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追仪】正经?并不。

蓝思追×蓝景仪

暑假写的《楚云深》的又一微型番外,只能算长段子,算不上文章,就是愉快的相处日常。不过看不看我之前写的原文并不影响看这个段子。

背景大概就是思追儿和景仪都长大了,景仪是家主了,追仪都已经老夫老夫不知道多少年了←_←

————————————————

这一日,蓝思追领着族中弟子下山采购一些清谈会所需的物品,而蓝景仪依旧是留在云深不知处,在兰室为小辈们授课。课间茶歇的时候,大家都聚在景仪身边聊天。

景仪本身只有在以家主身份与人交流时才会严肃起来,如今和刚入门的小辈们聊天,倒是没端什么架子,年纪最小的一批弟子们都很喜欢这位家主。

 

忽然听得孩子们觉得思追前辈虽然很温柔,但真的正经,掌罚的时候又很严肃,所以有时候不敢和他多说,生怕自己不小心说错话。

“正经?”景仪放下手中的书,挑眉扫了一眼身边的小辈们,轻笑,忍不住插了句嘴,“你们说这话是认真的?他正经?别吧……”

表面上正经得不得了,温柔的时候感觉任人搓扁揉圆,其实切开肚子里都是墨汁儿,昨天晚上还……

景仪忽然觉得自己想到了不该想的,脸颊微烫,孩子们好奇,也不懂为什么景仪先生一下子就不说了,催促着说想要听故事,景仪赶忙说:“他一点都不正经,真的,罚起人来心眼儿可坏了。”

“讲嘛讲嘛……”孩子们哄闹。

 

正准备开口,只听得门外窗外响起了熟悉而温和的嗓音。

“景仪,云深不知处,不可语人是非。”

孩子们立马安静了,心道糟了糟了,蓝思追先生回来了。

景仪脸上笑容一僵,“怎得这么快就回了?”

思追从门外施施然走了进来,面带微笑,“怎得,不可以?”

“没没没……”

 

思追侧过头,眼神里虽有笑意,但嘴上的话却是丝毫不留情面,“家训忘了?去门口倒立抄着,三遍,字不端者重抄。”

孩子们心里一片哀嚎,都道是蓝思追先生不愧是含光君一手带大的,掌罚当真是严格,但自然是不敢忤逆的,毕竟自己的确是违背了家规。一个个灰溜溜的拿着纸笔,安静地将抹额带咬在嘴里,排队去门外抄去了。

 

“景仪。”

景仪心里一凉,道,“思追……”

“你也违背了家规。”

“我……”景仪两眼泪汪汪,扯了扯思追的衣摆,小声道,“夫君……”

思追蹲下身来,捏了捏景仪的脸,“乖,我只让你抄《上义》,一遍。”

景仪一呆,真的要抄吗?

“回房抄。只有一个要求。”思追俯下身在景仪耳畔轻道,“你不是想说我不正经吗?”

“我没说!”

“只要你今天正经地抄完《上义》,你以后怎么说我不正经都可以。”

“……”

 
(兰苑书房中)

抄家训的结果当然是景仪没写几行字就被一旁的思追儿撩拨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被思追扶上榻的时候,景仪还喃喃道,“该罚的家训……”

后面的话被思追直接用嘴堵了回去。

吻毕,思追道,“不抄了。”

“……”

“说,你夫君是不是比你正经?”

“是。”

“有多正经?”思追单手楼搂着景仪的腰,还在他耳畔轻吹一口气,激得景仪一阵酥麻,面红耳赤。

景仪毫无骨气道,“最……最正经。蓝家……最正经的……”

思追奖励性地亲了亲景仪的面颊,低低道,“真乖。”

这之后的事……自然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至于还在兰室外被罚抄的孩子们,大概被他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吧。

————————————————

以上脑洞来自10月2日武汉萤火虫魔道广播剧声优见面会

 

钱文青老师全程一直强调自己跟思追一样是个“正直认真严谨正经的乖宝宝”(原话具体不记得了,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后来主持人问三位老师对武汉的印象,兰陵和夏夏都在说武汉的小龙虾好吃,钱老师说他们就知道吃,夏夏就一直在打断,开启嘲讽模式,“毕竟你是那么正直正经的乖宝宝”(依旧不记得具体的原话)。

顺便一提,站位是最左兰陵,中间夏夏,右边钱文青老师。夏夏在旁边一直掐钱劳斯的话真的巨可爱。坐在内场打call的我全程姨母笑,钱老师真的很不正经,很不雅正,很不思追。他们怎么那么搞笑那么可爱!!!

评论(6)
热度(91)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