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魔道同人/绵绵】远道(8)

脑补的绵绵和她夫君的故事,前文走这里:

(1) (2) (3) (4) (5) (6) (7)

这一节没有绵绵的戏份哈,是回忆杀_(:з」∠)_


(8)青麟

 

“熙澈,你就……这么跑出来了?”

 

皎洁的月光温柔地洒在海边的岩石上,如果细细看那斜斜的阴影与海水交叠之处,似是有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年潜在那儿。他半裸着上身,皮肤如雪一般白净,如凝脂一般丝滑。只见那少年长长的睫毛忽闪着,眼里亮晶晶的。下一秒,他的下身高高抬起,又啪的打落下去,溅起点点浪花。只是这么一瞬间,便能发现少年的下半身犹如鱼尾,竟然是并非人类一般的双腿。

 

被他唤作“熙澈”的人并没有回答,那人手里正雕着什么东西。少年觉得些许无聊,便把脑袋潜在了海里,嘴巴一动一动的,自顾自地吐泡泡玩儿。过了一会儿,大概是吐泡泡也没什么意思,少年从水里冒了头,双臂扒着自己刚刚背靠着的那块岩石,往上大力一撑,轻轻一跃,坐了上去。

 

岩石上坐着一个面容清俊的男人,他正专心地用小刀打磨着自己手中的玉石。见少年就这么肆无忌惮的上来了,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下去。一会儿就刻好了。”

“不嘛……我看你刻。”

林熙澈似是无奈,“我的小祖宗,你这样子等会儿脱水了就又要闹不舒服了。”

 

那“小祖宗”撇撇嘴,小声嘟囔着,“刚才来就没吭声,都多长时间了……”

林熙澈闻言,内心无声的叹气,于是放下了手中的刻刀和玉石,收在了袖中。自己则更靠近了一些少年,把他搂在了怀里,十指相扣。他在少年脖颈间落下一吻,又在他耳畔轻道,“你就折磨我吧。本来是给你刻七夕礼物,这倒好,怕是没法如期完成了。”

 

“礼物再好,也没你好啊。”少年道。

林熙澈抽出一只手,在少年腰间掐了一把,“没皮没脸的。”

少年吐吐舌头,又道,“你快说嘛,你就这样从林家跑出来了……你家老头没削了你啊?”

 

林熙澈轻笑,“他不会的。我本就不继承家业,没什么大的影响的。”他眼眸微垂,眨了一下,“说是为了门不当户不对的心上人而离开林家,我这一举动,对他而言或许更能保住林家的声誉吧。”

“那……你家那么有钱,你就这样没带什么东西出来了,以后干嘛呢?”少年脸上写满了担心,眼里皆是懊恼,“我之前就跟你说了……跟我在一起的代价太大了……跟你说了不用过来的……”

“只要人脉还在,就没什么可担心的。”林熙澈掐了掐少年嫩出水的脸颊,道,“不许再说以前的丧气话了,你以前还说我要是娶妻生子……娶什么妻?生什么子?”

少年转过身,“你没告诉你家里我的身份……对不对?”

 

“自然。”林熙澈笑,“说什么?说我的心爱之人是一男子,还是海里那活得自由自在的鲛人?你信不信我家里人要是听到这话下一秒就可以把我软禁?”

“唔……”少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人类真的好可怕,这就要软禁……自己小时候的玩伴和南海那只威风的小龙崽看对眼了也没人棒打鸳鸯啊……果然搞不懂人类这复杂的规矩……

 

少年喃喃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们人啊,还真是可怕……”

“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个哦。”

“……还因为我是男孩子,不能给你子嗣。啊啊啊啊啊!!!好了,我知道了,不用说了……”少年委屈巴巴道。

 

林熙澈轻轻刮了刮少年的鼻梁,“青鳞,不用考虑了。我们,好好过我们的生活就是了。没人会打扰的。”

“嗯!!!”少年重重的点点头,双臂环住林熙澈,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从上次熙澈与他立下约定的日子算起,青麟等了他足有半个月。

青麟并不知道林熙澈在离家前到底经历了什么,林熙澈似乎也不愿多说,即便再想套话也不能成功,只得作罢。

 

身上的十道皮鞭打出的伤口依旧是隐隐作痛,即便是休息了有些时日还是没有完全恢复。

林熙澈没有喊痛,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只是安静地回抱着怀里的少年。

 

“我们,都能好好儿的……”青麟笑着说。

林熙澈抬头看了看月亮,道,“很晚了,我先回客栈了,你早些休息。我明天要去办置一些物品,傍晚再来找你。”

“好。”青麟的笑容甜甜的,让林熙澈心里的阴霾又减轻了一分。

林熙澈低头一吻,“赶紧回海里吧,晚安。”

“明天见。”

“嗯。”

————————————————

争取写三节回忆杀,第三节末尾让绵绵回来【握拳

鲛人的故事自然是个悲剧,不过……我尽量撒点糖……

评论
热度(1)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