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魔道同人/绵绵】远道(9)

前文走这里:

(1) (2) (3) (4) (5) (6) (7) (8) 

(9)心意 

 

数月后。

 

周身是一个巨大的水池,几乎占据了一整个房间,温度合适,也没什么异味,青麟好奇地用眼神扫了一会儿,而后一头扎进水里。

 

水池边,林熙澈负手站在那里,目光随着水底的人儿游动,唇边皆是笑意。水面上忽的冒了几颗泡泡,林熙澈知道他要上来了,便踱步到离他最近的地方,心里估摸着青麟又要把水洒在他身上,不禁莞尔,甚至倾身,准备更靠前一些。

 

水里的青麟看到他的动作,心里一甜,准备给他的惊喜。

 

他从水中跃起,双手轻轻捧住林熙澈的脸颊,几乎是同时与他唇齿相碰。下一秒,青麟松开林熙澈,落在了水中,双手交叠地趴在池边,歪着脑袋脑袋,抬头望着对方笑。

 

青麟伸出一指,戳了戳对方鞋尖,欢快道,“快蹲下来快蹲下来!”

林熙澈还在刚才的一吻中愣神,没会过来,在一起很久了,他其实有时还是会不太适应鲛人这种直截了当的表白。林熙澈低头看见离自己脚边那么近的毛茸茸的脑袋,忍不住蹲下,伸手在对方头发上揉了揉。

青麟顺势蹭着林熙澈的手,道,“你折腾这么好几个月,开了那‘雅蝶轩’,赚了那么多钱,就是为了给我置办这个吗?”

 

“嗯。”林熙澈盘腿坐下,与青麟对视着,“自己有这做做脂粉的手艺,家里人瞧不上,正好自己开个铺子,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冲突。”

“你把这个……已经占了四分之一条街的叫……铺子?”

“你知道啊?”

“知道。”青麟点头,“太有名了。我前些日子在海边都能听到过路的行人讨论呢。你都不跟我说……”

林熙澈无奈,“你没必要知道这些呀。”

“肯定很累吧。”青麟瞪大了眼,“经营这些商铺,听说很费力的。”

“还好。”

 

青麟知道自己的爱人并不想诉苦,撇嘴,“好吧。那你总该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这里和我家的感觉这么像?”

林熙澈点头,“我们的新家呀,取了雅蝶轩和你家之间的位置,过路行人不多,你不容易被发现,我去店里也方便。这间屋子地势低平,下面通了一条管道,从相对较高处的海边引的水。”

“……”青麟不得不感叹自家男人的想法,这工程量他也敢做,真的是不知道当中花了多少钱财多少人力,想必为了能引水,也动用了不少人脉吧。虽说作为鲛人,并不太懂人的这一套规矩,但和林熙澈相处久了,也知道人与人的往来,和自己族类之间的交流沟通是不一样的。

 

青麟给了一个“责怪”的表情,然后兀自潜下水自己玩自己的去了。

林熙澈知道小祖宗觉得自己不应该为了他这般,只是笑笑,没说话。半晌,林熙澈开口道:“这样把你关在这儿……我觉得似乎也不太好。”

“没事呀。”青麟笑,“和你在一起,就很好。”

 

林熙澈接着说:“休沐的时候我会再悄悄和你一起回海边。”

“嗯!”青麟在水里将两只手靠拢心脏,分别呈弓形,四指并拢,拇指对拇指,四指对四指打了个手势,脸上笑得非常开心。

林熙澈神色微微有些动容,道,“无法和你行昏礼,非常遗憾,也很抱歉。”

 

林熙澈褪去了衣裳,自己也下了水,缓缓走到青麟跟前。

青麟在水中显得比林熙澈矮了一个半头,他游得更近了些,从正面搂住了对方的腰,脸颊紧紧贴着林熙澈的胸膛,“你不需要道歉的。我都知道的。”

林熙澈抿着唇,一言不发。

青麟知道对方还是在懊恼,闭起眼,只是伸出一指,在对方背后轻轻画着圆。

 

林熙澈眼神微黯,“阿麟,你……”

青麟羞得不肯抬头,平日里干净的少年音也有一点点沙哑。

“你住口。”青麟小声道,脸颊发烫,耳根子都红了。

“你哪里学得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林熙澈自然是知道自己身下到底是有怎样的反应,心爱之人在怀里这幅样子,作为一个男人委实忍不了,但他真的很好奇自己圈养的鲛人少年到底是怎么这么撩拨人的。

“才不告诉你。”青麟绝对不会说这是海里的那些化形的小妖和自己唠嗑的时候传授的“经验”。

 

林熙澈磁性的嗓音从耳畔传来,“阿麟,那你明天怕是……”

怕是要在池底躺一天了。

后半句话林熙澈没有说出。

青麟正好奇着,抬眸看见林熙澈的眼神,感到了有点危险的意味,那似乎是一种渴望,那种猎户逮到猎物的危险眼神青麟没有见过,也并不知道那种欲//望可以被称作“情//欲”。

 

青麟晕晕乎乎问,“什么……”

下一秒,这番问话就被林熙澈粗暴的吻封住了。

后来,也不知是谁的低//吼,也不知是谁的呻//吟。

 

再后来,迷蒙之中,青麟听到了一个声音:

 

“阿麟,今后,我们就是夫妻了。”

是夜,一室旖旎。

——————————————————

因为是短故事,而且以绵绵为主,所以节奏和时间跨度会比较大。

说实话这应该会是鲛人故事的最后一把糖,周日开虐。

评论
热度(1)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