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叫师兄(师兄梗)

从阿栾那儿看到的梗,一个小甜饼。

背景依旧是姑苏蓝氏,但人设不是原著,暑假写过一篇《种莲子》,仙师团子愿×莲子精团子仪,所以这一小节儿算是……微型番外……吧。不过依旧是就算没看那篇原文也不影响,安静嗑糖就好。

 蓝思追&蓝景仪

————————————————

《种莲子》番外·师兄 

盛夏时节的云深不知处,自当是避暑的好地方,这人间仙境就像是隔绝了世外的燥热,一踏入便是阵阵清凉,也难怪姑苏蓝氏的弟子们都那么能沉下心来——抄家训。

 

“这群孩子简直是胡闹!你看看你带回来的那只小妖!把这里搅成什么样了!”蓝老先生坐在案后,右手紧紧执一书卷,往桌上重重敲了三下。

 

蓝思追彼时不过也就是一个十岁的少年,跪坐在屋子中央,眼神里却是没有丝毫惧意,他只是静静跪在那里,听着老先生的训话,时不时点头,磕头行礼,直起背,继续挨训。

 

自从家主许景仪成了蓝家的弟子,蓝老先生就觉得日子简直没法儿过了。且不说直接这样让景仪走后门成了“亲眷”子弟合不合规矩,景仪这只小妖精完完全全就是整个蓝家最不一样的崽儿!

 

每每看到景仪上课打瞌睡或者自顾自在那儿画画,还有一搭没一搭地撩拨这一辈仙资极佳、端庄雅正、性格温和的思追,蓝老先生就开始怀疑景仪这小子是不是魏婴跑回来夺舍特意来气他的。在看到蓝景仪偷偷摸摸从外面提了两坛子天子笑溜进家门之后,蓝老先生两眼一抹黑,深觉真是见了鬼了!

 

再后来看见蓝景仪领着一帮子平时被家规束缚得老老实实的弟子们跑到山里打山鸡误了宵禁的时辰,蓝老先生觉得忍无可忍,不能再忍,当机立断亲自下令:“都给我到兰室外边儿倒立着抄家训!今夜都不许睡了,明早抄不完就不要去上早课!”

 

之后,蓝启仁又转过头对立在一边的思追说:“思追,你过来。”

接下来,就是让思追罚跪,然后一顿好训了。

 

思追温声道,“先生,景仪还小。”
“这妖孽的年纪可比老夫还要大。”

思追一噎,“可毕竟还只是一只小妖呀,以前他独自生活的时候,也没什么规矩束着他,自然是疯惯了。”

蓝启仁捋了捋胡须,近乎无奈地说,“看来我就不该默许曦臣让他进这蓝家。”

思追一拜,“先生仁慈。”

“思追,人最先开始是你带回来的,你好好管教一番。”

“弟子知道了。”

 

是夜,思追在榻上一夜未眠。

而景仪他们则老老实实抄着家训,一直抄到第二日正午都没歇息,怎一惨字了得!

 

等该罚的罚完了,景仪被思追捞回房间扔在榻上时,他已经筋疲力竭,手臂发酸,眼皮都不想动一下。思追看着眼前这颗小小的团子仪心里觉得好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再怎么皮,不违反家规不就没这么难受了吗?

 

“景仪。”思追取了毛巾,打湿后轻轻地为景仪擦拭着。他卷起景仪的袖口,一手握住景仪的小手,一手慢慢地清洗着对方的手臂。

“唔?……思追?”景仪迷迷糊糊的,睫毛轻颤,但还是没有睁开,只是习惯性的把另外一只手伸了过去,“还有这边。”

思追轻笑,放下这边后,揉了揉景仪递过来的这只手臂,“先生说让我好好管管你。”

景仪瘪嘴,五官皱成了一团,“我闯祸了……先生是不是又罚你了?”

 

“还好。跪了两个时辰而已。”思追伸出一指轻轻戳了戳景仪的苹果肌。

“两个时辰?!他疯了?!你又没犯错!!!”一听到思追罚跪,景仪整个人都不好了,睁眼怒瞪着前方,嚷嚷道。

思追赶紧用手指往景仪唇上一点,“嘘,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你又想被罚?把你送到含光君那儿说不定罚得更狠。”

景仪委屈,“哦。他们要是这样搞连坐,我之后不闹就是了。只是蓝家的规矩真的好多啊,四千多条记都记不住……”

 

“没关系。”思追把景仪摁回枕头上,让他好好休息,忽然想到了什么,说,“我教你便是了。”

“?”景仪不解,“怎么教?你有背家训的秘诀吗?”

“不是。”

“那……”

思追面带微笑,“言传身教。”

景仪一头雾水,表示还没明白。思追不语,蘸湿了毛巾,拧得半干,轻轻抚上了景仪的额头,缓缓擦拭着,道:“我们可以从《礼则》开始。”

景仪不疑有他,觉得思追讲的自然是有理的,灿烂一笑,干脆道,“好。”

 

思追清了清嗓子,咳了两声,然后说,“那就……先说说称呼。”

“什么称呼?”景仪一呆,莫名地看着思追。

思追伸出一手,往景仪脑门儿轻轻一弹,“还真的就你最没规矩。”

景仪两眼泪汪汪,“我……我没说什么呀。”

“别人叫我什么?”思追脱了鞋,褪了外衣,翻身上了榻,把圆滚滚的景仪搂在怀里。

 

景仪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回想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同辈的孩子们好像都一直在喊思追“大师兄”。思及此,景仪感觉一阵恶寒,对他来说,这称呼……略俗套啊。

景仪讪讪笑着,“能不能别……这个……太……”

“哦?那你想怎么叫?”思追此时不过也就是个少年,听到景仪不愿意叫,捉弄的心思便上了心头。

 

“就叫思追好不好?”团子仪选择在床上撒泼打滚。

思追立马扑了上去,摁住对方不让他动。他转了转眼珠,温声道,“这尊礼的规矩你倒是学还是不学了?”

景仪被思追锢得一动不动,看着思追近在咫尺的脸,耳根子都红了,口齿不利索地说:“学……学……我学。”

“那……叫声师兄?”思追宠溺的揉了揉景仪的头发。

景仪红着脸,蚊子嗡一样小声道:“……师……师兄。”

 

怀中人儿的样子甚是可爱,思追恨不得想把他的脸捧过来咬上一两口。思追道:“再叫。”

“……师兄。”景仪也不知为何,明明是这么正常的一个词,却被自己说出了一种莫名的羞耻感。

“声音大点,再叫。”思追哄道。

景仪咬着唇,伸手掐了一下思追的腰,没掐动,弱弱地道,“师兄。”

思追笑,“没听够。”

“师兄。”景仪面颊绯红,在思追怀里扑腾着表示了一下小小的抗议,然后赌气得连连叫了好多声,“师兄,师兄。师兄……师兄!师兄师兄师兄!”

 

思追被逗得哈哈大笑,伸手开始在景仪腰间挠痒痒,景仪也被闹得咯咯直笑。

“好了,不闹了。记住了吗?要有这种长幼的概念。见到别的师兄都要好好生生地这么叫。”思追故作严肃,凝视着景仪的双眼。

景仪眼眸弯弯,“可是……我清一色都叫大家师兄,叫你也叫师兄,怎么分辨嘛……”

“……”

“……”

良久的沉默。

思追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如果景仪直呼自己的字,那就是亲近之意了,叫师兄,听起来自己很受用,但……那岂不是自己跟其余师弟在景仪心中的地位一样了?诶……那可不行。不行不行。就是不行。

 

然后,接下来,思追对着景仪郑重道,“我给你开后门。”

“嗯?”

“今后你就叫我‘思追’。”

“……”

“但是……只能叫我一个人的字,别的人都不可以。”思追小大人的样子也把景仪逗笑了。思追看着他,继续严肃道,“听到没?”

“好的!”思追其实很喜欢自己叫他思追对不对?一开始就直说嘛。景仪这么想着,感觉憋笑好辛苦哦。

思追小朋友一下子没想通,开始生自己的闷气了——哇,居然刻意用生分的称呼,自己怎么这么蠢!他背过身,抿着嘴不说话。

 

景仪小脑袋瓜一下子开窍了,似乎是知道了思追在想什么,赶紧从背后环住了思追。

景仪轻笑道,“我知道了,都听你的。”

他把自己的脑袋埋在思追背后,小声加了一句,“思追师兄。”

“安。”

“午安,思追。”

这日的午后,真的,睡得很甜呢。

评论(21)
热度(151)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