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魔道同人/绵绵】远道(3)

一个脑补的关于绵绵和她夫君的故事

前文走这里:(1) (2)


(3)共识

 

“晋安……林家?”罗青羊着实吃了一惊。晋安林家可以算得上是闽南一带的名门望族,虽然世代为商,但即便为末,世人也不得不承认其财力的雄厚,它与楚庭陈家、余杭钱家、梁溪吴家并为四大商族,居于首位。玄门百家别的家族不一定关心普通的商人世家,但青羊对这一族有所了解,是因为林家旁系和自己母族那边的人有一定的姻亲关系,仔细想想……林浣溪,那便是林家的庶子了。

 

“正是。”

 

“你怎么知道我想夜猎?”罗青羊手指蜷曲了一下,表情有些不自然。

 

林浣溪轻笑,“我有,读人心的能力。”

 

罗青羊嘴角一抽,准备不和神经病一般见识,她狐疑,“可……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你到这荒郊野岭来作甚?”素闻林家庶子林浣溪玩世不恭,天生是一双桃花眼,最爱和莺莺燕燕不清不楚,但却聪慧异常,诗词歌赋信手拈来,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在篆刻雕塑上颇有造诣,做生意又是一把好手,如若是家族嫡子……只可惜他母亲身份卑微,林老先生又在几年前离世,家中嫡长子继承家业之后,似乎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疑心很大……

 

罗青羊抬眸,只见林浣溪笑而不语。这下,她觉得更怪异了,便脱口而出道,“你笑什么?况且,你说做交易,我没什么交易可以与你做。”

 

“你没有。但是你家有。你腰间的芳泽剑,那上面的字,正是在下帮忙刻的。想必你也知道你这剑,是经了林家人的手的吧,罗青羊,罗姑娘?”

 

罗青羊眉心一跳,这么巧?还这么快就被人知道身份了?她随即冷哼一声,只说,“家?没了。”

 

这下倒是林浣溪愣住了,他眉间微蹙,敛了笑意,“怎么回事?”

 

罗青羊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淡淡道,“一刀两断了。不过,与你无关。怕是你在这偏僻之处,与世隔绝了。”

 

林浣溪眉头紧皱,执着扇往自己另外一掌轻点了三下,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大概是惊讶于自己来这里后的一多个月,的确是消息不太灵通了。他挑眉,“那这样吧。我告诉你这周遭的情况,你把你的故事告诉我,如何?”

 

“我凭什么告诉你?”罗青羊咬牙,眼前这人的态度当真是让人觉得不爽。

 

“罗姑娘,”林浣溪微顿,斟酌了一下用词,又道,“我虽不是什么正经人,但不是坏人。”

 

罗青羊紧了紧手中的剑,气笑了,“听你这话是想帮我?这又是为哪般?刚刚我可还伤了你膝盖。再说了,你是不是坏人,全凭你一张嘴?你刚刚那轻薄别人的样子可是熟稔得很呢。”

 

青羊拔高了声音,现下只有她一个人,又是个女孩子,许多事情不得不防。

 

林浣溪定定道,“我只是个凡人。以你的身手,把我打成残废都绰绰有余。”

 

青羊“呵”了一声,语调里满满都是嘲讽,“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知道万安渡为什么叫万安渡吗?”

 

“什么?”

 

“因为这里那片水域之下妖魔鬼怪横行,就没有多少船只能安然渡过去,所以大家起名‘万安’,想平平安安的,让阎王老爷留自己一条命。”

 

“不是……你到底听我说话没?”罗青羊揉了揉眉心,觉得眼前的人蛮不讲理,谁知林浣溪还是自顾自地继续说着,“对商人来说,要想把生意做大,蛰处一隅是不行的,林家的船只下个月要从这里去往东瀛,这是海外捞金的必经之路。”

 

罗青羊还一头雾水,心想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林浣溪默默偏过头,深吸一口气,又道,“林家终归是得找人探路的,兄长这就让我带着几个人过来了。”

 

青羊一愣,好像有点明白了。感情这家伙是被自己的家里人推出来的,这蛮荒一样的地方,从晋安过来路途遥远不说,凶险度也是极高的,要是在万安渡这里查看情况人就这么去了……也不知那做哥哥的到底安得什么心。青羊眨眨眼,道,“那几个人呢?”

 

林浣溪用折扇点了点自己的左手边,眼睛里闪过一瞬间的得意,似乎很满意话题就这么被自己岔开了,转而闭起眼,叹了口气,“累了,都在村子里面歇着。”

 

“所以你想让我帮你去探路?”青羊抿抿唇。

 

“正是。”

 

青羊围着林浣溪走了一圈,上下打量着他,盯得姓林的直发毛,半晌,她开口道,“本来想给我家的好处是?”

 

林浣溪缓缓道,“认出你的时候,本来想许你母族那边接下来三年的订单量,不过现在看来,许你黄金百两,满意么?”

 

青羊没理他,扔下林浣溪径直往村内走了。

快走到大门的时候,她转身道,“你只需要帮我保密,不让我家里人找到我,然后给我找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就足够了。至于你的钱,我不稀罕。”



评论
热度(8)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