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入学(一发完小甜饼)

我!想写他们初见很、久、了!!

3000+小甜饼,我喜欢小团子!!!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走起~


入学


蓝景仪不想听学,很不想。

可蓝家自然是有自家的规矩的:“凡亲眷子弟,六岁方可入学。年及八岁,必就学。”

他第一次听家父家母说起这规矩的时候,不过三、四岁。年幼的他听过不少师兄说过先生多么严厉云云,又听说那课业如何如何繁重。可偏偏他打从娘胎里出来,就爱玩。

 

再早些的时候,他不过一个一两岁的奶娃娃,就能在自家屋子里满地打滚到处爬,一会儿藏到不知道哪个旮沓角落叫奶娘好找,一会儿自个儿哒哒哒地迈着小短腿或者手脚并用溜出屋外,逗逗不知道从哪儿钻到院子的小兔子。总之,就是没有让爹娘省心过。

 

景仪的爹曾扶额叹气:“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爱闹腾?”

他娘只是低下头,眼神温柔地看着怀里好不容易哄睡着的小子,美目一抬,意味深长地反问:“你说这是像谁?”

对面的人一愣,只是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

生在蓝家,光是那些个条条框框就能让这孩子闷死吧。

女人俯下身,在景仪的脸颊上轻轻啄了一口。

还能怎么样?就这一个孩子,宠着呗。

说到底,蓝景仪这跳脱的性子,就是被自己娘亲惯的,自己老爹对娘亲又是好得不行,自然随她去了。

 

小小的他捏紧了自己的小拳头,嘟着嘴对自己的父母说:“爹,娘,你们看我资质又不是很好。就……八岁入学吧。”说完还牵着娘亲的手,小小地撒了个娇。

而娘亲点头的那一刻,他拍着手,欢快地一蹦三尺高,脑内已经有只活泼地小鸟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了。

……

 

蓝景仪喜欢在没事儿的时候在整个云深不知处窜来窜去。除了含光君的静室和一些蓝家的禁地他自知再皮也不能闯进去找打挨训之外,其余的边边角角几乎被探了个遍。

反正他八岁才上学,不慌,有的是时间玩儿!

 

不过玩归玩,景仪也清楚姑苏蓝氏的家规还是严的,家风还是严谨的。他再闹,其实也和世家各族的人一样,对含光君这样光风霁月的人充满了崇拜。

听说含光君之前收养了一个父母双亡的孩子,也是怪可怜的。又听说那孩子很听话,资质也很好,含光君很喜欢他,现在有意要培养了,据说他马上就要入学了。

说不羡慕,是假的。

含光君虽然待人严格,但若能得到他的赏识,当真还是好的。其实,景仪也很想把那些令人头疼的家训认真背完,然后好好遵守啊,只是自己实在是……

 

唉。

他踢了踢脚边的石子,自己还是先捉蝴蝶吧。

听学什么的,不合适不合适!八岁再说,八岁再说。

 

“啊……”树丛后忽然传来了小小的呼声。“别跑啊……”

紧接着的是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嗯?

景仪被吸引了,刚扒开树枝——

啪——

一个黑黑的、毛茸茸的东西倏地窜了出来,咚地一声撞到景仪脸上,让他摔了个底朝天,那东西也飞到了一边,不知道是不是也没反应过来,在地上蹦跶了几下,蜷在一边不动了。

 

“是什么鬼?!!”景仪被撞得眼冒金星,生气的嚷道。

“抱歉抱歉。”一个身着蓝家校服的小团子从树丛那边挤了过来,没管那只在景仪看来还是不明物体的兔子,径直走到景仪身边,蹲下身,温声道:“你没事吧?没受伤吧?需要我帮你看看吗?”

 

景仪揉揉被撞红了的鼻子,瞥了一眼旁边,摇摇晃晃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没好气道:“没事,不用。好好管管你的那个黑咕隆咚的……兔子。”

对方还是一脸担忧地看着他,轻轻说了句:“失礼了。”

而后伸手绕到他脑后,轻抚道:“刚刚那一下听起来很重,疼吗?”

 

景仪哑然,怔怔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高不了多少、似乎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孩子——

五官精致,是个粉琢玉雕的奶娃娃。

轻言细语,是个家教颇佳的小正经。

举止尔雅,是个温柔贴心的可人儿。

 

这下蓝景仪有些不好意思了,其实这兔子闹腾,也不能怪这个男孩子不是?

自己刚刚好像还凶了人家,这不雅正,不雅正。

他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忙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刚刚态度不好。”

“没关系,疼吗?”对方眼神坦诚,而后又轻轻揉了一下,温言问道。

蓝景仪这才后知后觉回过神来,咧了咧嘴角,“嘶”了一声,嗡声回复:“有点儿……”

 

对方收了温和的神色,严肃起来,赶忙一手捉了那只兔子,一手牵起景仪的手,“来,跟我来。”

 

???

景仪一下子没搞明白这是怎么个走向,只知道对方断然不会害自己,倒也是愣愣地任由那孩子牵着往前走。

一路上,那个人就这么把他牵着。景仪直勾勾地盯着那只牵着自己白白胖胖的小手的白净而略显显瘦的小手,忍不住捏了捏。他抬头看看对方的反应,只见对方也没说话,只是回头看着他,笑笑,紧了紧他的手。只这一下,景仪便不自在地撇过脑袋,耳跟微微发红,另一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暗道,妈呀自己在干嘛呀。

 

走到一半时,那人把那只兔子放了,说:“小白在后院,你别乱跑了。”那只黑兔子倒也有灵性,朝着正确的方向迈了几步,然后一溜烟跑不见了。他回过头,对景仪微微一笑,“还是要上点药。”

“唔……嗯。”

 

等到自己坐在一间屋子里的时候,环视之后,景仪发现这屋子装饰雅致,整洁到每个角落都给人一丝不苟的感觉,屋子的主人该是非常严谨的人吧。空气里还飘着丝丝淡淡的檀香味,景仪感受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宁静,心生疑惑,这才问道:“那个……这是哪里?”

“静室。”

 

???静室?!

这这这……不是说含光君不让人进到这儿吗?

他起身,正准备赶紧离开,被对方轻轻拉住了。

“我住在这儿。待会儿跟含光君说明情况,他不会责怪的。”对方像是读懂了自己的心思,笑着解释道:“你坐在这儿等一会儿,我给你拿药,再给你拿套干净的衣服。云深不知处禁衣冠不整的。”

 

景仪这才在镜中打量了一下自己——灰头土脸的,回去的话,爹爹可能……是该罚自己了。

不一会儿,那只小团子便拿来了一条沾湿的毛巾递到了自己眼前,接过来,暖呼呼的。景仪心里一暖,难得换了自己的大嗓门儿,温声道:“谢谢。”

“你先擦擦。”

 

“你……是含光君带回来的那个……唔……你叫什么名字呀?”景仪一边擦着脸一边说,“我叫蓝景仪。”

“蓝思追,叫我思追就好了。”

思追……思追……是个,很温柔的名字啊,就如同他本人一样。蓝景仪心里这么想着。

蓝思追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小的瓷瓶,倒了些许药在右手掌心,抹开,问:“哪里疼?”

景仪伸出小短手指了指后脑勺一个位置,思追便试了试,得到肯定的回复后,轻轻地抚上去,一边揉着,一边说着“失礼”,小心翼翼地把药匀开。

对方掌心的温度就这么隔着自己的发丝传到了自己的心间。

力度不大不小,刚刚合适。

其实甚至……自己还有些不想让他把手挪开。

 

景仪心里渐渐多了些小心思,开始盘算着什么。

 

上完药,蓝思追将一套叠的齐整的校服放在自己面前,上面还放着一卷干净的抹额,景仪觉得眼前这人当真是心细,明明差不多年纪,他却像个小大人一样,做事不慌不乱,井井有条,待人有礼,温文尔雅。和他一比,自己真的就是个熊孩子……一直让自己的爹操心。

而且而且,思追长得好好看啊……笑起来更好看……

人自然是对美有天生的好感的。

景仪这么想着,神游天外,直到思追的声音把他唤了回来。

“你先换着,我等会儿进来再送你回去。今天……对不起哈。那只兔子平时就很闹。”思追双手合十,一脸抱歉。

 

“没有的事……还有,思追,谢谢你。”

 

————————————————

 

那天晚上,刚刚夜猎回家的景仪爹,一副见了鬼地表情看着一手抱着枕头,一手捏着床单,且睡眼惺忪的景仪从他自己的房间跌跌撞撞冲出来,说:“爹,我要上学。”

怀疑听错了的爹娘纷纷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景仪睁开双眼,露出一副坚定的小眼神。

“我、要、上、学。”

 

再后来,蓝景仪入学了。之前自己说一定要八岁入学的誓言被忘到了九霄云外。

他踏进兰室的时候,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景仪,你来了啊。”

那是思追。

蓝景仪咧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对!!!”

八岁什么的……就当,是自己少不更事乱说话吧。


那一年,蓝景仪六岁。


-End.

————————————————


今日脑补结束,满意地搓搓手。

希望大家喜欢,比心❤❤❤

评论(9)
热度(88)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