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魔道同人/绵绵】远道(13)

前文走这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信我

 

“少爷,罗姑娘的眼睛睁开了睁开了。”

“快,拿水。”

“是。”

……

 

青羊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模糊的一片,只有耳边还依稀听得到林浣溪和下人们的对话。

她抬手揉眼,想要看得清晰些,不想却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擒住了,从眼睛上给拿了下来,力度不大,但青羊也没力气拨开。

头顶上传来了林浣溪温和的嗓音:“别动,你的眼里似乎是掺了鲛人的泪,会有些不舒服,我之前已经帮你用温水润了一些,待会儿就好了,先闭着休息。”

 

青羊“嗯”了一声,问:“这是在哪儿?”

“村子里。你刚刚在海上受了惊吓,晕过去了。”林浣溪淡淡道。

 

青羊正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听见旁边阿垸说道:“是公子把姑娘您一路抱回来的呢。”

只听得清脆的“啪”的一声,那是折扇轻落到人脑袋上的响声。

“就你多嘴。快去做饭。”

“是。”

 

青羊脸颊微烫,道:“麻烦林公子了。”

林浣溪轻笑:“刚刚不是叫我名字叫得很大声?中气十足的。怎得突然又生分了?”

 

青羊一头雾水……刚刚她喊了他名字?

她仔细回想……好像……的确是喊了的。

“我……”青羊一时语塞。

林浣溪决定不逗她了,问:“方才你看到什么了?”

 

青羊这才想起正事,便一五一十把自己共情时的所见所闻全说了。

“……最后的时候……青麟他……被……”说到后来,青羊咬牙切齿道,“那群畜生便是一群惯用下半身的禽兽,青麟就被那群人糟践了。”

说完,青羊的眼泪缓缓从眼角溢出,整个人身体都在发抖,林浣溪坐在榻边,伸出去的手准备摸摸青羊的脑袋,半途却又一顿,收了回去,只是叹道:“也不知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叫他变成现在海底这般模样。”

 

“你看到他了吗?”青羊问。

“嗯。”

 

林浣溪回忆着刚才在那里现形的青麟——形容枯槁,瘦骨嶙峋,头发花白,只是一层暗黄的皮包着骨头,上面还有着深褐色的斑纹,下身的鱼鳞是粗糙的,一丝光泽也没有。他的眼里竟是看不到高光,死灰一片,可能是心死了,也可能是真瞎了,嘴里吐着黑烟,一圈一圈的向上升起。青麟的声音沙哑,该是年过八旬的老人的声音,按理来说,鲛人的寿命比人类要长,即便是过百,寻常而言也应是中年的模样,而并非这人不人鬼不鬼,像是一脚已踏进阴间的样子。他缓缓说:“我不想见到你们林家人。带着这位无辜的姑娘,请回吧。”

 

林浣溪又凝视着榻上的少女,说:“不该让你去的。对不起,你看到了那么多不好的东西。”

 

青羊摇摇头,她感到自己口干舌燥,并没有接话。

良久,青羊说:“你叔公……”

林浣溪说:“家里对我叔公的事三缄其口。我所听闻的,大多也都是儿时下人们嘴碎说的。长辈们说的东西跟你说的完全不一样。”

 

青羊沉默了,半晌,说:“我不会不管的。林公子,我们再去一次吧。”

林浣溪说:“不可以。”

“为什么?!”青羊语音有些颤抖,她倏地睁开眼,坐起身来,直勾勾盯着林浣溪。

林浣溪眼神清亮,定定地直视着青羊的双眼,“我不能让你再有闪失。今天这种情况,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紧接着话锋一转,安抚道,“不要急,我觉得是有疑点的,而且据我所知的一些事情,我有一些猜测。你先随我回晋安,好吗?”

 

“我可以相信你吗?你也是林家的……你……”青羊的话还没说完,林浣溪微恼,温声但是坚定道:“可以。”

青羊一愣,林浣溪继续说:“青羊,你信我。”

——————————————————

该回林家和老家伙们斗智斗勇了,下周见23333

评论
热度(3)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