉得江宗主的凶狠高冷嘴巴毒的形象轰然坍塌,心里默默想着:“小时候教自己怎么把春///宫伪装成正经书……果然就不该对少年的魏前辈有什么高大人设的幻想……”他酒量极好,又没有喝太多,只是喃喃道,“可不能让含光君知道了……”

 

至于看那什么……让景仪学学也好,没什么坏处。只是可能书的类别不太对……哎,也没关系了……

思追这么想着,撑着脑袋看着眼前胡闹的几个人,真是不想说自己认识他们。

不过……原来不管多么厉害的人……都会有这样年少的时候啊……真好。

 

“哒哒……阿愿哒哒……”

嗯?

不知不觉中,景仪已经黏了过来。思追满脸疑惑,望着脸颊绯红的景仪,道:“不看了吗?”

“嘿嘿……那个不好看……思追……好看……”语毕,景仪把思追从座位上拉了起来,从背后环住了思追的腰,小脑袋搁在对方肩上不想动了。

“……”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思追觉得背后的人好沉,路都没法走了:“你先放开一下……”

“思追……哒哒……不放……”景仪小脑瓜晃了晃,坚定地抱紧思追,颇有死也不撒手的气势。

“依你依你……”思追揉揉眉心,宠溺地笑了笑,望了一眼还在饭桌边上的前辈们,心道自己带景仪住一间房去应该没什么关系。

“景仪……你先放开一下下,我扶你上去……咱们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景仪双眼迷蒙,也不知道他到底听懂没,“好……阿愿说的都好……”

“……”真是太没有原则了。

 

等到了房间,思追把景仪慢慢扶上榻,轻轻解了对方的抹额,嘴里嘱咐道,“慢点儿啊……”

思追无声叹息……还好这里没有含光君……没有蓝老先生,不然哪怕是直接要被赶出云深不知处吧。“只是……怎么景仪喝醉了这么粘人?以前都不知道……”

 

他心里忽然浮现了不太好的想法:“万一以前也醉过……难道……逢人就抱?”思追脸黑了黑,“还是说……?”

转身去准备要一些醒酒茶,却听见后面传来了软糯的咕哝声。

 

“思追……嘿嘿……思追……”

“怎么?”

思追再回头,就看见景仪迷迷糊糊伸出了双臂,“思追……哒哒……阿愿哒哒……”

 

只见景仪虽衣衫未褪,但却皱得不成样子,好像发生过什么一般。他的长发散落在肩头,红扑扑的小脸让人忍不住想亲上那么几口。

“抱……思追抱……”

思追脸颊微烫,身体一下子没了动作。

“抱……”景仪半睁着眼,摇头晃脑的四周搜寻思追的影子。

思追握了握拳,三步并作两步走,倾身抱住了景仪。

“景仪……”

 

“蓝愿……思追……”吴侬软语地胡乱叫了一通,思追心都化了,哪还有心思去找什么醒酒茶。

“就这样吧。”思追心想。

他俯身,吻住了景仪的唇。

前辈们那边就别管了,至于怎么回去……也等睡醒了再说吧。

“景仪……”思追慢条斯理地挑开对方的衣衫,在他耳畔激起一阵酥麻,“……我想要你。”

 

—END—

 

————————————————

 

肝完了,没有预想中的那么长,但作为一篇点梗文,也不算特别短。这篇虽然只是点梗,但还有同系列的脑洞,以及有些别的还想写出来的,是我觉得的原著里的一些让我觉得意难平的东西。今后有机会有时间再以番外的形式发出来吧√

P.S. 私心打个双杰tag,双杰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给大家比个心哦❤ 希望有缘看见的小伙伴能够喜欢~

评论(13)
热度(63)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