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魔道同人/绵绵】远道(10)

前文走这里:

(1) (2) (3) (4) (5) (6) (7) (8) (9)


(10)共情

 

“罗姑娘!!!小心!!!”

船已经离岸边很远了,一曲终了,海面却不再平静,四周的环境忽然大变,黑云从天边倏地压了下来一般,远处的海浪若隐若现,似是正在从四面八方逼近,如叶的小舟摇摇欲坠,在宽阔的海面上显得孤立无援。罗青羊额间已是冒出一层薄汗,她单手扶着船沿,另一手紧紧攥着埙。她半勾着腰,双腿微微发颤,在颠簸的木舟上企图向林浣溪靠近。

 

林浣溪面色阴沉,三步并作两步,稳稳当当地将罗青羊拉到了身边,一脸担忧,问:“怎么回事?”

“原本,我只是想用乐声问一些问题……但是对方似乎有意让我知道更多,于是让我入了他织的环境。可是现在……被终止了。”

“什么?”

“他好像……很愤怒,又很难过。”

 

“你怎么样?”

“啊?”

“我问你怎么样?”林浣溪好像有点不耐烦了,环视一周,见一浪高过一浪,越逼越进,他皱着眉说,“看来今天还不能半途而废。我来问吧,你不要弄了。”

 

罗青羊说:“不行!我没事!”

“你这叫没事?”林浣溪的神色已是有些愠怒,“你看看你的脸白成什么样子了?耗费了很多法力吗?”

罗青羊上齿轻咬下唇,摇摇头。

“那我问也是一样的。”

“别……”罗青羊道,“很危险。这幻象不耗法力,但是伤进入之人的元气。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方才鲛人似乎不想再与她看过多的景象了。

 

林浣溪定定地看着她,“还有什么?”

罗青羊发出了轻微的叹息,说道:“不要被他控制了。林公子,这次我们主导吧。”

“什么意思?”

“共情吧。”罗青羊把手中的埙递给林浣溪,食指与中指并拢,往上一点,输入了些许灵力,而后说,“你来奏曲,我和鲛人共情。一旦发现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停下来就好。”

“好。”

罗青羊躺了下来,林浣溪便坐在一旁,似是守着她一般,他的眼睛里无丝毫惧意,让青羊心里的不安少了一两分,她对此也微微有些惊讶,未曾想这林公子虽未修道,但确实是胆量过人,这时候倒并不像是天天在外沾染一身腥的风流公子了。

船外是惊天的海浪,舟上却反倒是显出了一丝安宁。

林浣溪低下头,沉声道,“如果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不要逞强。”

“嗯。”罗青羊闭起眼,已然是做好了准备。

 

林浣溪看了一眼手中的埙,放在了唇边,耳畔是海浪的呼啸,夹杂着阵阵雷鸣。他感受到了来自海底的震怒和悲怆,心里也有着几分紧张,但——“绝不能让这丫头有事。”

 

幽深哀婉的曲声缓缓响起,绵绵不绝,荡气回肠。

海底传来了一声咆哮,那怒吼振聋发聩,只是一瞬,海面便归于宁静。

林浣溪继续吹奏着,眼神慢慢下移,身边的女孩像是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柳眉轻蹙。林浣溪定了定神,就那样注视着她,生怕有任何闪失。


评论
热度(2)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