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魔道同人/绵绵】远道(5)

一个脑补的关于绵绵和她老公的故事。

BG向,HE,轻微剧情,不会太长,更新时间不定,建议养文。

关于绵绵的故事比较冷,关注度不高,但是不会弃坑的,因为笔者真的很喜欢绵绵,笔力不足,请多包涵。

希望看到的有缘人会喜欢这个故事。

前文走这里:(1) (2) (3) (4)


(5)途说

 

第二日,日上三竿了青羊才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不得不说,这是自从她金麟台上和人撕破脸的这么些时日一来睡得最好的一夜。不过青羊觉得很稀奇的是,这么晚了,林浣溪怎么还不过来砸门?难不成也在睡懒觉?

 

其实,林浣溪打小有早起的习惯,并非如此。

此时此刻,林浣溪正认真地听下人们打探来的消息。

 

“哦?”林浣溪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当真?”

下人拱手一拜,“小的自然是不敢欺瞒公子的。仙门的事,莫说我们商户不太懂,连权贵们都只略知一二,更遑论平民百姓?大家不过也就在茶楼听那说书的讲讲,至于真假,不好分辨。”

另一人也道,“是啊。具体的乱子,我们听到的也都不清不楚,只说仙门的似乎要围剿一个老窝在夷陵的贼子。那贼子以前似乎也是仙门大家的,好像是那什么……云梦江氏的弟子。后来不知怎的害了江家被灭门……有传闻说,这贼子容貌俊美,自幼聪慧,似乎和许多美貌女子不清不楚,据说……据说,有仙家的姑娘听闻要围剿他,还脱了家袍和家里一刀两断呢……”

听闻此,林浣溪浓眉一皱,异样的感觉浮上了心头。

“我觉得……少爷您领来的那罗姑娘……”

林浣溪右手比了个手势喊停,声音冷了下来,“传言总是会把事情过分夸大,不必提了。外面还传我一夜驭七女,靠谱吗?”

 

两人噤声,没有说话。

林浣溪揉了揉眉头,“辛苦你们了。叫他们都收拾收拾,今天下午出去再探探那万安渡。”

“是。”

“前两天失足被卷进旋涡的那三个人……”

“后事已经安排好了,您差的人已经把话带到了,抚恤金也送出去了。”

“好。”林浣溪眼神一黯,犹豫了几秒,而后起身,踏出了门。

 

罗青羊刚刚把门开了一个缝,就瞅见林浣溪站在一边,似乎是在等她。

青羊心里“咯噔”一下,昨夜一片漆黑,借着月光看到的人也只是模模糊糊一个轮廓,如今看来,林公子倒还真的担得上那风流公子的名号。

 

他就那么慵懒地靠在墙边,看那侧脸棱角分明,薄薄的嘴唇,高挺的鼻子,乌黑的双目平视着前方,倏地一看似是深不见底,好看的剑眉在那双摄人的桃花眼之上显得英气更甚。他收敛了那放荡不羁的气息之后,让人有一种无害的错觉,虽然这林浣溪只是寻常人家的人,不比那些仙门公子,但这容貌的确是算得上是上乘的,青羊竟是就这么看呆了。

 

“啪——”折扇的声音在自己耳畔响起,青羊这才回过神来。

“怎么,昨天还说了类似不会耽于我这样风流之人的美貌的话,今天就这么傻了?”

好吧,收回刚刚对他无害的评价。

青羊心里这么想着,悄悄再贴了个“鄙视”的标签在这个人身上。

 

“这么容易被外表收买,也难怪你会为了一个男人离了家。”林浣溪这么说着,一半是自己内心有一种莫名的恼火,一半是因为想要试探三分。

不过话音刚落,林浣溪便感到自己脖颈间一凉,紧贴着皮肤竟是一把短柄匕首,那匕首已经直直插了一般在他身后的墙上。林浣溪盯着眼前的少女,似乎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生气。

罗青羊冷冷地说,“如果你要相信那些传言,那我无话可说。他是救命恩人,我并无非分之想。那人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只不过是过于强大,不利于一群小人,这才招到讨伐罢了。”

 

林浣溪面无异色,眯起了眼,“我姑且信你,这些故事,以后熟了之后可以慢慢告诉我。”

“不必。”罗青羊伸手抽出了匕首,“我们不过也就是萍水相逢,之后,怕是没什么交集。”

 

“以后的事,谁说的准呢?”林浣溪对对方这失礼的行为竟是一点都没有生气,反倒是莫名的感到了一阵轻松,于是意味深长地如是说道。紧接着,他用扇柄轻点青羊的肩膀,“走吧,去万安渡。”

青羊跟在他身后,悄悄拍了拍自己的肩,内心嫌弃地轻轻啐了一口:呸,不要脸。


————————————————

今天三更的时间依旧不确定,看自己的码字速度【望天】

评论(3)
热度(4)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