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吟芳华

只写自己想写的。
我喜欢故事,喜欢有故事的人。

 

【魔道同人/绵绵】远道(1)

罗青羊×林浣溪

绵绵和她夫君的故事,全篇靠脑补,显然BG,清水无车HE,OOC属于我,会有番外√

这篇不会太长,绵绵在原著里挺圆满的,所以剧情不会很复杂,但是也有轻微解谜向,不喜慎戳!文章名简单粗暴,不过……不是因为魏远道【姑苏醋王:开门!查水表!】

先开了这篇是因为眠鸢那篇卡文了,不仅卡了,还卡死了ORZ,我不想到中秋了都还是什么都不发QAQ

希望大家能在这篇小短文里能看到青羊的成长。毕竟,她当年也真的只是个小姑娘呀。

别的话……没什么好说的,就……开始吧。

 

远道

(1)离家

 

“这家袍,不要也罢。”

 

————————————————

 

“呵,女人么。不就是别人对她好了点,她就以为别人对她有意思。”

“这傻丫头还真是不知廉耻。”

“为了那么一个修习邪魔外道的白眼狼,真是不孝!”

……

 

罗青羊离开族里的时候,只带了一个小的包裹,里面装了一些盘缠和几件换洗的衣物,还有一些用得着的药品。

 

她最后扫了一眼自己的房间,顺手从墙壁上取了挂着的佩剑,出门,然后头也不回地御剑离开了。

 

那些闲言碎语就那样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不见。

 

月光下,青羊踏在剑上,悬在空中,遥遥地朝着远方望着,半晌,喃喃说:“魏无羡,你一定要好好的。”继而一拜,道,“小女子罗青羊,谢魏公子救命之恩。”

 

青羊抿抿唇,掉头,又继续赶路了。

这是她第一次一个人离家,身边没有任何可以陪同的人。

罗家虽不是仙门世家大族,但再怎么样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

她是罗家的嫡女,从小到大都是被家里人宠着的,衣食住行从未受到苛待。如今,她虽早已过及笄之年,但的确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青羊内心其实有小小的慌乱,但还是鼓足了勇气,认为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

自己一介女流,虽未像传闻那样说得不堪,没有对云梦的大弟子产生非分之想,但完全能懂得“知恩图报”四字如何写、如何作解。

想起自己父亲那副是非黑白不分的模样,她只觉得寒心。

 

她自然明白没有办法唤醒那群谄媚小人、那群只知跟风云云的无耻之徒内心的良知,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

再怎么说,自己也并没有什么过错!

一旦想通这些,她也没觉得有多么愤慨,只是为自己感到庆幸罢了。

和这类人同流合污,也不知以后耳濡目染会变成什么样。

 

可是现在,她其实不知道去哪儿,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儿。

佩剑又向前进了几里路,行到了靠海的地方。

她停下来,飞到了岸边一块岩石上,双臂抱住膝盖,远远凝视着波光粼粼的大海。

 

既然暂且还未想到目的地,自己又是修道之人,或许休息片刻之后,择近处夜猎是个不错的选择,等到明天再找家旅店休息,其实也不迟。

她这么一边想着,一边用手掂量着手中的剑。

只是自己道行尚浅,也不能乱来。要不先观望一下?

 

青羊闭起眼,感觉整个人被凉凉的海风包裹住,微风携着湿意,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脸颊,很舒服。不用再想那些令人糟心的事之后,心里一片宁静。

 

“应该……已是鲤城①附近了吧。”

仲夏季节,这样想来,明天一早还能找集市挑一些龙眼荔枝,这附近的,应该比自己家乡的要便宜一些,而且,可能会甜很多。

思及此,青羊的嘴角已经抑制不住地向上翘起来。

 

————————————————

 

①鲤城:即福建泉州,位于东南沿海,北承福州。

Emmmm……不要问我总喜欢写一些别人不怎么注意的人物或者西皮……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原著的时候,秀秀说绵绵的夫君是商人,我脑子里自动盘旋“闽商”一词……或许这就是缘分吧【望天】

绵绵夫君的姓氏参考“闽林晋安世系”,至于名字,就是取自陆游《梅花绝句》中“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一句。

第一章比较短小,一开始写,笔力可能不太足,只有1000字多一点儿,小可爱们见谅哈。之后会有剧情的,希望大家喜欢。

最后,中秋快乐吖ღ( ´・ᴗ・` )

评论(6)
热度(9)
 

© 晚吟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