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魔道同人/绵绵】远道(14)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归途①

 

青羊这才发觉自己方才一时失言,不知道自己胡说了什么。什么叫做“我可以相信你吗?”,且不说林家前人们做的那些龌龊之事和林浣溪并没有直接关系,就算自己和林浣溪认识没多长时间,不能确定对方的为人,可如此质疑也是显得十分无礼的。更何况这林公子当真是在为自己的安危和身心状况着想,自己为何要出口伤人?

 

她露出了懊悔的神色,林浣溪捕捉到了。

他这次没有犹豫,伸手轻抚了对方的脑袋,柔声道:“不必自责。我们这才认识多久,刚刚是我说得唐突了。”

 

他不动声色地又换回了原先对青羊的称呼,道:“罗姑娘,林某是真心想查明此事的。虽然林家让我来探路,我并非真心。但遇见如此意难平之事,倘若尚有一丝人性,便该是插手的。罗姑娘,信我。”

 

青羊轻轻挥开对方的手,道:“刚才是我不对。对不起。但是……林公子,也恕青羊直言,青羊此番离家,独自一人,当真是不得不防。以及……还请林公子与青羊保持些距离。”

 

林浣溪不置可否,转身走了出去:“我去别家买些吃食来。你且好好休息。不急,休息一两日都是可以的,等你身子好些了,再回晋安。”

 

门被关上了。

青羊躺下身,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脑袋——自己这脾气,好像有些变了,不行啊。她无声地叹了叹气,闭起眼,兴许是太累了。又沉沉睡了过去。

 

两天后,阿垸阿瞳牵来了两辆马车,几个家仆整理了一下一行人的行装,清点了物什之后,都放在了后面那车里,一切准备就绪,都静静站在村外等候。林浣溪和罗青羊向收留他们的村长等人告别后,便出了村。

 

林浣溪二话不说,几乎是坚定地让青羊和自己一起待在轿内。

 

青羊摇头道,“林公子,男女授受不亲的。我还是御剑吧。”

林浣溪又恢复了他平日那玩世不恭的样子,笑容里带着一丝戏谑,问:“跟着我这马车,飞五六日?”

“……”

林浣溪抽出折扇,当着面儿便往青羊肩头轻轻一点,说:“进去坐吧,轻松些。你再犹豫下去,误了时辰是不是又要和我犟嘴?”

罗青羊撇嘴,“好吧。”

 

撇开二人是要去晋安查事不谈,这日天放晴了,纤云不染,倒是适合游山玩水。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地方本就不是繁华的闹市,倒是添了些许静谧的气氛,一路上偶尔听闻鸟儿们的啁啾,时不时从窗外能飘来阵阵幽香,让人舒服的紧。

 

林浣溪坐在正对着轿门的那边,闭目养神,一句话也没说。

罗青羊也安静地靠在床边,撩起半帘,打量着窗外的景色。和那夜来的路上感觉不同,那时她心里揣着一点点害怕,一点点迟疑。现在,她就只是单纯的望着一片让人暖洋洋的景,起初还是心情愉悦的。只是看着看着,她双目便没了神,和青麟共情时的场景一幕幕溜进了脑海,挥之不去。

 

那日青麟被狱卒们强////暴之后,后来又如何了呢?

如今想来,那小黑屋里的,真的是林熙澈老前辈吗?毕竟……气味也不能真的证明什么呀……

林家人对那段故事讳莫如深,说法不一,都不愿开口,与林浣溪说时也是寥寥带过,真假难辨,那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即便林熙澈后娘歹毒,但虎毒不食子,他爹当真是那种会被枕边人蒙蔽,毫不知情的蠢蛋?就那么让别人对自己的亲儿子恣意妄为?

……

 

越想越头疼。

青羊用手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这时,低沉的男音从身边传了过来:“那天伤了身子,人不舒服,还要想?到了晋安有的是时间给你查,有的是需要你耗脑的地方。现在先休息一下吧。”

“林公子……”

 

林浣溪也不休息了,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半挑着望着罗青羊:“坐过来。”

罗青羊一脸疑惑。

“给你按一按。”林浣溪调侃道,“怎么,怕我对你做什么出格的事?”

“……你怎么又没个正经了?之前不还好好的吗?”

林浣溪长臂一揽,二话不说将青羊拉到了身边,下一秒,双手修长的指节已经抚上了青羊的额头,淡淡的檀香萦绕在青羊鼻尖。只听林浣溪轻道:“不知道你们仙家的法子,我只知道按摩是有效的。”

“林浣溪!我没说要你帮我按……把手拿开!”罗青羊涨红了脸,正准备发作,却听到头顶上轻微的一阵叹息。

 

“每次我娘不舒服的时候,我都会这么做。”

青羊听出来了,这说的是他亲生母亲。

“我的确不是什么正经人,外面说我流连花丛倒也不错,只不过没那么夸张罢了。”林浣溪的话峰却是又一转,“不过我没那么禽兽,不至于和一个比自己小了八九岁的妹妹过不去。”

 

青羊赌气,腮帮子鼓鼓的,迅速拍开林浣溪的两只爪子,“你……!”

“女孩子有点脾气也好,不会吃亏。”林浣溪继续逗她,双手比了个“投降”的手势,“我真的没恶意。你看看你刚刚,两眼空洞,还以为你失了魂。我只是想让你别想那些事了而已。”

“跟你没关系吧。”

 

林浣溪道,“认识之后也没见你笑过几次,我只是,不想再看你那么难过了。”

“……”这句话听着有些别扭,不知怎的就让青羊的脸微微烫了起来,“那也不关你的事。”

 

“本是个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可爱的小姑娘。怎么就每天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呢?”林浣溪无奈想到,此时此刻,他说的字字真心,深觉好久没关心一个人了,只是眼前的姑娘怕是有些不领情,这也怪自己那天晚上自己闹得有些过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让这个女孩伤心,但他还是想尽力让青羊好受一些。

 

轿内沉默了许久,两人都不知各自在想什么。

似乎交谈就这么中断了,都没了声。

 

“等傍晚到了下垵,我陪你去附近的集市买些东西,你之后总会需要的。”早些年在烟花柳巷油嘴滑舌的林浣溪想了半天,这才从嘴里憋出了句话,不想却没有得到回应。转头一看,罗青羊竟是靠在壁上又睡着了。

 

可能真的很累吧,也不知共情耗了多少法力。

 

林浣溪脱下了外衣,盖在了青羊身上,掖了掖一角,确保这姑娘不会着凉。

思索再三,他轻轻揽过了青羊,让她的脑袋搁在自己的肩上。

林浣溪嘴唇微勾,“好好休息吧。”


————————————————

【请假+日常吐槽碎碎念】

 

写给各位小可爱们的一些话:

 

先说声抱歉,上周周五请了假,本来上周日准备更的,结果脑洞岔到了追仪,灵感献给了蓝翼……Emmm...对不起。

 

今天更的比以往的章节大多是要长一点点的,2000+,是这周五和今天的份,主要发了一丢丢糖(一丢丢……),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不得不承认的是……阿月在三次元的魔鬼十一月已经开始了,前几天本专业的任务鬼晓得经历了什么先暂且不谈,光今天就肝了一篇4000+的小组报告,一篇2000+的开题报告,晚上还要写一篇5000+的书评,是不是爽歪歪?双学位使人心力交瘁……


然后接下来直到十二月初连续三周都是完全没有时间的,包括周末在内的所有课余时间全部都排满了。而且十二月份开始……阿月还有场很重要的比赛并且需要着手于期末复习了。

 

所以……也就是说……寒假之前,佛系更文,随缘产粮。非常抱歉,希望大家谅解吖。完结的日子肯定在寒假期间,这一点我几乎可以确定了,建议喜欢这篇的小伙伴养文……真的抱歉呀。还是给大家比个心❤


阿月 

2018.11.11

评论(2)
热度(6)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