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魔道同人/绵绵】远道(6)

《远道》这篇今日三更达成,正式切入主线解谜剧情,开心www

这是一个脑补的绵绵和她老公的故事,皆是源于笔者对绵绵这个角色有些许偏爱。希望看到的朋友们喜欢。文笔有限,多多包涵。

前文走这里:(1) (2) (3) (4) (5)

(6)鲛人

 

关于这万安渡的险况,青羊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人人都说这片水域海深浪急,每每有大的船只路过时,妖风四起,樯倾楫摧,无数人葬身大海深处,尸骨无存。传言那真武大帝得道飞仙时,曾掏出腹中肠肚于此,谁料想它们日后吸收日月精华,修炼成型。妖魔鬼怪,兴风作浪。①

 

不过说来倒奇怪,如果只是一个两个人乘着小舟过去,倒还是没什么问题,一路畅通,相安无事。不过只要是三个人或者更多的从这儿走,必死无疑。

 

“错。”林浣溪轻轻摇了摇头,“不对。”

“什么不对?”

“前面的那一半不对。”林浣溪继续道,“这里有的不是传闻的妖魔鬼怪,那一日,我们自行探路,见到了真身。”

“你看见了?”

“对。”

“是什么?”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是鲛人。”林浣溪沉吟道。

 

“……”这下倒是青羊愣住了。

鲛人——非人非仙,非灵非神,非妖非鬼,非魔非怪,如果非要说它是什么,那只能说它和家里的阿猫阿狗一样,也是一种生灵。古籍记载:“鲛人,亦作泉客,长五六尺,其状如人,乐感极佳。眉目清秀,宛若女子,肤如凝脂,发若马尾。上身无鳞,下身无足。水居如鱼,雌雄异体。不费织绩,眼泣出珠。人油鱼膏,制灯长明。②”

 

青羊摇头,笃定道:“不可能,鲛人性善,都是可以直接捡来养的!③本身不凶的!更别说杀人了!”

林浣溪轻笑,嘴角勾起一丝嘲讽,“别人说善就善?你还真是个小姑娘。”

青羊不语,好像……的确是这么个道理,没法儿反驳。

 

这边两人并肩走着,罗青羊时不时皱眉表示疑问。一旁的家仆们可都惊呆了,活像见了鬼似的,特别是自幼跟在林浣溪身边的阿垸和阿瞳,按他们的说法,那就是,第一次见到跟自家三公子说话极其不留情面的女子,第一次见到自家三公子这么好脾气地一一解释,第一次见到自家三公子这么正儿八经地跟女子讲话。

 

青羊听了几句之后,缓缓问:“……那就是说,这鲛人是有故事的咯?”

“嗯。”

“你听到的版本是?”

林浣溪从鼻腔里轻哼了一声,“呵,如果是附近的传闻,那不过是个鳏夫捡了一鲛人,日日拾人家的泪珠,最后却插了人刀子的故事。”

青羊听出这话里有话,又紧接着问,“如果不是附近的呢?”

林浣溪叹了口气,“那鳏夫……曾经从商,据说得了一次鲛珠之后,利欲熏心,想把鲛人带回内陆,那鲛人却是不肯,最后不知怎的让那鳏夫一气之下将它杀死,此后它阴魂不散,魂归报仇之后,便开始迁怒他人。”

“这故事和刚才的……没什么区别啊。”青羊不解道。

林浣溪缓缓摇了摇头,“有区别。”

“什么区别?”

“更详细。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那鳏夫,是我的叔公。”

 

“这……”

这就很有意思了。江湖传言林熙澈,也就是林浣溪的叔公,年轻时曾为自己的挚爱离了林家,实乃性情中人,而后自己白手起家,在闽南混得风生水起,但好景不长,婚后没多久,他的妻子不幸病逝,这对他很是打击,自此不再从商,数月后不知所踪。

等到林家人再说起那林熙澈,已是很多年后的事情了。那时,罗青羊曾听母族的人讲过一二,道是那林前辈暴毙身亡,死相异常凄惨。但具体的事情,林家人却不多说,也动用了一些人脉,封了许多人的口。再过了些年,就没人问了。

 

罗青羊不知怎么忽然来了兴致,转了转眼珠,思索了一番,从袖中拿出了自己时时带在身边的埙。“我记得,古籍记载说鲛人善乐?”

“是。”

“我还听说这儿,载舟一人,方可通行,对吗?”

林浣溪看着罗青羊的动作,忽觉自己能猜到这小妮子想要干嘛,他屏住呼吸,纠正道,“不对,三人以内,都可通行。”

青羊一怔,没想到他在这儿抠字眼。

“罗姑娘,你若是要以乐探路,我建议我们两个……一起去。”林浣溪定定道。

 

————————————————

①这半段源自洛阳桥的传说,参考了百度百科词条收录的文字。

②参考了《山海经》《搜神记》《史记·秦始皇本纪》《太平广记》和《博物志》相关记载,然后自己编凑的一段话。

③《洽闻记》记载:临海鳏寡多取得,养之于池沼。交//合之际,与人无异。亦不伤人。

评论(9)
热度(3)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