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魔道同人/绵绵】远道(7)

前文走这里:(1) (2) (3) (4) (5) (6)

抱歉,三次元真的太忙太累了……没法像假期那样日更。以后每周五和周日定期更哈~谢谢看这篇文的小可爱们的谅解~


(7)冰释

 

待到一群人走到岸边时,阿垸和阿瞳便已把事先备好的小舟引了过来。

“三少爷,要不,还是让小的们探探路吧。”阿垸迟疑道。

林浣溪摆摆手,“不必了,再探也探不出什么来。”

家仆们面面相觑,知道自家公子决定了的事便是旁人怎么劝都不行的,只得应了声。

 

林浣溪上了舟,伸出一手,示意青羊一起。

青羊看了看那只手,微微一愣,随即轻轻摇了摇头,道,“公子好意,青羊领了。只不过男女授受不亲,青羊还是自己上船吧。”下一秒,纵身一跃,跳上了小舟。

青羊外表柔弱,但毕竟是修道之人,对她而言,这并不费劲。离了家后,青羊铁了心要为自己上一层伪装——稍显强势、不被人欺负就好。只不过刚刚对方伸手的那一瞬间,青羊其实内心泛起一丝局促,即便不太清楚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绪,但她感受得到自己老毛病又犯了——当真是脸皮有点薄,再迟钝的傻子也能感受到自个儿面上已是有点点红晕了。

 

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林浣溪对自己的态度忽然有所改变——毕竟也没认识多长时间,但青羊跳上船后还是稍稍安了心,至少,总比刚才那会儿剑拔弩张得强。

或许,林浣溪良心发现了吧。

青羊如是想。

 

青羊因为脑子里乱糟糟一片而开始发呆,殊不知自己脸上的微表情尽收林浣溪眼底。林浣溪也不说话,只是摇着船,笑了。

船离岸了好些距离,两个人都没说话。

海面果真是非常平静,都没有什么异常。

 

青羊正准备询问要不要直接开始的时候,就听见对方先开口了。

“罗姑娘,抱歉。”

“嗯?”青羊懵了,“道什么歉?”

只见林浣溪垂眸,唇边的话对他来说似乎是难以启齿一样,好半天才憋出了一句,“昨晚,冒犯了……还有今天在村子里的时候……抱歉。”

青羊对于这个人态度反转的迅速瞠目结舌,脑袋都卡壳了,没想到对方忽然来这么一出。

 

“林公子很少跟别人说抱歉吧。”青羊的这句并非疑问,而是陈述。

这自然是的,林浣溪的前二十七年,给别人道歉的次数屈指可数。毕竟在家曾经是长辈宠着,下人捧着,在外一直是被人尊敬着、喜爱着、追求着、奉承着。

林浣溪不自在地撇过头,道,“我只不过,不想跟一个小姑娘过意不去罢了。再加上……我不太想被你记恨。”

 

看林浣溪这幅不自在的模样,青羊勾起唇,觉得这世人传言中的林浣溪公子也还当真是有可爱的一面。不过……

“哦?为什么?我记恨你,又不会害你。”青羊跪坐在船边缘,伸手往下一捞,饶有兴致地向外一撒,溅起一小波水花,“再说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萍水相逢,以后不一定见的。我没那么记仇的,就算以后见到了,也不会找你麻烦呀。”

 

林浣溪挑眉,没答话,思考着什么。

青羊也不介意,她性子向来温和,既然对方已经道歉了,自己也没必要一身刺地避着这个人。

 

“林公子,”青羊从袖中拿出自己的埙,“是不是该开始了?”

林浣溪点头,“好。”

语毕莞尔一笑,“在这之前,我好奇地问一句,罗姑娘善乐?”

“这是小时候感兴趣,玩儿着玩儿着就会了。”青羊用指腹点了点手中的埙,接着道,“善乐说不上……只会一点点琵琶,小时候阿爹说女孩子家应该学这些,我不敢忤逆,就学了……”

青羊紧接着又多问了一句:“听说你琴棋书画都很擅长?”

 

林浣溪轻笑,“自然是擅长的。”

“还真是不客气。”

“我何必假惺惺地说自己不擅长?那是虚伪。”不知林浣溪从哪儿又把他的折扇拿了出来,在手中把玩着,“等这次弄完了,有机会我给你奏乐就是了。你可以看看,我担不担得起‘擅长’二字。”

 

看得出来,林浣溪是真的喜欢这些,也是真的擅长这些。

也没考虑林浣溪话中有话,青羊高兴地点头,“好啊。”

林浣溪不答,青羊便也站起身来,兀自吹奏了一段很短的旋律,那是自己幼时耳熟能详的童谣,名为——《往事》。


————————————————

下章开始要讲故事了啊啊啊,我喜欢故事!!!我喜欢回忆杀!!!【没法勤更,叉出去】

周日就来!!!

评论
热度(1)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